2016年11月27日星期日

中国挡不住的资本外流中,深港通会带来什么?



2014年11月17日沪港通开通以来,内地、香港乃至全球投资者一直等着下一个答案。
2016年8月1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表示,国务院已经批准《深港通实施方案》。2016年11月25日晚7点,中国证监会宣布,深港通将于12月5日星期一正式开通。
从批覆到正式推出,中间4个月时间,曾令很多人望眼欲穿。一推再推,究竟是为什么?

资本外流的压力与人民币贬值的情绪面

11月18日上午,内地首场“深港通交易推介会”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举行,超过500位来自香港与内地的金融精英听着监管层的信心讲话。香港交易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在现场说:深港通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等监管当局一声令下。
大和资本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赖志文告诉端传媒:当局审慎决策推出时间的主要原因,是担心资金流问题,过去几个月,中国资本外流非常严重,目前资本管制已经在不断收紧。
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10月外汇储备资产余额为3.12万亿美元,当月下降457.27亿美元,为连续第4个月下滑,降幅进一步扩大。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原央行专家余永定近日公开表示,“假如中国有2000万中产阶级,每年都想换5万美元,这个数额是非常巨大的。怎么办呢?只能是资本管制。”
实际上,中国长期实施直接的资本管制,除了针对居民个人的每人每年5万美元换汇额度,针对企业机构,中央央行还可以通知商业银行,控制给机构客户的换汇额度,甚至通过窗口指导,暂停机构申请新的RQDII(人民币和资格境内机构投资者)相关业务。
内地资本寻求出境的迫切和管控紧张的随之上升,从今年银联三次重申,银联卡不得用于资本和金融项目交易上可见一斑。这一禁令主要是冲着内地居民赴香港刷卡购买保险产品去的。10月28日银联“全面停止内地客户在港刷银联卡缴纳保费”的传闻一出,深圳口岸和香港的保险公司就出现彻夜人龙的境况。
资本外流归根结底在于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而随着近期人民币贬值持续加码——10月10日开盘到11月23日下午三点半,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从6.6684上升到6.8955,赖志文认为,资本外流不仅是中国政府当下面临很大的压力,明年这都是很大的风险。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策略师洪灏也向端传媒表示,深港通之所以让市场感觉有所延缓,根源是人民币贬值预期不控制的话,会让人民币汇率遭受很大压力,尤其是汇率在运行的时候,情绪面影响要比基本面大很多。
“资本外流的渠道有很多,比如地下钱庄等,当沪港通把上限取消后,南下资金量非常大,虽然它并没有完全离开人民币体系,在港股的买卖还是在央行的系统内,没有离开,但如果人民币往境外流,不管是通过正常如沪港通、深港通,或非正常渠道,都会对人民币汇率产生压力,”洪灏指出。
既然会对守卫人民币汇率产生压力,为什么内地当局还计划推出深港通、并取消沪港通的上限呢?这对于想靠投资香港股市规避人民币贬值风险的内地投资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针对资金在港股与深市间交易的细节,李小加具体指出几大特点:交易电子账单是过境的,“比如王大妈的单子可能和奥巴马的单子撮合,做价格发现(注:指买卖双方在给定的时间和地方对一种商品的质量和数量达成交易价格的过程)”,但结算不过境,在本地进行;买卖股票后,资金不能留在当地投资,因此深港通只是投资工具,绝不可能成为资本流入流出的工具;香港与国内的监管互相合作。
联昌国际首席中国策略师Ben Bei也说,确实一部分人买港股是为了规避人民币风险,但投资者只是感觉上拿的股票是港股,但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资产还是人民币资产,想避险的投资者或者可以买一些汇丰、长江的股票,但这种规避程度有限,毕竟沪港通和深港通都是一个闭环,买的时候用人民币换成港币,但卖出后立刻又换回人民币了,钱基本上没有出来过的。因此,只能在一定期间内拿住股票利润,可以说拿了港元资产,但是最终钱还是要回去的。这也是央行对沪港通、深港通相对比较放心的原因,即使在资本管制的大环境下,还是允许沪港通继续存在,还把累计上限取消。
不过,第一上海首席策略师叶尚志则向端传媒介绍,深港通开通跟沪港通时候,背景不同,出来的情况也不一样,就开通时间节点来看,市场的热情没有沪港通那时高涨。但如果把深港通作为中长线的投资,现在其实是比较好的时间节点,因为A股经历了去年比较大幅度调整,估值回到了相对较低的价位。
其次,人民币确实有贬值压力,但目前已经贬过了,对于海外投资者,现在比以前更便宜。即便不排除人民币还有贬值空间,但现在是有序的贬值,特别是人民币加入SDR(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后,波动是双向的,不同于之前单边贬值。

深港通的影响

对于一个完整的内地与香港资本市场互融互通的机制而言,目前的沪港通显然满足不了国际投资者对A股的全部想像,毕竟沪市偏向于大盘蓝筹,而深市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创新能力强的新兴经济,比如中小板、创业板。因而,只有深港通启动,真正意义上中港资本市场才算融会贯通。
总体上,深港通对港股和A股的影响,洪灏认为,第一、对港股是利好。此前港股估值上不去,成交量也非常小,每天三四百亿,所以,把深沪港三地联系一起,形成一体的市场平台,无疑将吸引全球投资者,不管是资金量、估值和交易,都是好的改变。
第二、如果香港得利的话,A股也是双赢局面,因为A股市场将被打造成更加国际化的市场,进入MSCI指数概率更大。再加上深市相对稀缺的上市企业品类,比如信息技术与医疗保健等稀缺资源,国际投资者能通过深港痛分享内地成长好的企业红利,A股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
新加坡大华继显中国经济学家朱超平则进一步告诉端传媒,深港通开通对于提振深圳中小板和创业板的估值,促进创新型企业的融资具有正面作用。在香港市场上,大陆科技型企业的投资标的较为稀缺,且小市值股票的流动性极差,外资机构的投资偏好集中在大型红筹和国企股,不利于对创新型企业的融资。深圳市场上成长股的数量和流动性都远远优于香港,可以为境外投资者提供更多的机会分享创新带来的红利。
但他也指出,关键是中国证监会要加强对市场违规行为的监管和对投资者的保护,最近在这方面确实看到一些进展,未来中港两地协调执法、打击跨境市场操纵可能会是一个主要的改革方向。
最近跨境操纵市场苗头已经引起监管部门关注,包括通过结构化杠杆产品跨境撬动巨量资金操作市场;绕道香港开立多个帐户“跨境布局”;利用境外服务器在境内高频交易等。
11月18日,中国证监会宣布查处首例“沪港通”跨境违法案:唐某博利用沪港通跨境违法交易,获利4000余万元。在查处该跨境案件的同时,还发现另一宗操纵市场案件,唐某博操纵内地5支股票,非法获利近2.5亿。
除了市场环境与沪港通有所不同外,在港交所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看来,“沪港通”开通这两年已产生一些特点,通过梳理这些特点可以看出,“深港通”技术上有两个突破:首先,“深港通”取消了总限额;第二,因为“沪港通”属于起步阶段,一些偏稳健机构投资者,如保险公司没有覆盖“沪港通”,保险资金则会进入“深港通”。更多元的机构投资者,会给双方投资者提供更多交易的策略和发展的空间,但“深港通”带来的实际影响还有待于开通后的市场反应。
文章来源:端传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