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星期五

姜维平:老兵包围“习核心”,各地诸侯设局



习近平是中央军委主席,也称“习核心”,但10月11日却有上万老兵围困中央军委“八一大楼”,引起海内外广泛的关注,如果谁以为这仅是一起不断升级的地方退伍,转业兵的维权运动,就限于思想认识上的皮毛,并不能找到解决的真正方案。在笔者看来,它一方面是一场自发的不满以往军队安置政策的集体行动,另一方面也是各地仇视和抵制反腐打虎运动,由封疆大吏精心设计的一个阴谋,一个巧局,能否彻底破局,是对习近平及其领导团队的一次严峻考验,假如看不透它产生的真实原因,以后类似情况会更多更危险,处理起来会更麻烦,由此引发政局崩盘的可能性也存在。
众所周知,中共高压维稳在周永康任“司法王”的年代,已成常态,并在其倒台后广受批评,但此后至今并未有太大改变,这说明专政工具的镇压强势,是制度性弊端,不会因人而异,在某些方面还比以前更左更强,在这种情况下,会发生这样一起人数众多,且身份全为老兵,他们已在转业退伍后分布中国各地,却能集体行动,除了诉求大体一致之外,还有互相联系,协调商量,分头出发,统一着装,掌握“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政策等一系列问题,我难以想象,在各地政府官员的眼皮底下,堂而皇之地聚集,有领导,有口号,有纲领,有对策,还有旗帜和军装,同时,还有海外信息发布途径,如果说是地方官不作为或维稳有漏洞,好像讲不通,应当阐明的是:这是各地诸侯精心鼓动设局的群体性大事件。
那么,各地的省市县的地方官为何要老兵出面搞事,原来,中央的强势反腐打老虎,越演越烈,并没有减弱和赦免的意思,而且一部由王歧山亲自主导的电视片已做了回答:《永远在路上》,对此,一些不贪的官员不在乎,但更多的想贪而不敢,心痒又胆怯的官员,就把过去热心招商赚钱的精力转向对付上级查案方面,在对群众有利的事上不作为或乱作为,在保护个人免受廉政调查方面,却是绞尽脑汁想办法,而包容,鼓动老兵进京搞事,是最佳选择,因为老兵有利益诉求,官员故意拖延,压制,推诿,叫他们恨“习核心”;而且,老兵大都有松散的旧友联系,感情深厚,互相容易沟通,以前经过实地训练,素质较好,行动整齐,容易集体出行,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一旦围困八一大楼,就是对“习核心”的挑战,就分散和牵制了习的精力,也转移了反腐打虎的一些视线,可见,各地官员心里乐开了花。
其实,转业兵退伍兵的安置问题,由来已久,我在体制内工作多年,略知一二,上级有关部门对他们安置都有很多优惠政策,比如许多人只会军训弄枪,也要强压地方政府接受,找一个与其原先级别差不多的工作,他们没有技能,特长,的确使地方官员为难,比如现在成了华人首富的王健林,就是由部队转业到地方的,按他原来的职务,安排大连西岗区政府接受的,他是办公室副主任,也是重叠的闲职,当时没人知道他爹是老红军,只知道他很精明,能把薄熙来为首的政府官员玩得团团转,当然他也是勤奋努力的,但更多的转业兵没本事,挣扎在社会的底层,像围困“八一大楼”的这些草民,比失地农民要好一些,困于穷乡僻壤的农民连出行的车票都买不起啊,而且关键的是,他们没办法组织起来抗争。
数以百计的老兵维权运动,2015年8月19日曾发轫于广东等地,属于“共青团派”的胡春华当然不会给“习核心”买单,原本国家很富,地方官也有钱,富得流油的官员出国都要撒钱,连菲律宾的小国总统都眼红吞利,不论地方还是中央,如果用查扣贪官薄熙来,周永康的赃款,或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的黑钱,设立补救基金,都可以绰绰有余地解决老兵的需求,让这些当年驰骋疆场,侥幸归来的战士有饭吃有衣穿,既可告慰流血牺牲的英灵,又可感召眼下走进军营的新战士,但是,官员就是不作为,除了有限的工作岗位已被权势者抢占转卖外,近年又增加新的原因:故意不办,就希望他们闹,闹得越厉害越好,结果几年下来,就成为被地方诸侯要挟中央的一只散兵游勇了。真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
毫无疑问,各地政府既可以满足老兵的要求,也可以挡住他们出发的步子,但各地的维稳办,信访局,武装部,安置办等都不散发正能量,坐视不理,火上浇油,那些多如牛毛的街道书记和居民楼长,都不知道生活艰难的老兵困苦和进京上访的愿望吗?显然不足以令人信服,现在,中共统治下的社会已进入“微信时代”,网警密如蝗虫,微信群里特务不少,他们对网络的监控非常严厉,想必老兵集结前的互相联络是以微信为平台的,再保密也难逃网警的鹰眼,只不过他们的经济利益由地方诸侯来分羹,当然要站在地方一边,深知官员心思的警察,也就对上述的集体维权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了。这就是至今类似问题不能解决的原因所在。
海外媒体报道说,习近平对加冕“核心”桂冠前,发生在首都的万名老兵包围军委八一大楼事件不满,曾有两点批示,一是事件比当年法轮功包围中南海严重;二是反映出举国打造的维稳系统仍然存在漏洞。中央政法系统或有人要为此被问责,最“危机”者是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汪永清。另一个原因是,汪从根本上说是周永康,令计划的人,周永康下台前安排周本顺到河北省当封疆大吏后,又选中时任中直机关工委副书记的汪接替周本顺,出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而当时大权在握的令计划也是推荐者之一。在笔者看来,既使拿下汪永清也无济于事,还得治标又治本,也就是说,要对官员恐慌,个个自危的反腐运动有个规划,与其不断抓人,不如大的查办,小的赦免,加强制度创新,比如,官员公布财产,上缴赃款抵刑期,等等,设立老兵补救资金,把没收的徐才厚贪占的钱,按月发给老兵,但此前他们买断职务薪水得到的一次性补贴应当归还,这样一来,才是抓住了“牛鼻子”,老兵遗留问题就迎刃而解。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