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1日星期一

黄世泽:宣誓释法是引火自焚的游戏



由人大释法引发的宣誓争议,未有像爱国论那次争议般,只是令泛民主派议员受伤,相反,公众在面对中共藉宣誓而来逼人爱国的手法时,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质疑不少持外国国籍亲共议员,又是否爱国。像工程界持英国护照的功能组别议员卢伟国,竟然说护照只是旅行证件,意图藉香港人对国籍问题的理念不清,浑水摸鱼。


大部份在港英国公民,除了在英国出生,或藉父母血缘关系而香港出生时得到英国公民身份的那些人外,大部份英国公民,不论循俗称居英权计划的《1990年英国国籍(香港)法令》(British Nationality(Hong Kong) Act1990)、俗称少数族裔居英计划的《1997年英国国籍(香港)法》,还是因在英国居留五年而根据《1981年英国国籍法令》(British Nationality Act1981)取得英国公民身份,都是透过「登记」程序而取得的英国公民,根据《1981年英国国籍法令》附表五规定,于正式成为英国公民的一刻,必须向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以及其后继人宣誓效忠。而2004年修法,更规定再作一项誓词(pledge),表示会效忠于联合王国,尊重其自由及权利,并持守民主价值。


因此,卢伟国指英国护照乃旅行证件,根本大错特错。既然卢伟国取得英国公民身份,亦表示他曾经宣誓效忠英女皇,而这项誓词,将随他继续持用英国公民身份而有效,那公众对他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多忠诚有所质疑,本身亦不无道理,尽管他所属的功能组别,是属于容许非中国公民参选。


亲共政客何其虚伪


在1985年,英国政府修改立法局誓词条文,删除任何含效忠个别政权的字眼,只用宣誓维护香港法律,为香港市民效力即可。而英国政府将英国属土公民,转为英国国民(海外)的程序中,亦只要求市民更换护照,不用像转换其它英国国籍般要作对英女皇的效忠宣誓,其实英国人深知香港主权交予共产党,本非香港人所愿,香港人构成的国籍成份定必复杂无比,甚么国籍的人都有。因此,英国人故意将效忠部份淡化,而中国当初为统战需要,亦容许港区人大政协委员持双重国籍,以及订立《基本法》时,容许部份立法会议员可持外国国籍。现时中国自以为大国崛起,因此,大搞新版爱国论争议,藉打港独分子来逼所有香港人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效忠宣誓,一众亲共政客随之起舞,岂之变成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们的国籍问题全部浮上水面,而他们平日要求香港爱国的嘴脸,变得何其虚伪而且不知所谓。


对中共也好,对亲共政客也好,现时只有两条路走,如果中共要坚持全香港人非爱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那请由权贵做起,所有亲共政党成员必须放弃外国国籍,并且将相关证明陈列于公众之前,以昭公信。而不愿被强迫当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的英国国民(海外),亦可按其意愿退出中国国籍,两不相欠。否则,北京应承认这次针对游蕙祯、梁颂恒的人大释法是错误,并且将立法会议员誓词,改回1985年殖民地政府版本,不涉及效忠任何政权或国家,只效忠香港市民,求取不同国家认同以及政见市民的公约数。爱国论这游戏再玩下去,在权贵及其后代纷纷争着持外国国籍情况下,中共引火自焚机会极大。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