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3日星期日

江楓:源頭問題不解決 暴力傷醫沒完了



內地醫療糾紛不斷,醫患矛盾愈趨激烈,甚至暴力相向、搞出人命時有發生。今年五月,廣東醫生陳仲偉被患者家屬連斬30多刀死亡;七月,河北衡水醫生劉廣躍被患者以折刀捅死;十月,山東萊鋼醫生李寶華身中27刀傷重不治⋯⋯慘劇頻生,令人震驚。對此,最高檢於上月發布了《關於全面履行檢察職能為推進健康中國建設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意見》,指出暴力傷醫不管事出何因都是傷天害理,一律列為重大敏感案件,及時啟動快速反應機制應對。

所謂快速反應機制,就是要舉「全檢」之力各部門上下聯動,組織精英力量辦案,保質保效、快捕快訴。在穩定壓倒一切的大前提下,辦案也就變成了政治任務,如此一來,難保不會出現一些有失公允或矯枉過正的現象,就好像菲律賓目前正在進行的「廸式」打擊毒販行動,便一直遭到國際輿論質疑。而這種「以暴易暴」的處理手法更忽略了事件產生的真正原因,治標不治本。

中國的醫患矛盾層出不窮,原因也是多方面的,其中醫療資源分配不均是問題的根源之一。根據衛生部門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全國80%的醫療資源集中在了大城市,而佔總人口70%的農村,卻只能分配到20%。農村公共醫療資源嚴重匱乏,導致民眾諸多抱怨,要麼忍著不看病,要麼一窩蜂的湧到城市裏去看。而全民醫保更只能望梅止渴,保費太低根本不夠看病,高保費又買不起,惟有祈禱不要得病。民間有句順口溜這樣說道:「救護車一響,一頭豬白養;住上一次院,一年活白幹;辛辛苦苦幾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

至於資源相對集中的城市裏,醫院方面日子也不好過,國家每年投入的總醫療費用還不到GDP的3%,其中的八成更要被各類公費醫療瓜分,醫院被迫自主創收,「以藥養醫」,「白醫天使」變成了逐利商人,業務荒廢,形象隳壞,信任也就不再。高度集中的資源錯配令醫患雙方皆身心疲累,於是一但有了醫療糾紛,便會在瞬間激化、爆發。

而政府對於醫療系統的監管不力,則是另一個重要因素。「莆田系」魏則西事件擾攘了一陣子,似乎一切又照舊了,不論是公營的還是私立的,正規的還是無牌經營的,醫療事故好像並未見減少。譬如山東假疫苗案致全國24個省市受影響、持續運作長達6年,若是相關部門稍作留意又何至於此?其他更離奇的如陝西老翁腸胃炎卻要做57種檢查,甚至包括愛滋病檢測;廣州少婦做簡單的墮胎手術,個半月內卻做了6次導致子宮不保;深圳女子孕期做了8次產檢,院方一直說胎兒發育正常,誰知生下來卻發現嬰兒嚴重畸形,「鼻孔少一半,眼睛睜不開,耳朵也沒有」⋯⋯種種慘劇訴之不盡,聳人聽聞,政府實在難辭其咎!

至於發生醫患糾紛之後,調解工作更是差強人意。首先,醫療事故的鑑定工作亦是由本系統人員來做,屬於典型的自己人查自己人,公平性自不待言;而個人花錢作獨立鑑定,不但費用龐大難以負擔,且通常不會被官方接納。其次就是無了期的拖延,和你打消耗戰,直到把患者拖垮。有這樣一個令人心酸的案例,一個出生不久的嬰兒,因醫患糾紛各執一詞被丢在醫院近4年,結果連自己的親生母親也不認識了,再見時只識叫阿姨。

暴力傷醫行為的確傷天害理,應該受到法律制裁及各方嚴厲譴責,然而每一個慘劇的背後也一定有某些無法迴避的問題,惟有找到原因所在,從源頭上堵漏才能真正化解危機。而最高檢只一句「不問事出何因」,快捕快訴一殺了之,便以為可以天下太平了,做法何其草率,何其不負責任!正如山東萊鋼殺醫案,糾紛發生了大半年亦未見解決,行兇者曾多次到醫院討說法,更曾因此被刑拘,最終仍不得要領。若非警方與院方的冷漠、不作為,又怎會如此收場?難怪有網友戲言,該《意見》完全是在為莆田系保駕護航呀!所謂逼上梁山,關鍵就在這個逼字,患者的苦衷欲訴無門,政府卻又懶得問緣由,惟有魚死網破以最慘烈的方式去抗爭。而政府若仍固執不通,只懂以高壓手段維穩,捨本逐末,結果只會令醫患矛盾更加惡化,暴力傷醫事件勢會沒完沒了。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