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7日星期一

荣伟:中国人不再有敬畏,也就不再有底线


中国研究院第20次研讨会:“中国病毒”蔓延,可有解药?(6)

“‘中国式病毒’之所以迅速蔓延,说到底,其根本原因就是它低劣,如同野草容易生长、低等生物容易繁殖,它不是正常物种,而是变异物种,它对人类文明冲击和干扰的程度,取决於文明社会何时警醒,取决於文明社会用多大力度、何种方式围剿它、消灭它。”“‘中国式病毒’当然会灭绝,否则就是人类文明的灭绝。我担忧的是,人类为此要付出多大代价?”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创办人、总裁何频,2015年8月21日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齐之丰的长篇专访中,深入而尖锐地阐发了此前他在美国国会作证时提出的“中国式病毒”,引起广泛关注。9月20日,中国研究院在纽约长岛举行研讨会,来自纽约、新泽西、华盛顿、加州的学者、作家围绕这一命题热烈讨论。《内幕》记者苏文森、沈峻、高伐林根据录音整理发言,并经发言者订正和补充,现全文刊载如下。

中国人不再有敬畏,也就不再有底线

荣伟(纽约当代艺术独立策展人):

我每天早上喝咖啡,就会打开何频创办的新闻网站,何频的“中国病毒论”一出来,我马上读到,马上跟他说了:“这大概是我看到的你做时政评论以来最有深度的论点,所以建议:应该开个对你‘中国病毒论’的讨论会。”

我原来是搞艺术策展,若干年前,我跟美国艺术家合作,策划了一个系列展,叫“中国主义”——我觉得很多东西就吻合起来了。我们连续搞了两个系列,第三系列已经在筹划当中,但是後来这位艺术家,他叫康定斯基,突然心脏病去世了,本来直到现在还可以继续搞下去的,这件事我很遗憾。

这个艺术理念原来也是这位乌克兰籍美国艺术家康定斯基提出来的,他是很杰出的艺术家,你们可以上我的艺术网站(www.artnextgallery.com)看看。他为什麽提出“中国主义”呢,也是有些感受跟何频这个“病毒论”是吻合的。很多人都在提嘛,“中国模式”呀,“中国逻辑”呀,多了去了,有唱好的,也有不唱好的、有骂的,我看将来“中国病毒”会很流行了。

我刚才跟夏业良教授说起,美国那些智库精英,最典型的就是沈大伟,原来是唱好中国的,现在都开始否定了。香港那个张五常,口号喊得很大很高,他背後是芝加哥经济学派,薄熙来事件以後也不开口了,本来他们不是一直在说中国经济是最好的模式吗?


荣伟。

搞“中国主义”,这位艺术家是感性地认识中国。前苏联时期,中央美院那些搞艺术的,都是在那里学习的学生,他的父亲就是美院教授,他父亲的学生都是中国人,以前在中国,艺术方面基本是走他们的老路,就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那一套,而且基本上现在这些仍然是中国美院的主流。

但是突然间,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当代艺术在西方火爆,冒出来一大批人,一下子就把他们压下去了,俄罗斯这帮人心里也嘀嘀咕咕,你这个中国,是我们的学生嘛,你凭什麽?心里实际是不服的。
你看艺术拍卖市场上,中国一幅作品动不动几百万,到现在还有。对於中国现象也有一些从文化角度来思考。比如说,我们有一些艺术家画毛泽东——毛泽东含一朵花,或画成有点女相,还有按照《最後的晚餐》构图,等等,还挺受欢迎,国际市场上拍卖价码很高。

现在你去大都会博物馆,可以看到挂出巨幅毛泽东画像,不可想像!但是没有斯大林,按道理毛是斯大林的学生啊,所以对他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们当时就搞了一组画,其中一个他自己构思出来的,把毛泽东和斯大林画在一起,他在上边写——他是有点反讽啊:“I don't want to be Stalin, I want to be Mao Zedong.”不想成为斯大林,想成为毛泽东,这实际上是反讽:为什麽斯大林在西方世界被看成恶魔,臭名昭着,毛泽东怎麽却还可以拍出高价?

他有很多系列,我也主动参与,彼此互动,很多东西都是针对中国现象、中国崛起,从文化角度上来看,就不一样,这个交流错综复杂。实际上,这个“中国主义”里面,就包含了某种意义上对中国现象的批判。西方世界对中国的崛起是认识不清的,看到表面,也知道有後面的危害性,但是真正的危害在哪里?在潜移默化里。

那个展览後来停下来以後,我们也就终止了合作,很遗憾。最近我写了篇文章发在微信群上,我去了黄石公园、大峡谷,到处都是中国人——游客里大概90%是中国人,铺天盖地啊。从中国大陆出来的,你可以想像他们的文明素质究竟怎麽样——当然也有文明的,爱护自然,但没有对天、对神的那种敬畏感。

我由此感悟,中国人已经没有了对天的敬畏。美国人对自然的敬畏,实际是对上帝、对天、对神的一种敬畏。我写那篇文章就提到,中国文化几千年,老子啊,庄子啊,孔子啊,讲“天人合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什麽是道?“道法自然”……,多了。这一套天人合一的中国文化思想精髓,到了1949年以後,共产党这个制度以後,用无神论把中国人彻底洗脑啦,中国13亿人,脑子里已经没有对神、对天的敬畏了。

到了世界各地,他无所畏惧。“文化大革命”就是砸烂一切,“大无畏精神”一代代成为一种文化基因啊。贪官现在一贪就是几百亿,我记得我多年前刚出国的时候,中国有人贪到几十万几百万就不得了了,现在一贪都是几百亿甚至上千亿!他贪这麽多钱干什麽?超出我们人类智力可以想像的界限。

中国人老在说,“人在做,天在看”,但是这个“天”对他已经没有什麽意义了,天在看,他照样贪。一个科长,床底下可以拉出几亿现金,这在全世界任何其他民族可以说都是难以想像的。何频点明了,就算他这个制度改变了,这种文化基因的东西,要改变不是一天两天,而且这个基因已经潜移默化到整个文明世界,美国人可能自觉不自觉地都受到它影响,这个是非常有害的。

我对何频讲,你就是得给美国人上课。“中国病毒”是独特的,要不断讨论,不断地要这个话题发酵,引起人们重视。只跟他们讲一次课,他们可能还没有几个人明白的。(未完待续。 选自明镜出版社 《中国再入险境》)


文章来源:明镜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