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9日星期六

楚江雄:六中全会确立“习核心”意味高层难掌控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最为关注的内容是“以习近平为总书记党中央”变成了“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这是六中全会的新鲜事。《人民日报》社论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在新的伟大斗争实践中已经成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反映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是党和国家根本利益所在。一个国家,一个党,领导核心至关重要。”

从“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到“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这一转变透露了一个什么信息呢?说明了习的威望在中共内部已明显下降,难以掌控高层。愈是不行了的时候,愈要叫喊,这是中共一向惯用的伎俩。文革时期,林彪搞“大树特树毛的绝对权威”说明毛的权威已经下降,毛泽东已经掌控不了军队元老派,也是拼命叫喊“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捍卫以毛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誓死捍卫”,说明已经到了孤注一掷的地步了。如果地位牢固,也就不会这样叫了。曾几何时,当人们高喊“祝林副主席身体永远健康!”其实林彪已经是个怕风、怕光,瘦得皮包骨,体重只有40几公斤的人了。所以,对于中共,你只要掌握一个规律,他们越是哪里叫得欢,越说明已经不中了。为了进一步将此问题阐述清楚,笔者且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论证:

一,历史的惊人相似

近一段时间,我特别关注晚清民国这段历史。当时清朝内部也存在着两股势力,一股是改革派,一股是保守派。前者代表者是光绪;后者是慈禧。革新派和保守派之间的斗争从来没停止过

戊戌变法的失败,让中国有识之士唯一的希望破灭了。清政府就像一个病人,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病已入膏肓,无可救治。孙中山先生对清庭的腐败已经看透,对这个政权已不抱任何希望,才最后决定推翻他。如果清朝政府能有日本那样明治维新,革命也可能不会发生。然而,以慈禧太后为代表的死硬顽固派,反变法的核心人物荣禄及军机大臣刚毅等人把国家视为封建君主一家的私产,他们维护“祖宗之法”就是维护君主的“家天下”,维护君主专权的利益。孙中山对中国的前途已经认定,只有以民主革命的方式彻底推翻封建专制,才是中国的唯一出路、才能救中国。而袁世凯这样的人,是和孙中山有着本质不同的,我们对这种人不要抱以幻想。为什么?原因有三:

1,凡是从旧营垒出来的官员,是很少有革新思想的。他们这些人在封建体制下逐步爬上来的。他们脑子里除了封建帝王将相之外,没有新的东西。他们的唯一本事就是玩权术,并且个个炉火纯青。专制体制就是一个大染缸,谁掉进去谁就染成一样的颜色。

2,由于没有民主制度及民主监督,谁当上皇帝谁就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为所欲为,一手遮天。哪个不想过把皇帝瘾?老毛不是公然说:“我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他刚进北京时,不是说我们是进京赶考的吗?考得怎么样?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紫禁城就是个皇帝的摇篮,谁住进去了谁就想做皇帝梦。

3,在中国,人一旦得势,就会受到肖小包围。拍马屁的,唱赞歌的蜂拥而至。郭沫若似的人物纷至沓来。当时劝进的人的确不少。连杨度、严复这种人都进了筹安会,支持袁世凯,恢复帝制,实行君立宪。

一般来说,凡想走极权道路的当政者,基于以下两个原因,一是控制不了政治局面;二是被肖小包围。当一个统治者无法控制这个国家和人民时,唯一的办法就是树立自己的权威,搞个人崇拜和个人迷信。以前上海的那个柯庆施说,我们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我们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毛就喜欢听这样的话。

当年袁世凯就任大总统时,在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里,有很多优秀的资产阶级革命家,如蔡元培、黄克强、宋教仁先生,宋组建了责任内阁制,要求把国都从北京迁到南京,就是为了制衡袁世凯这样的独裁专制者。在南方强大的民主力量面前,老袁深感控制不了局面,心想只有当上皇帝才行。要有一个高度集中的中央,才能解决问题。然而,皇袍尚未穿上身,各地倒袁呼声纷至沓来,老袁便一命乌呼!

二,中共当局坚持马列毛的意识形态必然导致内外交困

六中全会公报有一则这样内容:全会一致认为,面对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中央政治局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

什么是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依我们看,这个问题说复杂也复杂,说不复杂一点也不复杂。你坚持走马列毛的邪路就复杂;你走民主道路就不复杂。复杂局面其实都是人为造成的,把简单的道理复杂化了。你若走民主宪政的道路,党心、民心就会大顺,一切矛盾都会迎刃而解;你若顽固不化,坚持走独裁专制道路,社会矛盾必然激化,那就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今天习之所以要把自己置于核心地位,就是由于当前中国已经处于内外交困的地步,中共当局已经成为扑火机运钞机,在国际上,为了收买一些国家,就采取大撒币的政策,如柬埔寨、菲律宾;在国内,对于群体事件,能镇压就镇压,镇压不了就给钱,如这次4000复员军人包围军委八一大楼,让当局大惊失色,每人给予十几万了事,就些愚蠢之举说明当局已经没辙了。由于反腐已演变为派系之争,引起党内高层严重不满,在下层,由于经济下滑,大量钱财输出国外,国民生活质量普遍下降,医保问题、教育问题、就业问以及贫富不均问题越来越严重,为了维护赵家的的政权,最近又给已经享有优惠的军人加薪,与低层民众差距越拉越大,已引起强烈地反抗,群体事件越来越多。想用个人威望及核心地位来解决问题根本无济于事。

三,从总书记习核心说明中国梦已走向帝王梦

笔者曾经说过,中共意识形态不改,一切皆是枉然。今天我们以历史的视觉来看习核心,感觉历史的那一幕又一次重演。大凡独裁专制极权国家的领袖,都要把自己置于人民之上,把自己作为核心人物,让国民臣服。如当年的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金日城以及萨达姆、卡扎菲之流,而民主国家领导人根本无需如此。核心是自然而然形成的,无须要树。凡是靠起来的权威人士,都是无本之木,到头来必将被人民赶下台。从习开始执政到走向核心这一步,基于两个原因,一是说明当前国内困境,不用这一招解决不了问题;二是习从中国梦逐步走向了帝王梦。这两种情况都有,而后一种情况更显端倪。因为在专制极权国家,每一个走上最高位的人都有极大可能要做皇帝梦,在一个没有民主法治约束的国度,这不是不可能的,这是人性的使然。就像今日的贪官一样,开始并不想贪,一旦权力在手,没有约束,必贪无疑。每个人都逃避不了这个窠臼。从习邀请奥巴马中南海夜游到G20杭州会议显摆万国来朝,到《太阳又红》的歌曲唱起,都已经在说明习已经想过皇帝瘾了。

中国是一个有2000多年历史的封建国家,这种土壤很容易孳生君主思想,谁上台都想过把皇帝瘾,加上下面又有溜须拍马之徒。人一到高位,头脑就有发昏的时候,这是人性使然,谁都无法逃脱,所以必须用制度来约束。小布什曾说;人类千百年的历史,不是政客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对统治者的训服。因为只有训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进笼子,才不会害人---但是,像中国这样的专制国家,是无法把权力关进笼子的,一旦将个人权威捧上顶峰,对国家人民的危险极大,毛泽东的惨痛教训难道还说明不了问题吗?

习刚上台之时,用中国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人民的确迷惑住了。特别是那24个字里的自由、民主、公正、法治,让一些人激动不已,觉得中国的民主曙光既将到来。心想中国梦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民主就大有希望。然而不到几年,习的所作所为,让这场梦彻底破灭,人们希望的中国梦原来是一场黄粱梦,包子终于露了馅。所谓中国梦原来是他做的帝王梦

四,民主派当前的任务是揭穿赵家人的真实面目,让人们彻底觉醒

可以这样说,由于互联网的作用,人民已越来越多受到了民主启蒙。然而,仍然有许多人尚未看清专制极权者的嘴脸,他们对赵家人仍然抱有一线希望。六中全会没开时,他们寄希望六中会会;六中全会开后又寄希望明年十九大。特别是那些新权威主义者至今还在摇唇鼓舌,企图麻醉人们,起到很不好的作用。大凡一个变革时期,都有一个力量的积蓄,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足以说明这一点。在这个时期,民主启蒙尤其重要。今天的时代已经不是100年前的时代,现代科技的发展,互联网的出现,已打破了疆域的界限,想用封杀的手段已无济于事,这只会激起人们愈加反感,更加显露出赵家人的愚不可及,在世界民主大潮流之下,妄想阻挡历史的进步是不可能的。在这点上,笔者一直持乐观态度。

2016年11月3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