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7日星期一

闵良臣:面对“核心”,丢掉幻想



前两天刚落幕的十八大六中全会,铁定习近平为全党核心,而由于中共把自己看作是领导整个国家的核心,那么,事实上,只要是全党核心,自然也就是全国十几亿人的核心了。尽管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黄坤明第二天在中外记者面前解读会议公报时言之凿凿地说这个“核心”是“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是“众望所归,当之无愧、名符其实”,可谁都知道,越是不民主的国家,统治者越是不需要被代表者同意就可以宣布其被代表了。在这种国家,普通国民包括普通党员被代表,太正常不过,无需走任何程序:统治者想怎么代表就怎么代表,想什么时候代表就什么时候代表,全由统治者说了算。所以说,“共同心愿”也好,“众望所归”也罢,到底经得起多少质证拷问,又有多大可信度,全世界没有人不明白。
 
会议闭幕后即出公报,可从公报中又能读出什么呢?正如有人在《习近平成为“核心”的意义》这篇文章开篇所讲的几句话那样:“在全会发布的公告中,尤其是在官方媒体随后所做的大量解读中,……此次会议真正的政治成果是宣布习近平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这才是召开这次六中全会的“重要意义所在”。大家都不是傻子,骗得了谁呢。
自然,他要做总书记就做总书记去,他想当核心就当核心去,没人管得了,生活在这种国家的国民除了听之任之,又还能怎样呢?尽管不是无话可说,可有话又能往哪里说,弄不好还会给你定个罪名,叫你吃不了兜着走,再严重点,送你去吃牢饭。你说谁喜欢吃牢饭?因此,面对这种情形,我这里只想对那些仍对习近平抱有美好期望或叫幻想者说几句。
 
自习近平任新一届国家领导人始,这个国家无数老实善良而又追求民主自由的人们就对其怀抱了很多美好期待,直至四年后的今天,尽管“听其言观其行”,其所作所为令一些曾经同样抱有期待的人心灰意冷,但毕竟有些人仍不死心,还是抱着期待或叫幻想。
 
在这美好的期待和幻想中最诱人的,就是相信习在任期内,一定会让这个国家“和平转型”,而所谓和平转型,就是信奉西方普世价值,像蒋经国带领台湾民众走上自由民主道路一样带领大陆民众也走上这条道路,成为“蒋经国第二”。特别是对于一些自认为追求民主自由而又是铁杆习粉者,如果有谁对他们所期待所幻想的“明君”有所怀疑,轻则会遭到训斥,重则还会被谩骂。在有的习粉看来:“平民百姓多数拥护习近平,只有少数人恨他,其中很多人是因为自己家的腐败利益受损之故”,于是得出结论,谁对习近平不满,谁就是腐败分子,谁就等于“与百姓为敌”。然而,中国人都知道,“平民百姓多数”还“拥护”毛泽东呢,且在毛活着时一直把他称作“大救星”,有些人且至今如此,这又该作何解释呢?以自己想像中的“平民百姓多数拥护”来作为对一个领导人的评判标准,又有多大说服力?
 
在那些一边追求自由民主,一边又是追随习的人看来,这四年里,在中国大陆发生的所有侵害人权、打压自由民主的行为,都是传说中的什么人在给习“抹黑”,是为了给习的反腐败或说习下的“一盘大棋”制造混乱,让更多的人怨恨习近平,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之目的,也就是说,在这四年里,没有一件损害民主自由人权的“坏事”是习下令干的,包括前不久《炎黄春秋》被抢夺霸占,有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就言之凿凿,说这事与习近平无干。岂止无干,还说“习近平有两句话在那里摆着:“对杜导正要‘特事特办。’对《炎黄春秋》‘不要封杀,做好引导。’”啧啧啧啧,也不知他这些“最高指示”是从哪儿看到的,有多少人会相信。
 
这还不够,在有些人看来,现任领导人可以一俊遮百丑:不管其多么打压民主,侵犯人权,只要他反腐败,就说明是位好君主,是中国大陆民众的“救星”,而且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和平转型,一定会引领中国十几亿人走上自由民主道路——你们急什么急?给人的感觉,只要反腐败,然后干下再多损害人权或反民主的事,也都可理解,都可原谅。
 
然而,一件件铁的事实摆在面前,我等有充分理由怀疑习会走自由民主道路,即使走,也是“习式道路”,而所谓习式道路,就是他一再强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说破天,也不过是只能等到他“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现在别的不讲,只要有这一句,即可证明,他不会走西方民主道路,不会信奉普世价值,这也为其刚上任那二年,每出门,必大谈“和而不同”做了注脚。为什么要“不同”,就是说我们中国一定要和你们西方和美国“不一样”。
 
为什么要不一样,就因为总觉得只有中共走的道路才是正确的,总希望别人向自己学习。即使全世界都说自己这个国家的体制不好,也还是相信自己能在现存的专制制度基础上“探索”出更好的社会制度,能提供出更好的“中国方案”来。既然已自信到这种程度,怎么可能认可你西方的自由民主,又怎么能与你们真正的“和”呢?本人有理由相信,西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中国领导人给包括西方在内的人类探索和提供更好的社会制度的“中国方案”!想想也是,西方已经为人类社会包括东方包括中国提供了前无古人的社会文明制度,现在为什么就不能坐在那儿等着享受中共领导人提供的“中国方案”呢?总不能说,中国有了比西方更好的社会制度方案,只供中国人自己“享受”吧。
 
不过,大概正缘于如此自信,在探索并提供出“中国方案”之前,也就总是希望别人——确切地说,就是西方几个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不要干涉中国内政,尤其是不要干涉这个国家的体制,干涉这个国家的意识形态,这个国家的政府想怎么做,都是他们自己的事,你西方你美国管不着——在中国尚未探索出比你们西方更好的社会制度之前,我们就是要坚持在这种你们所反感的制度下生活。
 
说到这里,诸位看官,且不说一个中国君主是否就能为人类研究贡献出比西方更好的社会制度来——要知道,每年也不知有多少研究经济、研究政治的西方学者,他们生活在民主国家,在自由轻松的创造环境中天天在干什么,很多人不就是在“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进行探索,目的不就是要为人类提供比现有社会制度更好的“方案”吗?然而如何,多年来,虽然获得诺贝尔奖的顶级专家学者一大堆,研究出来了吗?没有。这就表明,西方现有的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现阶段最不坏的社会制度,而这种最不坏的制度已经历了人类近三百年的试验,而且在这三百年里,那些走在人类文明前面的国家对这种制度进行不断改进(想那些研究者绝大多数也只是为了改进,并非想创造一种新的社会制度),才达到今天人类文明高度。而像我们这样一种从来没有达到西方文明高度的专制国家,仅凭君主一人说要“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即使不能说是痴人说梦,可你说又有几分可信度呢?总不能说因为先前是“总书记”,难以探索,而现在成为“核心”后,“更好社会制度”也就容易“探索”出来了吧?
 
上面这一大篇话如果还不能证明习近平不会所谓“和平转型”,更不会走西方民主道路,那么,读一读何清涟在《国际社会为何对习核心如此反感?》结尾处那句话,也该觉悟过来了:“不管别人如何预测,从习近平的政治施为来看,他从未表露过对西方民主的半点兴趣。”
 
所以说,如果你要的是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集中制”下的所谓“习式道路”,那没得说,眼下就是;如果你要等习近平探索并提供“更好社会制度”的“中国方案”,那就耐心等待,唯独如果你还在期待和幻想习近平会通过和平转型,信奉普世价值,并从而走上西方那种真正的自由民主道路,那就只能说你至今还在执迷不悟,是自欺欺人了。
 
2016年10月30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