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0日星期三

郭大眼:走資癥結──國進民退


大約在兩年前,中共第十八屆三中全會閉幕後,本欄曾指出決議中所謂「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必須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堅持公有制主體地位,發揮國有經濟主導作用」,兩個放在一起的表述孰實孰虛。當時以「紅二代」孔丹關於最高領導人認為國企在為政權保駕護航方面最可靠的說話為依據,推測在當下執政的「紅二代」眼中,資本家或私人企業主將成為「老虎和蒼蠅」等大小貪官後,中共要對付的另一目標。

去年,當內地官媒冒出「別讓李嘉誠跑了」的文章時,本欄引另一名「紅二代」張木生轉述中共最高領導人的話稱:「不僅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而且要想辦法把資本也關進籠子」,歸結出假如內地情況真如官媒所唱頌的那麼政治清明、法治昌明、市場透明的話,則明智的商人,是絕不會貿然撤資,放棄內地十三億人的市場的。

春去秋來,又一年過去了,人們在中央掩掩映映出台的方針政策中,在領導人「理直氣壯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的自信話語聲中,逐漸在朦朧中隱隱辦認出「市場」與「公有制」那句南轅北轍,甚至充滿矛盾的句子中,原來所謂「市場的決定性」是虛,而「國進民退」,至少是「國先民後」才是堅實的最高宗旨。

在公平法治的環境中,成功的生意人,往往都具有以創意解決問題,促進社會進步的企業家精神,肯定是社會上最聰明勤奮的人群之一,即使在專制人治的國度了,憑藉「非常手段」將生意做強做大的商人,其可信亦多是聰明絕頂的人。但過去一年以來,在內地擁有大筆資產的富人或中產階層,在政治和意識形態的急劇倒退中,紛紛改持「此心安處是吾鄉」的觀念原則,以各種手法移民國外,加上美元上升,人民幣匯率急劇下跌,創近十年新低,年底「破七」可期,「走資」問題更形惡化。

媒體近日引述深圳海關稱,他們今年頭十個月在口岸旅檢時查獲逾千起貨幣案件,案值逾一億七千萬元,同比分別增加近三成九及近兩成半。或許,在中央和地方以各種層出不窮的手法或「殺雞取卵」的方式掠奪民企民商資產的影響之下,富裕或中產人家移民外國、走資狂潮,在官方豢養的所謂「專家」屢勸又不止,造成全國各地經濟發展形勢委實太惡劣的情況下,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日前對外發表了「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

「意見」的重點之一,是公有制經濟財產權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經濟財產權同樣不可侵犯,強調了在處理歷史形成的產權案件時,須嚴格遵循法不溯及既往、罪刑法定、在新舊法之從舊兼從輕等原則。在涉案財產處置方面,「意見」指出須嚴格區分違法所得和合法財產,區分涉案人員個人財產和家庭成員財產,在處置違法所得時不牽連合法財產。

根據「意見」,在發生產權和經濟糾紛時,須準確認定經濟糾紛和經濟犯罪的性質,防範刑事執法介入經濟糾紛,防止選擇性司法。對於法律界限不明、罪與非罪不清的,司法機關應嚴格遵循罪刑法定、疑罪從無、嚴禁有罪推定的原則,防止把經濟糾紛當作犯罪處理。凡此種種,似乎都為了挽留民企老闆留在國內投資或從商,並堵截瘋狂的「走資」及「移民」浪潮,本應受到「有錢人」的歡迎。

問題是,當權者的誠信紀錄如何呢?當年毛澤東親倡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雙百方針」,待得知識分子真箇起而批評,提到「黨天下」時,當政者隨即翻臉不認人,運動形勢急轉直下變成「引蛇出洞」,論者頓變「向黨、向社會主義進攻的大毒草」,導至數以十萬計知識分子被打成右派。

當年中央在香港回歸前信誓旦旦地對百萬計港人答應過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循序漸進,達至普選」等承諾,在種種關卡和條件之下,如今變成了「原地踏步,寸步不行」,激發了年輕人另闢「蹊徑」,因而衍生出後來的所謂「港獨」,出現了三兩個小丑,做出連串幼稚的宣誓把戲。

子曰:「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當民眾認定當權者說的不算數,寫的也作不得實的時候,再對他們作出自以為的「莊嚴承諾」,恐怕難免被視為另一種政治哄騙手段,難以成功。危機一過,一般民眾也好,中產階層也好,聰明的民企老闆也好,到頭來,還不是成為待宰的羔羊?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