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9日星期二

李原风:“危俊”的中国民间社会人大代表与基层直选之路



美国总统大选全球关注,共和党的候选人川普在新闻民意调查与体制内精英一片唱衰声中打败民主党的候选人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
 
其实中国这边基层的人大代表选举也是被网友炒得热热闹闹。在上海松江区大学城的基层人大代表选举中,希拉里竟咸鱼翻身,当选为中国基层的人大代表,诸如黄焖鱼还有苍井空这样高知名度的人物都有获得不少的选票,让当局提名的人大代表候选人因得票数不符法定数而需重新选举。
 
与此同时,北京的维权访民李美青(也就是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拦阻习近平的车队,将彭丽媛的座驾挤上马路告状的维权访民李焕君的姐姐)因参选所在社区的人大代表选举,遭到当局黑金政治势力的袭击,被打得头破血流、脸青鼻肿。上海积极参选人大代表的维权律师冯正虎被当局非法传唤,同时被抄家收走用于竞选活动的电脑、打印机等设备物品,帮助其竞选的几名义工被拘留。江西、广东等地也陆续传来民间人大代表参选人因坚持参加选举活动而被中共当局打压拘留的消息。
 
林不容兮鸣蜩,余何留兮中州?中国民间社会人大代表与基层直选之路还是已远去美国的胡平、王军涛这一代才俊风雨行前路的。文革十年,中共将中国折腾得国破民穷。邓小平上台后启用胡耀邦、赵紫阳进行平反改革收拾局面。胡平、王军涛等一批才俊在北京与各地校院发表竞选宣言,做为独立候选人参与基层人大代表选举,当时刘少奇的儿子刘源也曾做为独立候选人站出来参与竞选,最后胡平还当选为人大代表。但这个短暂的民主北京之春很快就被中共当局的四项基本原则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打压而消逝了。胡平远走美国,特别是中共六四开枪用坦克镇压学生民主运动之后,这条民间社会独立参选人大代表与基层直选之路在中共政权专制高压下充满危险布满地雷,这些年来一批又一批追求民主自由的勇士明知道前面是地雷阵,明知道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粉身碎骨也要勇趟这中共布下的地雷阵。
 
一批民间的民运人士彻底抛弃中共这种政治体制,直接进行组党活动要求民主自由,受到中共的迫害。
 
同时在体制内外也有一批具有现代宪政理念希望中国和平转型的人仍然在坚持民间社会独立参选人大代表与基层直选之路,前仆后继走在这条充满着风雨坎坷的路上。
 
九十年代初,东欧剧变,苏联崩溃。邓小平这一代中共元老受到刺激,意识到不改革中共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所以九二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对中共保守派发出威胁:“谁不改革谁下台。”解放军报更发表社论:“军队要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中共当局被迫再次启动了经济改革。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中共当局不顾百姓死活的这种经济改革一刀切,造成大量的下岗工人失业风潮,当局忙着引进外资发展经济减轻社会压力,急于加入WTO参与到世界市场经济中去,不得不暂时稍微放松了一点社会管制。九八年,湖北潜江当时还在体制内当教师的姚立法通过独立参选成为了基层人大代表。
 
随着中国加入WTO,通过世界血汗工厂榨取农民工这些外来工的血汗,中国经济得到了飞速的发展,但中共这种体制也使得社会矛盾更加激化。因查暂住证将在广东打工的大学生孙志刚活活打死,暴露了中国劳教收容制度的黑暗与罪恶,同时因特网时代信息传递迅速,孙志刚之死激起民间排山倒海的抗议声浪,当时东海一枭等公共知识分子网络发文与许志永三博士上书促中共当局废止收容制度。许志永更在2003年成功当选为北京基层人大代表,也以此为契机,使一批人从网络上交流走到线下实践公民社会理念。
 
中共的黑金政治这时却是开始泛起沉渣。2005年7月的广州太石村官罢免事件,当局高压打击村民,维权律师唐荆陵与郭艳先后被吊销律师执照,维权人士郭飞雄被当局找借口打击报复入狱。
 
湖北潜江的姚立法虽然做为独立竞选人连选连任基层人大代表,因他代表民间百姓反映政府部门问题与违法行径,被地方当局视为眼中钉,后来也在当局压力下落选。
 
当时广东因外资大规模进入设厂经济发展迅速。东莞更是号称世界血汗工厂制造基地。一方面年青人受到香港现代公民社会与NGO理念的影响,另一方面因中共黑金政治激化的劳资纠纷与社会问题越来越突出。
 
一批网络青年开始走到线下来,到各地宣传与推行民间社会参与人大代表与基层直选之路。
 
在三湘四水,民间的人士不认同这种民间社会参与人大代表与基层直选之路。也有的认为促成中共内部政变,就是中共内部出普京也行,总之世道得变。
 
江南之地的网友认为,现代理念当是组党要求民主自由,民间社会参选人大代表与基层直选之路只是给中共修桥补路。
 
巴山蜀水的才俊认为,民间也需要在参选人大代表与基层直选活动时传播民主自由的宪政理念,扎根民间社会土壤。
 
广东网友更是通过参选汇聚同道,为社会议题鼓与呼。
 
当时风行一时的大陆泛蓝青年,组织各地推出不少代表来参选基层人大代表,宣传三民主义理念。
 
这些前行路上的朋友受到中共的打压,更因坚守而入狱。 
 
现在,各地的访民受到民间社会参与人大代表与基层直选宣传的影响,知道通过这种路径来参与政治维护自身的权益。不惧中共的政治风雨,北京有十六个维权代表共同发表竞选宣言。上海、广州等地的访民与维权律师也发表竞选宣言投身民间社会参与人大代表与基层直选。他们现在受到当局各种的骚扰与打压。
 
网友对此一针见血的指出,中国是个极权国家,不是威权国家,容不得有公民社会。一些试图通过建设公民社会来结束专制的人已经给关在中国的监狱里,中国民众因为市场化而一度出现的一些权利和空间已经被当局强硬收回,民间已不可能通过社会的自我发育来倒逼当局的改良。
 
2016年11月18 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