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9日星期三

王金波:漫谈“两国论”和法轮功



在14日被市局拿走的3篇文章是我最近写的《组党运动与争取公民权利——纪念98组党运动1周年》、《由一位妇女想到的中国信仰问题》、《我被扣押的六个星期》。其中《由》文讲到的信仰问题,恰恰可以用当前的法轮功事件来证明。
谁都没有想到,法轮功竟掀起这么大的波澜,当局的镇压规模简直接近10年前的“六四大屠杀”——仅从3点,一是当局又一次使用了“关系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之类的说法,二是23日晚长达两个小时、以后每晚均至少1小时的新闻联播,三是各部门、各界的效忠宣传,便可说明问题。
其实,今年春夏之交以来忙煞了中南海内外的大小官吏:先是全国一轰而上“愤怒谴责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驻南大使馆的野蛮行径”,再是纷纷“学习”3位“烈士”的“英雄模范事迹”——不由让人想起10年前的“共和国卫士”——,其狂热程度不亚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直至猛然发现“人民政府”在科索沃问题上完全站错立场陷入孤立导致外交全面失败而迁怒于民运分子,狂热刚刚冷却,中南海里又后院起火扔进两颗重磅炸弹:李登辉的“两国论”和法轮功事件。中共“信话社”造谣诬陷和人身攻击的“工作”太繁重了,得找多少个姚文元和徐惟诚(89年臭名昭著的“4·26”社论的作者,因此功旋擢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才能应付得过来?
对于台独,我们固然反对,但李登辉讲完“两国论”又解释说他坚决反对台独,“两国论”与台独不是一回事。试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税务总局在台湾收过一分钱的税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在台湾飘过一分钟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在台湾生效过一条吗?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确既是历史又是未来,但现在有谁敢狂言中国的统一已经最终完成了(即使澳门回归之后)?我想,没人敢这么讲。那么,没有统一的标志是什么?两岸的法律在对岸互不生效,两岸政府的产生互不需对岸民众和政府的同意,而在两岸之上又没有一个更高一级的法律体系和政府机构,不恰恰证明了两岸分裂分治、有着两个互不隶属的国际法主体么?与统一相对立的是什么?不是分裂又是什么?中国当前的分裂是现实,我想,两岸均应承认这一点,然后再坐下来谈统一——江泽民讲过,“只要能统一,什么都可以谈”,那么台湾提出大陆先实行民主再统一为什么中共就不敢谈了呢?其实,中共讲统一是假,维护其统治地位才是真——只要仍能党天下,我才不管什么统一不统一、国家主权不国家主权、民族尊严不民族尊严——外蒙古可以独立,苏联顾问可以控制中国的命脉部门,民间对日索赔运动可以镇压,民间保钓运动可以禁止,大学生为抗议印尼暴徒残害华人而申请在印尼驻华大使馆门前集会可以不批准……看来,要想真正统一,非得大陆实行民主、废除一党专制、实行多党竞争不可——东西德的统一和南北也门的统一便是明证。可这样一来,哇哇不得了,中共不再一统天下甚至有可能下台,是不是再回到井冈山成立一个已灭亡了的邪恶帝国的附庸“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个完全非法的“国中之国”恰恰证明了最先搞分裂、出卖国家主权、惟洋人马首是瞻的不是国民党而是共产党。当然,现在中共是不允许实行民主的,也就是说,它不是真正想实现统一的,甚至不放弃武力——而这恰恰与江泽民曾讲过的“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自相矛盾!
中共的大小官吏们为批“两国论”而纷纷宣誓效忠“僵核心”还没转过身缓过气来,又被一轮更猛烈的批判和宣誓效忠轰得差点背过气去——这次不是别的,竟是一个带有某些宗教色彩的气功健身运动——法轮功!
据官方“信话社”云,法轮功“害死”多少多少人,可我在周围见到几个法轮功信众全是本来体弱多病但修炼后病情均有好转的精神焕发的敦厚善良之人!我在同来“看望”我的一个警察闲聊时问到,我县有几个因练法轮功而受害的案例,他说一个也没听说。这就怪了,我县一个人也没有受害,那还批什么?我县是这样,是不是李洪志的“魔法”就恰恰对我县近100万人口无效呢?我想恐怕不可能。所以,官方提供的“案例”实在令人怀疑。
当然,我本人是不信法轮功的,就如我不信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儒教和共产教、法西斯教一样。但是,我实在对当局发动类似文革式的批判法轮功和李洪志一事感到迷惑不解。说李洪志有着“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你倒是说一下,这个“目的”到底是什么呀?是谋求一官半职?还是觊觎执政党和“僵核心”的地位?可是人家李洪志现在是美国公民,他不可能担任中国政府的任何官职呀?而且,他也从未介入政治。说法轮功是个“严密的组织”,你倒是拿出来它的“章程”“纲领”呀?我怎么见周围那几个法轮功信众想练就练不练拉倒呢?这是“严密的组织”么?说李洪志的“世界末日说”是歪理邪说,你倒是指出来这是李洪志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什么书上讲的呀?说李洪志擅改自己的生日,不是已有警方证明那完全是文革时你们的“人民警察”的过错么?难道把错误的改为正确的便犯了罪?说法轮功是唯心主义、反科学,那么你怎么不去批判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儒教呢?你们无神论的中央政府不是亲自挑选了一个“班禅活佛”的“转世灵童”么?你们不是有什么“活佛”“居士”之类的有神论者在你们无神论政权的人大政协里当大官么?伽利略、牛顿、爱因斯坦谁不是有神论者?公民中绝大多数是有神论者的美国和欧洲的科学技术水平不比你无神论国家高么?你无神论政府在科学技术史上做出了几点贡献?你无神论国家有几个科学家获诺贝尔奖?说法轮功信众人人都得听李洪志的话,可这有你们“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伟大的统帅”的“最高指示”也即“圣旨”那么不可违抗么?对法轮功人们有信的自由也有不信的自由,对李洪志的话人们有听的自由也有不听的自由,但对“最高指示”若是有半点不敬则立马沦为阶下囚甚至砍头——人们只有“信”的“自由”而无不信的“自由”!
根据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信仰自由。也就是说,公民有信有神论的自由,也有信无神论的自由,“有信教的自由,也有不信教的自由;有信仰这种宗教的自由,也有信仰那种宗教的自由;在同一宗教中,有信仰这个教派的自由,也有信仰那个教派的自由;有今天信仰明天不信仰的自由,也有今天不信仰明天信仰的自由;宗教职业者有在宗教场所宣传有神论的自由,无神论论者也有在宗教场所以外宣传无神论的自由。”其中的最后一句,我觉得是对有神论明显的不公和歧视。为什么宣传有神论的自由仅限于宗教场所内,而宗教场所以外则是无神论的天下呢?可不可以改为“共产党专职党务工作者在共产党的办公场所有宣传无神论的自由,有神论者也有在共产党的办公场所以外宣传有神论的自由”呢?除去这最后一句,暂且按其他的说法都对来讲,公民有信有神论——也即唯心主义的自由,那你有什么权力对法轮功以唯心主义的借口大加鞭挞?你这不是对公民信仰自由赤裸裸的侵犯么?说到底,中共心里只想给你信共产教的自由,不信共产教的自由仅仅是养活接受无神论共产教“领导”的几个“有神论者”而装点门面罢了。
法轮功在短短六七年的时间里由创立而发展为数千万信众,其速度确实惊人!其因何在?盖为共产教的没落使得中国广大民众的信仰出现真空是也!基督教等宗教信仰和法轮功迅猛发展,大有星火燎原之势,且正向高素质高文化层次的方向发展。其中法轮功吸引了大量农民、下岗工人以及国家公务员、教师、军人等较高素质的人,还包括大批中共党员!这使中共原教旨主义者突然发觉:我们的人被别人抢走了!共产教彻底丧失了吸引力!所以,文革式的大批判来了,用套话说就是“深入持久地揭露和批判李洪志的法轮大法及其操纵的法轮功组织的遗毒,高举邓小平理论的伟大旗帜,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用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和无神论武装全党,夺取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胜利”。它真能“胜利”么?它的这次大批判已无异于给自己下了判决书:最终的胜利者决不会是它,因为信仰决不是靠强制和威慑能扼杀或维持的!
法轮功事件和现象说明了这样一个问题:共产教的彻底破产使中华民族陷入严重的信仰危机、道德危机、文化危机、社会危机、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一味地强制打压只会使中华民族陷入更深的泥沼,而罪魁祸首、始作俑者正是共产党!
当然,我们还应看到,法轮功事件还有着其他方面深刻的背景。今年的“六四”10周年祭、建国50周年、“五四”80周年、澳门回归、世纪之交、组党运动和反对派的崛起、政府机构改革的关键时刻、国企改革的攻坚阶段、下岗失业工人的剧增、人民币不贬值带来的压力、外交失败、台湾问题、加入WTO、向“第4代领导集体”的交班……无不困扰着中共当局,他们也在处心积虑地企图解决这些问题,但由于没有触及问题的根本——政治制度,也即政治民主化问题,所以他们的这些做法只是治表,甚至适得其反,把表面上虚假的“稳定”的局面掩盖下的诸多矛盾激化。当前当局的确认为“稳定压倒一切”,所有不利于“稳定”的因素都将被毫不留情地予以封杀——这也可以看出,中共政权是多么地虚弱和不堪一击,它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了。而且,很明显地,原教旨主义势力抬头,自由的空间被大大压缩,民运处于又一次低潮。这些都是不容乐观的。
1999年7月27日,山东莒南
【附注】
本文摘自致范子良的信。当时我没有报纸看、不能上网、没有电话,只能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山东卫视、莒南电视台的节目,以及用收音机收听外电。由此条件限制,错误在所难免,这里未作更正。
2005年7月20日,山东莒南
《民主通讯》2005年12月30日   转自独立中文笔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