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7日星期四

木然:大陸已形成意見反對派


美國大選結束,川普勝出,希拉里敗選。這本是美國人的事,但中國人比美國人還關注,比美國人還願意談美國大選,比美國人還關心誰勝誰敗。看來中國人不但願意關心中國的大事,還願意關心美國的大事。

談論美國大選,而且還主觀性地選擇自己喜歡的人,這不但世界少見,在中國也是難得一見。這也可能,中國人犯了民主的焦渴症或民主的思鄉病。人家美國又沒有給你中國人選票,中國興奮個什麼勁。可中國就是興奮了,不但興奮,而且興奮得長不著北。似乎這不是美國大選,而是中國在大選。不過,大選看得多了,也就學會如何大選了。大選這事,美國通過互聯網,結結實實地給中國上了一堂生動的民主課。

但中國的官媒,似乎有些擔心,怕美國的大選誤導中國,所以一直污化美國的大選,結果也是簡潔明了。美國的大選表現美國民主已經走了下坡路。這個結論告訴中國民眾,美國的大選不適合中國,美國的民主不適合中國。美國大選很亂,很濫,這樣的大選如果是拿到中國來用,會更亂,會更濫。老老實實地走自己的政治道路,才是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官媒似乎總也說不明白的是,沒有選票,哪裡來的人民的選擇。

官媒與自媒體討論的問題總有本質的差異,人們在微博、微信討論的問題總是與官媒對著幹,幾乎凡是官媒反對的,自媒體就擁護,凡是官媒贊成的,自媒體就反對。這種反對,集中體現在微博,微信群及其朋友圈中。這從一個側面表明,中國已經形成了行動的反對派和意見反對派。只是行動反對派受限,受打壓,意見反對派思想言論空間儘管也受限,經常刪帖封號,但意見反對派的空間相對行動反對派而言,空間仍然很大。

這裡存在著一個客觀必然性。即在一個開放時代加互聯網時代,想搞一種聲音,一種意識形態,一種集中統一,幾乎是不可能的。多種聲音、多種意識形態、多種思想、多種價值觀並存則成為社會一種真實的社會常態。在這個時代想走回頭路,想搞不受制約的權力集中,即使成為現實,也維持不了長久。在多種聲音存在的前提下,意見反對派已經成為事實。過去主要集中在博客、微博等自媒體,現在則集中在微信中。

意見反對派的標誌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第一,反對集權,主張分權。權力不分立,必然導致權力的濫用和腐敗。意見反對派主張建立民主自由制度,反對任何具有反民主自由的制度強化與建設。他們縱觀歷史,解構現實,讓歷史地走向民主自由,讓現實固化民主自由的機制。凡是違背民主自由制度的建設,都在他們的批判與反對之列。他們對個人獨裁和極權主義具有高度的敏感和反感。

第二,反對一黨制,主張多黨制。毛澤東說,黨外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從嚴治黨,淨化黨內政治生態,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黨內政治生態問題,甚至會污化黨內政治生態。只有實現多黨制,實現政黨的外部監督,才能淨化各種不同政黨的政治生態。一黨執政與多黨合作,多黨並不是政黨,而是執政黨的政治花瓶,並不是現代意義上的政黨。

第三,反對目前的官方主導的一元政治意識形態,主張多元意識形態平等競爭。他們對打壓博客、微博等自媒體極為不滿。認為這違背了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破壞了國家中立的立場,不利於思想自由和文化繁榮。在官方主導的意識形態下,即使是有思想自由和文化繁榮,也是虛假的,甚至是騙人的。

第四,反對個人獨裁,主張自由主義。因為有1949年以來的歷史記憶和現實體驗,一些過來人對極權有著本能的反感和理性拒斥。任何個人獨裁的苗頭都會讓他們恐懼和驚悚。他們反對任何權力集中的傾向,反對任何文革性的言論,反對任何走回頭路的做法。他們對現任領導人的集權進行諷刺、挖苦、謾罵、調侃和不尊。他們也同時利用這次大選的機會表達對中國選舉的不滿。

第五,反對官媒壟斷,主張新聞自由。他們認為,官媒只是權力的延伸和權力濫用的表現,是為權力護短,是權力的打手,不可能具有監督的作用。只有新聞自由,只有新聞成為第四種權力,才能監督權力。他們主張盡快制定體現新聞自由的《新聞法》,而不是限制新聞自由的「護短法」。

一句話,他們主張學習西方的民主制度,否定中國模式的存在,否定中國政治發展道路的正當性、正義性和合理性。他們認為,既然強調是人民的選擇,那麼人民的選擇就是選擇民主,而不是選擇專制。

如何對待意見反對派,這對中國的領導人來說是一個嚴峻的政治考驗,也是衡量中國領導人文明程度的一個重要指標。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