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2日星期六

川普将如何处理中国人权问题?



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川普在竞选时毫不留情地批评中国的贸易活动,他曾誓言将在上任第一天就要让他的财政部长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
但关于他将如何处理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愈发恶化的人权状况则鲜有所闻。
这使得异议人士、人权活动人士以及区域政治分析人士疑惑,美国在传统上对人权的支持是否会有所减弱,而此时正是他们所说的中国公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声援的时候。
连带效应
川普关于穆斯林和移民群体的言论,以及他在竞选过程中的言辞是出现这种担忧的一部分原因。
今年7月,土耳其当局在一次政变企图失败后逮捕关押了成千上万人。川普曾被问到是否会向土耳其当局施压来维护公民的权利。
他说:“我认为目前谈到公民自由的时候,我们国家存在许多问题。我想当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看不清自己国家方向的时候,很难介入其他国家。”
川普说这番话的时候,美国多个城市都聚集了示威者,抗议警察枪杀黑人。川普说,美国应该将目光放在处理自身问题上,而不是声援海外的人权事务。
他对纽约时报说:“当全世界看到美国有多么糟糕时,我们去和他们谈论公民自由,我想我们不会是个很好的传话人。”
对于中国的人权活动人士来说,这位当选总统传递的讯号令人不安。
人权观察组织在香港的一名中国研究员玛雅·王说:“看起来这种态度可能会发展成一种对于人权的普遍敌意,在其他国家也一样。”她还说:“这令人担忧,因为美国政府一直支持向中国的人权问题施压,我们担心我们可能会失去一个重要的盟友。”
自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2012年上任后,他努力扩大他的权限,对社会和各种形式的言论加强控制。除了最近通过了一项针对境外非政府组织的、将于明年1月生效的限制性法规之外,他还关押了异议人士和活动人士,并对人权律师们进行了打压。
务实方式
胡佳是一名著名的活动人士。他十分了解中国政府为压制反对派观点而不惜手段。他2008年被打入监狱,在铁窗后生活了三年有余,之后在习近平上台前获释。
像许多公开表达自己意见的人一样,胡佳继续被派到他家门外的安全部门官员监视。他不能获准出国旅游。他的妻子和女儿生活在香港。
胡佳对美国之音说,对于在中国的许多人来说,川普是个未知数。胡佳说:“他在竞选过程中关于外交政策、宗教和权利的讲话,以及他所有其他的讲话都不能给我们信心。”
海内外的一些中国异议人士认为,美国政治体制的制衡的特点能够帮助确保这位新总统在处理人权事务上更加务实。
中国南方城市广州的人权律师葛永喜说,他相信美国选民在竞选活动的尾声阶段看到的那个“理性的”川普,他的胜选演讲显示出他正在转变回来。
葛永喜说:“尽管现在一些人说川普的政策有许多不确定性,我不相信会发生与美国基本价值相悖的转变。”
巨大妥协
但随着中国经济力量和影响的不断发展,找到某种方式来施压、影响或劝说这个国家变得愈发艰难。活动人士表示,他们会密切关注川普对关键职位的任命,以及下一届政府是否继续公开针对单个案件向中国施压。
前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詹姆斯·伍尔西星期四在南华早报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对新政府对中国以及人权事务的可能处理方式给出了一些初步线索。伍尔西是当选总统川普在国家安全、防务以及情报领域的一名高级顾问。
在文章中,伍尔西辩称,中国和美国在意识形态上的不同应该得到更好的处理。他说,尽管美国对于传播自由的承诺是不会动摇的,但可能会为了维持现状而做出大的妥协。
他在文章中说:“当我们加深我们对于中国社会和政治体系复杂性的了解,我们就越来越发现,挑战现有体制是一种冒险的尝试,”他写道。“我们可能不喜欢它,但我们也不一定要对它做些什么。”
伍尔西写道,这种大妥协可能不会有一个口头协议,而是一种心照不宣的相互理解。“美国接受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结构,承诺不会通过任何方式干扰它。作为交换,中国也承诺不对亚洲的现状作出挑战。”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