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4日星期一

陈永苗:美国需要「美国民国共同体」(下)



有一个证据证明美国民国命运共同体对美国普世使命的重要性。美国传教士正是基于守护兄弟的冲动,而传教于中国。守护兄弟的传教士历史经验,以及美国守护民国兄弟的历史经验,塑造了直到现在的美国全球政策实质的基本组成部分,虽然不断以新的形式和语言出现。那么可以简单地说,二战后的美国全球使命,不外乎美国民国兄弟命运共同体的延伸。

我不知道,除了《台湾关系法》与《香港关系法》之外,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内政,有没有以国内立法来调整的,如果没有,越发证明美国民国之间兄弟友爱和命运共同体关系。

民国成立后的1912年,全美国教会为新成立的民国祈祷祝福。时人与今人都称民国建立称为「建国」,因为革命派领袖计划中的革命方案是对美国建国革命的模仿:即北美各英属殖民地通过革命从英帝国分离并独立建国。

美国人亦有此认识。民国奠基它仍在很大程度上参照了美国的建国模式,要求清帝国的各地方单位脱离清廷,然后再联合形成一个共和政府。这就需要每个地方单位都必须是自愿加入共和国。

民国大陆为苏联支部中共所抢占,又爆发朝鲜战争,直到1972年,为美国丧失「中国」时期。《美国的中国形象》中说,1945年至195510年的记录者惊异地指出,中共的胜利违背了一些「历史规律」,这一些「历史规律」赋予美国人在亚洲的「特殊使命」,同时指出美国发现中国的结局「特别不能忍受」。「丧失」中国,对美国的自我认同打击甚大,它意味着自信心的丧失,对武力和安全,特别是对原子武器信心的丧失,对世界格局及其美国在其中地位的信心的丧失。

最糟糕的,它也许意味着丧失他们可以重新回到与世隔绝的美国世界。「丧失」中国就是丧失这一切。这已经是最深的沮丧和危险感,没有了美国与民国的兄弟命运共同体,美国人认为是所有世界中最好的美国世界,可以没有畏惧或者牵挂地享受它的希望和期待的美国世界,都意味着毁灭的危险。可见美国的命运,与民国捆绑在一起,这是天定的。虽然这点不为人所知。

圣经中,头生子归于上帝。《出埃及纪》以色列人要出埃及,上帝击杀埃及人的长子。耶稣诞生时,希律王一样杀掉所在城的头生子。似乎在古代意识中,头生子有着神宠。长子权就有这样「神圣」性。英国成为天选民,号称「上帝的长子」。长子有长子权,也有照看守护兄弟的义务。该隐杀弟后,回答上帝说,我岂是守看我兄弟的吗。《美国的中国形象》中说,在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超乎寻常的美国人把自己看做是中国和中国人的仁慈守护人和恩人,看做是救星、教师、医治者、保护者。美国人对中国人的心灵、肉体和不朽的灵魂承担责任,而美国对中国的政治独立和行政主权也承担责任。这就是他们看待他们所做事情的方式,这就是他们在教堂里描述它的方式,在历史书中记叙它的方式,并且在所有的教室里向他们的孩子讲解它的方式。民国乃至共党对美国的长子权争夺,对美国生活方式的妒忌与怨恨,乃至于走上了与美国敌对和美国利益敌对之路,都反过来证实美国负有特殊的守看责任:一个我们总在帮助的国家,一个要被帮助的民族。

49后中共学习苏联,走在与美国的对立面,以极权主义的方式,却深深地嵌入美国性,对此我曾有专文论述。

为甚么49年中共对他的后娘美国如此恨之入骨,当作唯一的敌人,一个原因是因为中共想成为美国人而不得,滋生歹毒怨恨,另外一个原因是二十世纪以来中国包括49后被美国性深深刺入肉中,不需要强制,就能夺取人心,而中共唯一想干的就是掌权抢劫,把人心当作战利品,夺取服从,且服从就是总体性,就意味着一切归其所有。其发动革命如此,内战如此。

晚清民国以降,美国一直是中国的模板和爱慕的对象。民国时期的蜜月且不说。中共前三十年就像一个女人深深爱着一个绅士男人,却一肚子怨气地嫁给另外一个北极熊一样的男人,婚后还深爱暗念。深受祸害之后,依然离婚。结果78年之后,这个女人一边脱着衣服,一件一件,光溜溜裸奔过太平洋,说全给你一定要哦。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