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5日星期五

涉“煽颠”顾义民被异地监控 妻子临盆在即被拒取保陪产


苏州大抓捕事件中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的顾义民,其妻子徐燕就快临盆,家人近日要求为顾义民取保,好让他为妻子的手术签字及陪产,但遭当局拒绝。

苏州大抓捕被捕者、因在G20峰会期间发表敏感言论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的顾义民近3个月来一直没有消息。其妻子徐燕即将生产,日前向当局提交了允许顾义民回家陪产并签手术同意书的书面要求。但日前收到当局不予变更强制措施通知书,苏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以顾义民采取取保候审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害性为由拒绝取保陪产。

为顾义民呼吁关注的江苏维权人士何凤珠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他妻子快生了,12月7号是预产期,他的妻子也向办案机关说,要生产让顾义民回家陪两周,但是办案机关没有体谅他老婆需要生产,需要照顾,他们没有可怜她拖着一个孩子的妇女,要面临生产的这种大事情,最终还是没有让他回家看望。”

顾义民被捕后,其代理律师陈进学与徐燕曾多次前往苏州市公安局申请会见,但均以各种理由拒绝会见。今年11月,徐燕收到顾义民的三封信,让徐燕不要请律师,要请也请官派的,令外界哗然。

对此,何凤珠表示,当局很可能以徐燕即将生产要挟顾义民就范:

“他们可能还在指定地点监视居住期间威胁顾义民说你的妻子快生产了你妥协吧。因为顾义民之前给妻子写了三封信,做了一个视频,给他妻子说你不要请律师,并在威逼利诱下面跟她说请官派律师。”

徐燕在网上写道:我是个高危孕妇,有妊娠期高血压,你们是要在我做手术时给我签字给我担责吗?还是要我在公安局门口生呢? 我已经做好准备在公安局生孩子,我不要什么政府部门,我只要我老公回来陪产。

何凤珠称,目前外界无法得知顾义民的下落,徐燕声称赔上自己和孩子的性命是被逼的没办法:

“他妻子发出的消息说没法看他,因为没有通知关在哪个地方、没有期限,属于秘密羁押,所以没有亲戚得到任何消息能去看他。我们这边也没有人能去看到过他。”

本月初,警方曾传话给顾义民的律师指,他已认识到错误,拒绝任何人及律师介入案件。对于律师提出了解案情的要求,警方表示,只能告知涉嫌的罪名和强制措施,其他细节涉及国家秘密,不能透露。该案代理人陈进学律师指,因未见到顾义民亲笔写的书面材料,故不会放弃辩护工作,而对于办案警察不出面却由中间人传话的行为,他已经提起控告。

一名“苏州大抓捕”被捕者的家属告诉本台,当局在大抓捕事件中的做法很不人道:

“哪一件事是人道的呢?他们是惨无人道的,丝毫没有人性。国家的暴力机器才做出这些事情,什么事情他们都能做得出来,不管有没有违法。一切的行为都没有建立在依法的基础上,就跟狮子老虎是一样的,只要饿了他们就会吃人,他们不会讲别的原则。”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