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药监部门隐瞒问题疫苗 致数十万人受害


药监部门隐瞒问题疫苗 致数十万人受害

监管药物的部门再爆出丑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吴浈,周二(8日)遭媒体人公开举报滥权,曾隐瞒多家药厂疫苗生产作假的真相,直接导致数十万人受害。吴浈还被投诉在问题药厂生产的狂犬症疫苗出事之后,再协助该药厂获得生产甲流疫苗的认可资格。(黄小山/刘少风 报道)
民主与法制时报一名记者周二发表公开信,投诉辽宁省大连市金港迪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于2009年3月狂犬症疫苗被发现造假之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吴浈,负责对全国疫苗进行检查,发现江苏省延申、河北省福尔两家企业,生产的狂犬症疫苗存在问题,其抗原含量低于国家标准。
按规定涉及的狂犬疫苗必须召回。但而这个结论却被隐瞒,几个月后,涉案的21万份狂犬疫苗被销往安徽、福建、广东、广西等20多个省市。
举报还称,吴浈在明知江苏延申大面积造假的情况下,还向其签批了上亿元的甲流疫苗订单。2009年9月18日,江苏延申获得了甲流疫苗生产GMP证书。
在此后的追责中,国家药监局还在资料上造假,将已经供市场使用的问题疫苗,减少了至少12多万份。
本台记者检索发现,早在6年前,包括新华社和央视在内的官媒,也都报导了该问题疫苗事件,但对具体监管人责任,则予以了回避。
举报信中披露的另一个案例称,2013年11月起,广东省出现4例疑似接种康泰重质量乙肝疫苗后死亡案例,全国也累计案例达7例。但官方一直没立即停止该疫苗的使用,而是在一个月后媒体曝光之后,卫计委才发出通知暂停涉事疫苗。
举报信发布后,立即引起了关注。中国制造疫苗的安全问题和管理体系不透明的状况,再次引发了公众的担忧。
本台记者联系上了发举报信的记者杜涛欣,他表示该举报信确实他所写,且信中反应的情况完全属实。但被问及他所调查的疫苗安全的状况,以及上述问题疫苗的召回及问责流程时,他称这些问题不能回答。并表示因为情况特殊,还需要核对记者的身份。
他说:是我本人写的,没问题。你问的这些问题,都不是一个记者应该回答的。你稍微等一会,你把你的号码发给我,你把名字发给我,对这个事你理解一下。
本台致电被举报信所涉及的药厂,但其网路登记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就举报信中透露的细节,本台记者采访了一位熟知体制内运作的官员。他表示,根据专项管理规定,负责职责的人不按规定召回就是渎职。但从惯例讲,被拖延长达9个月才披露,可能是官方集体决定,而并非吴浈个人所为。
他说:这个要看他专项管理有没有规定,等于说,如果法律规定你的职责,你应该在发生这个问题以后,多久之内你应该启动召回程式,负有这个职责的你没有去启动,那就意味著你可以去追究他的渎职啊,就怠忽职守了。这个要看当时内部的讨论啊,内部的决定啊,是不是经过集体研究啊。也不能够排除一种情况,我觉得应该不存在某个个人敢决定这样的重大事件。我们这么没有更多的资讯啊。
本台记者再联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士透露,副局长吴浈一直在上班。但关于问题疫苗事件,他建议上班时间致电局新闻办公室,他们有统一的口径回复。
他说:他是副局长,对。你在网上能看他简历嘛,网上有他简历。我建议你明天上班的时候跟我们新闻司联系好吗,有关的媒体回复啊,媒体的沟通啊,他们会有统一的运作程式和口径的,好吗?
包括疫苗在内的中国食品药品安全问题,多年来一直备受批评。近10年来,已先后发生了山西疫苗案、江苏延申、河北福尔狂犬疫苗案、2013年乙肝疫苗案及今年的山东问题疫苗大案。疫苗致伤残及死亡案例也一直不发表统计,因此民间一直批评官方系统性地掩盖疫苗安全的真相。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