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1日星期五

著名维权人士王译生病住院 身无分文急需各界救助



王译病了。其实她早就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只是因为忙于帮助他人维权,并不断的在被驱赶、坐牢的过程中流离,无暇顾及自己的病体;也因为她一直在为良心犯和他她们的家人募捐,自己却身无分文,生生扛着好多年了。

2010年“416”去福州前,我们在北京第一次见面。那时我对她印象不太好,是因为她脸色很差,嘴唇也发乌的。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她心脏有病。416以后几乎没有什么接触了,只在网上看到她一会儿在这、一会儿在那的忙活着,最后终于被抓了。王译被抓捕表面上是因为在推特上的一句话:“愤青们冲啊”。其实了解她的党国和朋友们都知道,哪里真的仅仅是因为那五个字,做为一直在行动的反抗者,王译早就是极权的眼中钉肉中刺,不过总算找到个原由,寻衅囚人算总帐而已。

2010年王译11月被抓,我在家狱中;2011年3月“撤岗”第二天,我去郑州女子监狱给王译送饭被拒,回到北京第二天也被抓了。出来后各自被控制着,也只是在网上看到她因为探亲被驱赶,为要结婚被驱赶,为继续争取权利为他人呼吁而再度被抓捕。一直到去年十月,我们才又在无锡见面。五年,各自经历了炼狱,再度相逢,恍如隔世。

共过患难的两个人,熟悉又陌生。五年后终于有机会坐下来,对陌生感做最后的剥除。几次深夜长谈,了解了王译性格成长的秘密。原来这个坚强的女性,因为少年时代的坎坷,而炼就了不屈的倔强,也造就了为他人两肋插刀的侠气。

在要求“统一思想”的国度,从小喝狼奶长大,却又成为反抗者的人们,每个人,都有在不同的时刻、因不同的事件触发人类天性——对自由渴望、对强权反抗的触发点。2006年高莺莺案,是王译第一次介入公共事务,她第一次把呵护家人的责任,延伸到了为陌生的受欺侮的他人出头、为反抗社会不公现象而奔走呼号。从此中原大地上多了一个“维权女杰”,强权多了一个反抗者……

跟王译聊完后,很想拍个记录片,题目想了几个了:“中原女杰”、“用脚写诗的女人”、“缄默的行动者”……因为她做得多说得少,很多人并不了解她,接触过她的人,有些人感动而不能说,有些因她的不懂客套、直脾气而避之唯恐不及。照王译的话说是得罪了不少人。也被她无意中“得罪”过的我,现在只剩下满满的愧疚,和满满的敬佩。

种种原因,纪录片没拍成;想为她写一篇传记,也没成。万分惭愧。她的事迹,先见后面附的简历吧。简单的字词,是一步一个脚印,而每一步的艰辛,可能只有有过相似经历的人才能真正体会,何况还有一些事迹是不能说的……你懂的。

现在王译终于扛不住了,在亲友们的“逼迫”下,住院了。朋友们小规模捐助的5000元检查费用,两天就用完了。检查还没完成,王译收到了催缴费用通知单。凌晨三点,王译在医院的病床上辗转反侧,这个坚强的从不愿麻烦别人的女人,在考虑是不是再次放弃检查治疗,出院?

曾经为许多人募捐牢饭、医疗费、良心犯养家费用的她,现在几乎是身无分文。我知道,如果她的血能用(体检能通过),她可以毫不犹豫地伸出胳膊,为需要的人献血甚至为行动卖血的。可是现在,谁来为病倒的王译——不用献血,出一点力所能及的力量呢?

附:

王译简历

王译,身份证名字程建萍,河南省新乡市长垣县人,中国著名人权活动家,她以公民身份,关注并声援了发生在中国的一系列恶劣人权灾难事件,为寻求、维护社会司法公正做出了不懈努力,并因此长期受到当局的打压和拘禁。

多年来王译一直低调做事,在具体维权个案中推动中国民主进程,她曾在推特社交网站因一句五字推文“愤青们冲啊!”而被劳教一年,被誉为因参与公民街头运动而被当局打压而因言获罪“推特第一人”,被英媒称之为“推特第一烈士”。

除此之外,王译与其爱人华春辉在推特社交网站,曾是著名的“苦命鸳鸯”。他们的爱情故事颇据传奇色彩,华王两人源于共同的信仰,在不断的维权案件与街头运动中彼此相识、相知、相爱。

2010年10月28日华春辉生日那天领取结婚证当天,被无锡警方双双抓捕,从此在660个日日夜夜的思念煎熬中,两人在无锡、河南两地千里之外彼此铁窗相望。即使王译被解教、华春辉监外执行,无锡当局也不容他们想见相聚。华王被当局迫害棒打鸳鸯的恶劣行径,引起网友众怒。

为此,中国维权人士发起了《关于呼吁解除阻挠华春辉与王译团聚之外界阻力的公开联署》,要求当局以及无锡地方当局“本着人道主义及奉公守法的精神出发,解除阻挠华春辉与王译团聚之外界阻力,让华春辉与王译能早日团聚。”

维权历程

2006年引发湖北官场地震的高莺莺案,王译用整整一年时间建立了上百个“高莺莺案声援团”QQ群声援。

2007年建立“重庆钉子户声援团”QQ群,声援在中国物权法史上具里程碑意义的重庆杨家坪钉子户事件。

2007年建立若干“黄丝带”QQ群,关注声援寻找引发人类文明深思的山西黑窑奴童工事件。

2007年建立“愤怒的博白”QQ群,关注声援关系几代国人的广西计生风暴事件。

源于声援以上案件建立的QQ群遭当局大量封杀,经多方努力,2007年王译在重庆设立《农产品市场周刊》住渝办事处,刘贤斌、陈卫,陈西、徐国庆、黄晓敏等都曾来拜访。

在重庆期间王译得了严重的结核性胸膜炎且积水,因无钱缴纳住院费提早出院,落下病根,但期间仍带病声援河南濮阳油田为下岗工人维权而入狱的李国宏先生,声援呼吁募捐都是趴在床上完成的。

2009年下半年被重庆当局驱赶出境前,王译被传唤三次,被迫搬家六次。

2008年,关注声援举国震惊的结石宝宝维权案,与结石宝宝家长们出生入死患难与共,延伸至2010年结石宝宝家长赵连海入狱,继续声援赵连海。

2008年声援因到“5.12大地震”四川灾区救灾而被抓捕,后被重庆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获罪四年的青年前泛蓝主席张起。同年11月份,声援南京师范学院副教授、新民党主席郭泉。

2008年年底至2010年三月份,相继为广东异议人士胡迪的孩子、湖南异议人士肖勇的孩子发起募捐,用于治疗。

2009年四月份,与重庆李国宏先生共同发起“2009中国公民行”,印制“2009中国公民行”文化衫,用行走的非暴力方式沿途交友接力,推动公民社会建设。

2009年6月起,用一年的时间,持续声援因纪念六四二十周年而被重庆当局劳教一年的江苏盐城青年陈扬;以同样事由被劳教一年的宁文忠,黄伟。

2009年下半年因声援陈扬被重庆当局彻底驱离重庆,拟在京召集法律各界人士与记者卡会研讨“废除劳教制度”,后被当局发觉打散。

此后与其爱人华春辉一直坚持不懈每日一呼,呼吁《废除万恶的劳教制度》,直至2013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废止劳教制度的决定。

2009年11月13日,为了生存准备蛰伏,应朋友之邀到浙江诸暨做商业杂志,在路上听到赵连海入狱的消息后,又不能自抑的投入到声援行列。

2009阴历年前夕,在无生活保障、每天只吃一顿白水煮面条的艰难环境中,带病发起了《黄丝带明信片贺年卡信使》行动,呼吁大家为监狱里的良心犯邮寄明信片贺年卡(得到广大网友的认可延用至今),阳历2010年3月初被诸暨当局抓捕并抄家,源于网友的呼吁被释放后驱离诸暨回到北京。

2010年3月回到北京,接触到王荔蕻女士呼吁的福建马尾“三网民”案,积极参与了继八九六四以来规模最大、最成功的一次公民街头运动标杆性事件——4.16福建马尾三网民案,并撰写《4.16围观创造历史》记实录一文。

2010年5月8日,在北京负责召集来自全国各地的维权人士、律师、学者及法学界等将近四十个人举行“4.16研讨会”,因北京当局不断阻挠,换了三家饭店最终成功召开。

2010年5月底,与八网友(到重庆接陈扬:王译、张维、张永攀、高健、张威、宁文忠、肖勇、李金城)迎接2009年因纪念六四而被劳教一年的陈扬出狱。在6.1早晨被重庆当局全部抓捕后,8网友被全部遣返。
2010年6月16日,参与了苏雨桐召集的“6.16”北京东华门派出所门前声援倪
玉兰。

2010年6月下旬,被北京当局驱离到无锡。8月份因以“江苏公民关注团”新闻发言人的身份发表声明声援刘贤斌,而被无锡当局抓捕,以“造谣诽谤罪”拘留,拘留期满后被遣返河南软禁。

2010年10月28日,在与其爱人华春辉领取结婚证当天,无锡当局将两人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双双抓捕,理由是在推特社交网站发了五个字“愤青们,冲啊!”。在无锡拘留五日期满,当天又被河南当局遣返至家乡河南长垣一家宾馆软禁。同年11月15日,被河南当局以与无锡当局“扰乱社会秩序罪”同样的事由教一年。

2011年11月9日劳教期满获释,被长垣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从劳教所截回后,又被关押至一家宾馆软禁达二十多日。

2011年12月5日,在济南与孙文广教授在山东大学食堂散发传单,宣传民主普及选票常识,后被山东当局驱离济南。

2011年12月7日去无锡探望阔别一年多之久的未婚夫华春辉,无锡国保得知将华春辉带走旅游,不允许两人相见。

2012年1月4日,再次到无锡探望华春辉,无锡当局再次将两人强行分开,将华春辉抓走,1月5日被无锡国保强行驱离无锡,被迫游走广州,借住的朋友家因此遭断网断电,最终在3月初被驱离广州。

2012年3月上旬,未婚夫华春辉糖尿病并发症严重住院,3月8日到无锡医院探望,再次被无锡当局如临大敌驱赶出境。

2012年3月9日到上海探望冯正虎未遂,被河南省厅国保强行押回,不允许走出河南,从此开始脚踏实地进行同城饭醉公民圈建设,在大家共同努力下,数月后河南公民圈初见规模。

2012年8月21日,在经历了一年零10个月后,王译与华春辉这对 “苦命鸳鸯”终于团聚,8月27日与华春辉成功领取了来之不易的“结婚证”。

2012年8月25日到郑州,与同城朋友共同营救出因上访无门要自焚的被强拆访民贾灵敏。

2012年年底,为在狱中的湖北异见者许光利,没见过父亲未满三个月的女儿发起募捐,让许光利在狱中能够得到稍许安心。

2013年3月7日,与华春辉参与河南反平坟运动,在郑州炎黄二帝雕像前,“敬天法祖 讨贼护坟”声讨原河南省省委书记卢展工,周口市市委书记徐光、市长岳文海、村支书朱伟,随后与众兄弟一起将扎的四个纸人抛到了滔滔的黄河水中。

同年3月31日,与华春辉、刘冰回河南同城聚餐被长垣国保抓捕。同年5月底,与华春辉到北京找工作看病,5月31日凌晨被河南、无锡两地国保联合办案,将住在朋友家的夫妇二人全部抓走。

2013年6月底,与华春辉为在无锡打工被黑社会致残、法院打赢官司却不执行赔偿、身无分文的四川青年何强募捐,并为其长脑瘤的儿子成功募捐手术费。

2013年8月份左右,只身来到贵州金沙县,寻找调查并援助金沙县80后草根李凤飞被构陷贪污,及被公检法联手计生委强行残忍将李凤飞堕胎案。当时李凤飞因堕胎被暂行释放,家中按有摄像头,尚
在当局严密监控中。成功见到李凤飞后,帮其联系了贵阳人权律师李贵生为其辩护。

2013年9月27日,围观河南平顶山叶县教案韩海、曹霞、张绵、王恩、李丹、杨联兵7位基督徒遭受宗教迫害案。围观期间因拍照与警方发生冲突,被抢手机、照相机,并拉扯要带走同伴侯帅,在群众与基督徒的掩护下,直至夜间凌晨才到达郑州得以脱险。

2013年10月12日,到杭州汇合朱虞夫妻子姜杭莉女士,对来自美国华盛顿地区的马库斯医生及人权活动者克尼斯到浙江第四监狱,申请探望朱虞夫并为其进行健康检查一事进行采访期间,在第四监狱门前拍照时遭不明身份的人暴力殴打致浑身淤青,数月后才恢复。

2013年11月19日,带病第一个到达南乐围观“南乐教案”,前后去了5次,历尽南乐当局发动群众的人海战术,与律师和前来声援者惊心动魄的搏击场景,直到2014年4月10日张少杰庭审当天,与华春辉双双被南乐警方扣押,后被长垣警方在南乐街头带走。

2013年年底至2014年2月,先后两次到陕北延安、子洲探望调查援助“子洲教案”当事人封天栋、张宝林、姜河家属。

2013年下半年,与“狮子小银”认领在北京西单拉横幅呼吁官员公布财产而入狱的袁冬,坚持数月,每个月帮其募捐4000千元,募捐之路心酸坎坷。

2014年5月1日,到浙江温州,围观政府即将拆除的三江教堂。同年5月13日在杭州,经历了被海内外媒体关注的“龙井7号”,与杭州余怀谦、王五四、庄道鹤、陈晓、刘军宁、殷雨声、莫之许、华春辉等一起“饭醉被抓”事件。

2014年6月开始,与华春辉一起参与了声援救助轰动海内外的 、“郑州十君子案”公民街头运动,并被河南当局视为“幕后操纵黑手”抓捕双双入狱。8月2日起被无锡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关押5天,8月6被河南警方警车戴背拷押送长垣,拘留将近至月底后被取保一年。

2015年年底,为被新疆当局重判19年“颠覆罪”的河南南阳良心犯张海涛妻儿发起募捐,至今每个月1、2、3号是为张海涛妻儿李爱杰和小曼德拉的募捐日,坚持不懈地默默关注支持着良心犯家属。

【2007年王译在重庆维权期间,得了严重的结核性胸膜炎且积水,因无钱缴纳住院费提早出院,落下病根。由于常年在维权一线奔波、颠沛流离,加上两度坐牢,现在病情愈发严重,经常在半夜被憋醒,数次因心绞痛呼叫急救。被冠心病,子宫肌瘤,胆结石,结核性胸膜炎等多种疾病緾身的王译,亟需您伸出援手。 】

王译账号:程建萍 无锡工行 6212 2611 0300 3244 945
支付宝:ziyounvren@gmail.com 程建萍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