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港人担忧北京扩大打击民主派议员



中国人大常委会周一就香港基本法有关宣誓条例作出被香港法律界人士称为“核子炸弹”般的释法之后,北京官员称,有多达15名议员今年10月12日的宣誓形式羞辱国家,本质上也是“不效忠、不拥护”表现。这被视为鼓励左派就这些议员资格提出司法覆核。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北京目前不宜将权用尽,扩大打击面,否则会引发香港进一步撕裂和动乱。
在人大常委会11月7日就香港本土派几位议员宣誓风波,对基本法第104条宣誓条例进行有广泛争议的释法之后,外界普遍预计,在宣誓中展现港独立场的青年新政的梁颂恒和游惠桢的议员资格会被取消,并可能会殃及另外几位本土自决派议员。
不过,让外界感到意外的是,在全国港澳研究会星期三于深圳举行的释法专题研讨会上,曾任国务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的会长陈佐洱表示,不符合宣誓规定的除青政的梁游两人外,还“大有人在”,包括在宣誓中“加料”、撕毁人大8/31决定、呼喊“民主自决”、举雨伞、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字变调读出,甚至在脸书上表示不认同宣誓内容、拍桌子、摇铃鼓等,都是不庄重的宣誓方式。
中联办法律部长王振民也未点名地表示,有多达15位议员把宣誓仪式变成羞辱国家的“表演”,中央也觉得是违反基本法第104条释法的表现。
据苹果日报、明报等报道,尽管王振民没有明言这些议员是否应被取消议员资格,但公民党法律界议员郭荣铿质疑,北京两位官员的说法是鼓励亲中的左派追究更多议员的资格。
寒蝉效应
曾手持占中道具铃鼓宣誓的社福界立法会议员邵家臻认为,陈佐洱等人近日不断放话,只想令民主派议员感到惊吓,产生寒蝉效应,不敢再出声。曾在完成宣誓后“加料”的民主党议员林卓廷表示,他宣誓是真诚,完成宣誓后相隔几秒才高喊“打击贪腐,狼英下台”口号,不构成“不拥护”和“不效忠”问题。
林卓廷批评,王振民说法荒谬,如果政府真地按照建议,取消15名立法会议员资格,“香港暴动都似,根本系想用荒谬理由,剥夺民主派议员的议席”。林卓廷还表示,取消15名议员资格,立法会会有“政变”。
曾慢速读出誓言的“自决派”议员刘小丽表示,王振民等人的说法是“政治恐吓”,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
属于温和派的民主思路召集人、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表示,除了青年新政两名议员外,可能仍有一两名议员,不符合释法后的准则,但不希望出现“株连九族”的情况,像“捉鬼”般以放大镜检视议员的宣誓,特区政府不应该提出诉讼。
不宜扩大
明报11月9日发表题为《籍“释法”谋政治利益 当局连想都不应该想》的社评,认为人大释法后,除青年新政两位议员外,宣誓风波应该到此为止,不要再没完没了节外生枝,体制内的各方人士和力量,不要尝试从中捞取政治利益,警告一些建制派议员不要意图踢走民主派议员,通过补选增加议席,全面控制立法会,否则会让香港的民意扭转,势必出现反弹。因此,政府就释法而研究后续工作,不应该有“追究议员宣誓”一项。
不赞同港独的香港东亚民情研究社副社长彭凯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人大释法主要目的是打掉具有“港独”立场的议员,建制派不应该进一步扩大打击面,将权力用尽,否则会造成香港社会进一步撕裂,引发更大规模的反弹。
他说:“要扩大到8个或者十几个,我觉得是没有必要的,第二也是错误的,因为,这个扩大化会增加香港的撕裂程度,增加反对派的力量,而且会造成香港社会的不稳定,绝对是对香港社会不利,会引发香港政治结构一连串的变动。有很多选民原来不太关心政治,或者是沉默,或者是接受这种社会现实,他们可能会出来反抗。”
对香港本土思潮多有研究的彭凯表示,香港左中右都明确,港独从法理、法律和现实上都是不可能的,本土和港独思潮的兴起,完全是针对以梁振英领导的港府施政和北京干预香港两制的不满,性质并非“独立”所体现的分离主义。因此,释法做到打掉几个本土派议员后,起到未来的阻吓作用后,不应打击到其他民主派议员。
他说:“我相信北京不会做到尽,凡事要留有余地。这次释法主要是想针对本土派,我相信不会扩大到8个,甚至是15个。因为这样做本身对北京的损害也非常大,因为这种用力过度,就没有达到施发阻吓力。”
此外,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质疑,法律界11月8日举行黑衣静默游行,抗议人大常委会就议员宣誓覆核案释法,是否已告别“20年前的旧殖民统治时代”,批评那些法律界人士,不是法理知识缺陷,就是用法律当做政治斗争工具,更不点名批法庭对触犯国家主权案件判刑太低,令犯罪成本低到近乎零,不少大律师“出力为犯罪嫌疑人洗白”。陈佐洱会后拒绝回应此说法是否是向香港司法机关施压。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