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高新:习近平考察“接班人”的首要条件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任满两届后的习近平“裸退”的可能性很小》中已经介绍了美国新当选总统川普的女儿为父亲助选时煽情说唐纳德·川普是能让美国再次伟大的那个人!

这让笔者不禁联想起习近平的“中国梦”和“伟大复兴”的口号。六年之后,习近平也许会因为“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还没有做完而煽动全体党代表拥戴他继续连任“党和人民的伟大领袖”的职位。只要“中国梦”还没有做完,“中国梦”之“伟大构想”的缔造者就应该继续充当全体中国人民的“引梦人”。

所以,五年之后只要他习近平不会象胡锦涛一样“主动提出退出领导岗位”,届时的中共媒体肯定会大力宣传习近平的继续留任才是最大的顾全大局,最大的高风亮节......

当然,更大的可能还是届时的习近平效法当年的邓小平和江泽民,在不担任党的一把手的前提下,用枪指挥党。

据中共官方党史文献记载,当年邓小平复出随即导演党内宫廷政变,把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选定的接班人,英明领袖华主席拉下马的前夜,当时还身居高位的李先念和王震等人曾经提出过让邓小平接任党主席和国务院总理的动议,但被邓小平拒绝,明白表示自己只接任中央军委主席。

既然要依军委主席的职务行枪指挥党之实,就要选出一个政治“傀儡”来充任假装的“党的一把手”,于是便选中了胡耀邦。偏偏这个胡耀邦又不是那种“作奴隶还怕作不稳”的那种人,连邓小平诏令到府陪牌都敢拒绝,甚至还公然以“儿皇帝”自怜,在党内多次发出“儿皇帝不好当啊”的心中不满,令邓小平忍无可忍,终于导演出了中共执政史上的第二次“党内废帝”的政治丑剧。

接下来选中的赵紫阳到是比胡耀邦有自知之明,邓小平虚情假义地給他一个军委第一副主席职务,他开始是坚辞不就,被邓小平斥责无奈受职之后,却从未参加过一次军委会议,对军队的大事小事也是从来没有关心和过问过一次。

如果不是八九六四镇压事件的发生,赵紫阳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我们已经无法假设,但已经发生的事实是心中的正义感令赵紫阳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愤而宣布不要再当邓小平手底下的“儿皇帝”,令邓小平颜而尽失。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一个路线,一种观点,要经常讲,反复讲。只给少数人讲不行,要使广大革命群众都知道。” 这是中共《人民日报》19681125刊登的毛泽东语录,习近平上台之后在内部做关于“讲政治”内容的训话中,至少两次引用过。

而在用人方面,习近平如果有意要在自己任满两届党总书记职务之后效法当年的邓小平,如今就要考虑吸取邓小平的历史教训,防止自己的总书记接班人在上位之后也对“儿皇帝”的实际党内地位心不甘情不愿。

邓小平在“南巡讲话”中说过胡耀邦和赵紫阳“两个人都不行”,有中共内部人士借用邓小平这句话形容如今政治局里的六十后胡春华和孙政才“两个人都不行”。

既然是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那么我们不妨先从以往的中共历届总书记接班人的产生过程,比较一下胡春华和孙政才,特别是胡春华有没有当总书记的命。

自从中共十八大上胡春华和孙政才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中的“六十后”代表至今,外界舆论一直都认为当初如此安排就是因为胡锦涛退位的同时提前两届安排了自己的“隔代”接班人,用意是让“小胡锦涛”胡春华在已经担任过数年省级一把手的基础上,先当一届五年政治局委员,再当一届五年政治局常委,然后就顺利接班届时已经任满两届的习近平。同样道理,同样程序,孙政才也会是先当五年政治局委员,再当五年政治局常委,然后就是李克强同时任满两届的时候接替国务院总理职务。

但是依笔者之见,当初在习近平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身份事实上主持主要人事安排的中共十八大筹备过程中安排两个“六十后”进入政治局,完全是从政治局委员要形成“年龄梯队”的角度考虑的,于是便形成了我们如看到的政治局委员中的三个年龄层,即以俞正声和王歧山,还有刘云山和张德江为代表的“四十后”的一批,包括习近平和李克强,还有赵乐际,李源潮,刘奇葆,栗战书,王沪宁等人组成的“五十后”的一批,然后就是“六十后”的两个。

把其中两个“六十后”的分别想象成党总书记和国务院总理的接班人选,从情理上讲完全没错,因为等习近平和李克强任满两届的时候,所有“五十后”从年龄角度都已经不可能成为此二人的接班人,只胡、孙两个“六十后”才能满足所谓“六十岁左右接班,七十岁左右交班”的年龄标准。

但是,如果说“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的话,自从中共政权开始实施干部退休制度之后,没有一任总书记接班人是“按步就班”的产物。

胡耀邦、赵紫阳和江泽民都是中途换届,党内“宫廷政变”的产品,这里暂且不表,胡锦涛当初是被“隔代指定”的接班人,但他没有经历过政治局委员这一任职过程,直接从地方省级一把手跳升政治局常委。

接来的习近平和李克强也是一样,直接从地方省级一把手跳升政治局常委,同样都没有经历过政治局委员这一级。

邓小平时代开始以来,至少有过两次“按步就班”培养最高领导人接班人的计划,都是中途流产。

第一个王兆国,他是邓小平最先“隔代指定”的总书记接班人,美好计划是让他先在中共十二大到十三大之间的那次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出任中央书记处书记,继而在十三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会,担任五年政治局常委后顺利接班。但是,未等十三大召开,这个计划就因为陈云等一批“老同志”的强烈反弹而流产。

在暗中准备废黜胡耀邦,中途先用赵紫阳顶替的同时,邓小平仍然不忘为赵紫阳再“隔代指定”一个接班人,这个人就是胡启立。理想的计划就是让当时已经是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的胡启立在十三大上顺利升任政治局常委,十四大上接班赵紫阳的总书记职务

当时计划废黜胡耀邦的时候,邓小平除了和“老同志”密谋之外,唯一被他“交心”的台前“年轻一代”就是胡启立。十三大召开之后到六四镇压事件之前,胡启立曾经被陈云单独召见,明言告之赵紫阳“不学马列”,“不懂哲学”,“政治上不够强”。此证据说明当时的陈云对胡启立的“储君”地位也是认可的。担接下来发生的六四事件,令邓小平不能不暗中自恨,不但两个总书记“选错了人”,两个总书记的“备胎”,即王兆国和胡启立,居然也是“选错了人”。

所以,如果借鉴“历史的经验”的话,从胡春华成为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之后就认定他将是十年之后的总书记,实在是为时过早。

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已经分析过,自从胡锦涛称赞江泽民把中共政权的“香火传递”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了之后,曾经先后过省级行政和党的一把手,特别是担任过党的省级一把手,是进入政治局的必由之路。而在众多历届党代会的党代表眼里,均会认为他胡春华当初年纪青青就享受省部级待遇,沾的就是共青团干部必须有年龄限制所以必须被突击提拔,所以被称之为“直升飞机干部”的光,与其他从县乡一级领导人干起,在基层数十年摸爬滚打,一步一个脚印递升至省委书记的干部相比,根本就不是公平竞争。

如果要成为未来党中央的核心领导人的接班人选 ,有习近平那样从基层干起,从县级领导班子的党政负责人一步一个台阶地递升至省委一把手,是在党代表们的选票面前最有竞争力的。

不过,即使胡春华不被认可为总书记“备胎”,明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胡春华也还是有可能进入政治局常委,端看届时的胡春华在政治局常委会内分管什么工作。此其一。其二,再看届时的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内是否还有另外的一个与胡春华为同一个年龄段,在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会内排名胡春华之前者。其三,还要看届时的胡春华在已经“按步就班”进入政治局常委会的同时,是否会象此前的胡锦涛和习近平一样,同时出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如果不是以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书记处书记,那就不应该是总书记的“备胎”人选。

当然,在习近平已经认定自己两届任满后效法邓小平用枪指挥党,比恢复党的最高领导人终身制更切实际的前提下,无论是胡春华还是另外什么人,能够被认可为习近平总书记“接班人”的首要考察标准是要看其是否对未来的政治傀儡身份和党内儿皇帝的实际政治地位心甘情愿!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