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0日星期三

中国独立媒体人高瑜病情加重 再被当局延长“监外执行”

图片: 北京资深媒体人高瑜。 (法新社资料图片)

被中国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5年有期徒刑的独立媒体人高瑜,因身患严重疾病,为期1年的“保外就医”已经到期。当局日前宣布,继续对高瑜“暂执行1年期限的监外执行”。高瑜的律师尚宝军表示,高瑜健康问题严重,并且一直生活在当局的严密监控下,和坐牢没有区别。

高瑜因为患有严重疾病,获准监外执行,为期1年的保外就医已经到期。该案中的主审法官、北京第三中级法院刑事庭副庭长李永京指,继续对她暂予执行1年期限的监外执行。但由于高瑜健康恢复,随时可以将她再度收监。 

高瑜的代理律师尚宝军接受本台采访时称,高瑜病情严重,被重新收监可能性不大,理论要在2019年重获自由:

“若她的病被治好了失去保外就医的理由,还是有被收监的可能性的。但高老师这个并不太可能痊愈,也不太可能短期治好,虽然理论上有重新收监的可能,但我不认为这个可能性有多大。” 

记者:“她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自由?”

尚宝军:“就要5年,起码要2019年。这是正常程序,保外就医监外执行的期限是一年,高瑜老师要想继续监外执行的话,他们就是要给她延期,最后是判了五年,明年到今年是三年多,还是要再延期。”

尚宝军还指,高瑜获保外就医虽然可以不呆在监狱里,但在外也受到中国当局严密的监控,连出门都要写报告,和坐牢没分别:

“她要到每个月到司法所交一个所谓的思想汇报,特别是出门、离开北京、见朋友,要跟司法所打招呼,经过批准。包括敏感日被旅游、被上岗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据了解,今年8月,北京知识界十多位学者举行聚餐会活动。收到邀请的高瑜被国保阻止,不能前往,她家门口还被国保“上岗”三天。此外,在今年6月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期间,高瑜家的电话突然被切断,微信朋友圈也不能发送文字。今年3月两会期间,为了不让高瑜受到媒体关注,国保将她带到云南。

对此,高瑜的好友、一直在国际上为其呼吁的德国媒体人苏雨桐告诉本台,高瑜被当局控制不能发声:

“现在高瑜老师不方便把这些说出来的,她是不能接受采访的。”

苏雨桐还强调,得知她的高血压三期非常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同时她的心脏病、淋巴囊肿、脊椎侧弯病情加重,并未得到有效治疗。

记者:“她情况怎么样?"

苏雨桐:“最大问题还是身体上的问题。十月份当局已经把她带到医院,进行身体检查。第三期的高血压已经属于高危的一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另外她的心脏病和淋巴囊肿,还有她的脊椎侧弯,这些都是在监狱里加重了病情。现在都没有得到有效治疗,她现在最需要救治的。”

据了解,今年2月高瑜已经获得了赴德治病的签证,但中国官方拒绝批准她去德国看病的申请。德国政府曾多次就高瑜案与北京方面交涉,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时还曾对高瑜处境表示关切。

苏雨桐指,呼吁外界给予中国当局压力,让高瑜到德国就医:

“当时我有具体的参与,是德国波恩大学医学院国际部,他们已经愿意接受高瑜老师,德国外交部也在协调。可以看出德国政府是非常欢迎高瑜老师,但是中国当局这边一直设置阻碍,一直不允许她出来。”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