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9日星期三

王维洛: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中第二次上当受骗的事实


—— 皇帝穿新衣,第一次受骗,是骗子的坏,第二次受骗,则是皇帝的毛病

“If a man deceives me once, shame on him. If he deceives me twice, shame on me!” 英语俗语说:“人家骗我一次,是他丢脸,骗我第二次,我丢脸!” 
 
1980年7月邓小平听取魏廷铮关于三峡工程150米方案汇报,上当受骗,后来轻率表态:“我赞成低坝方案,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为三峡工程开了绿灯。皇帝穿上新衣上街炫耀一番。1985年1月李鹏向邓小平汇报180米方案,邓小平再次上当受骗,说:“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进行。”皇帝再次穿上新衣上街炫耀一番。邓小平的一个最大弱点是,靠听一面之词做决策,并且对基本数据根本没有概念。而归结其根本原因就是专制极权社会没有言论自由,不会广开言路,无法让各家思想交汇,也就必然导致偏听偏信。
 
一、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中第一次上当受骗
 
1980年7月邓小平重新上台之后在女儿榕等陪同下回四川老家省亲。7月11日,邓小平从重庆乘“东方红32号”轮至武汉,轮船路过三峡地区。在船上,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魏廷铮(应为王+争,计算机字库中无此字,现多用铮)向邓小平汇报三峡工程的150米方案。蓄水位为海拔150米的方案被称为低坝方案。自从1953年毛泽东提出要在三峡建水库大坝,卡住长江洪水以来,到1980年7月邓小平视察三峡,三峡工程出现过不同水位的方案:苏联专家的265米方案、林一山的235米方案、周恩来的200米方案、与200米方案做对比的195米方案和190米方案、来自部队的水底大坝方案、150米方案、165米方案和175米方案,还有一个128米方案和115米方案。三峡工程蓄水位是一把双刃剑,蓄水位越高,水库库容越大,调节水流能力越大,可能的防洪能力越大,发电能力越大,年发电量越多,但是水库淹没越大、需要搬迁的移民数量越大,工程总造价越大;三峡工程蓄水位越低,水库库容越小,调节水流能力越小,可能的防洪能力越小,发电能力越小,年发电量越少,但是水库淹没越小、需要搬迁的移民数量越小,工程总造价越小。魏廷铮向邓小平汇报时,除移民人数和工程总造价来自150米方案外,水库库容、防洪能力和发电能力都不是自150米方案,比如发电装机容量2000多万千瓦和年发电量1100亿度等等。
 
关于邓小平第一次受骗的事实请阅读笔者发表在《民主中国》上的《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中上当受骗的事实》。
 
二、1984年国务院原则批准150米方案
 
船到武汉,邓小平就把胡耀邦等负责人召集到武汉,研究三峡工程问题。邓小平认为:建设三峡工程效益很大,轻率否定搞三峡不好。邓小平要求把三峡工程列入下一个五年计划中。胡耀邦等均表示支持。 
 
1982年11月24日在邓小平听取国家计委汇报时对三峡工程表态说:“我赞成低坝方案,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
 
邓小平正式表态后不到五个月,1983年4月5日,长江水利委员会前身长江流域办公室向国务院提交了《长江三峡水利枢纽150米方案报告》。一个月后,1983年5月,国家计委组织350人审查并通过了150米方案,审查阵容比后来1991年时的更加庞大。1984年2月17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专题研究三峡工程的重要会议在中南海召开。会议决定,今明两年完成三峡工程的前期工作,包括场地的平整等。国家计委也列出专款资金用于三峡工程前期工作。4月5日,国务院原则批准三峡工程150米方案。
 
如果邓小平是一个对决策表态负责任、并对数据有概念的领导,可以通过简单的对比,将国务院批准的三峡工程150米方案和1980年魏廷铮汇报的低坝方案进行对比,非常容易地发现,魏廷铮极大地夸大了低坝方案的发电能力等等,让这位中国经济改革的总设计师穿上一件皇帝新衣在大街上去炫耀了一番,还自以为得意。
 
  魏廷铮汇报的
 
150米方案 国务院原则批准的
150米方案
正常蓄水位 海拔150米 海拔150米
发电装机容量 2000多万千瓦 1300万千瓦
年发电量 1100亿度 650 亿千瓦时
 
如果这样的数据比较对于邓小平来说还是太难的话,那么可以从两个方案的航运效益来判别。1980年魏廷铮汇报说,三峡工程建设后,万吨轮船可以从上海直达重庆,邓小平听了很激动,邓说:“1920年出川,去法国留学,船行到中途坏了,只好改变行程,起旱,走陆路出川,交通真是艰难啊!”而1984年国务院原则批准的150米方案根本不提万吨轮船可以从上海直达重庆这件事。邓小平的激动全浪费了。
 
那么邓小平1980年视察时乘坐的轮船又有多大呢?当年邓小平乘坐的轮船是东方红32号轮,船长59米,宽9.5米,载重量5000吨,从重庆直达武汉。国务院原则批准的150米方案,由于壅高水位低(移民人数少),三峡航道只能改善到重庆下游的涪陵。魏廷铮说150米方案能使“万吨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是彻头彻尾是骗人的谎话。而邓小平1980年乘坐的5000吨轮船已经可以从重庆直达武汉,从武汉直达重庆。如果三峡工程的建设能使万吨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关键在于船型的改造,把船身加长、加宽,从5000吨上升到一万吨轮船并非难事。
 
英语俗语说:If a man deceives me once, shame on him. If he deceives me twice, shame on me!“人家骗我一次,是他丢脸,骗我第二次,我丢脸!”
 
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中第一次上当受骗,穿上一件皇帝新衣在大街上去炫耀了一番,让自己丢脸,这是魏廷铮这类骗子使的坏。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圣人也会上当受骗。
 
三、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中第二次上当受骗
 
根据李鹏的《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记载(此书在邓小平去世后的2003年出版),1985年1月19日上午,邓小平参加广东大亚湾核电站的投资经营合同签字仪式,并接见了香港中华电力公司董事长道嘉理勋爵。会见结束之后,邓小平把李鹏和朱琳单独留下来,李鹏向邓小平汇报了三峡工程180米方案。180米方案被称为中坝方案。
李鹏在汇报中说,中坝方案装机容量可以由低坝方案的1300万千瓦增加到2000万千瓦,增加700万千瓦,年发电量可由650 亿千瓦时增加到1000亿度,增加300多亿千瓦时等等。
 
在听完李鹏的汇报之后,邓小平立即表态:“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筹备。中坝可以多发电,万吨船队可以开到重庆。以后可有意识地把国家重大工业项目放在三峡移民区。”(《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第65页)。
 
  国务院原则批准的
 
150米方案 李鹏的
180米方案
正常蓄水位 海拔150米 海拔180米
发电装机容量 1300万千瓦 2000万千瓦
年发电量 650 亿千瓦时 1000 亿千瓦时
 
1982年邓小平表态“我赞成低坝方案,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 。三年之后邓小平又表态“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筹备”。这是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李鹏让邓小平第二次穿上皇帝的新衣到的大街上去展示一番。
 
If a man deceives me once, shame on him. If he deceives me twice, shame on me!“人家骗我一次,是他丢脸,骗我第二次,我丢脸!”
 
第一次受骗,是骗子的坏,第二次受骗,则是皇帝的毛病。老虎有打盹的时候,但也不能一直沉睡不醒。圣人也会上当受骗。但是不能在同一件事情上两次上当受骗。
 
如果邓小平对数据还有一点记忆能力的话,他可以将1980年魏廷铮汇报的150米方案、国务院原则批准的150米方案和李鹏汇报的180米方案做一比较,不难发现,李鹏汇报的180米方案并不比魏廷铮汇报的150米方案好,不存在李鹏汇报的中坝方案比魏廷铮汇报的低坝方案好的任何可能。
 
 
  魏廷铮汇报的
 
150米方案 国务院原则批准的
150米方案 李鹏的
180米方案
正常蓄水位 海拔150米 海拔150米 海拔180米
发电装机容量 2000多万千瓦 1300万千瓦 2000万千瓦
年发电量 1100亿度 650 亿千瓦时 1000 亿千瓦时
 
魏廷铮汇报说150米方案可以安装发电装机容量2000多万千瓦,年发电量1100亿度,比李鹏180米方案的发电量1000 亿千瓦时还多100亿千瓦时。李鹏说180米方案可使万吨船队可以开到重庆,而魏廷铮的150米方案可使万吨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万吨船队是几艘轮船捆绑在一起,轮船的总吨位超过万吨就可以了。比如隋炀帝建造的京杭大运河就可以通航万吨船队(多数由十艘一千吨的货轮串联而成)。
 
李鹏说180米方案需要移民一百多万,而魏廷铮汇报说150米方案只需移民三十多万(最终50万)。如何能够得出“中坝方案好,低坝方案不好“的结论来呢?
 
四、作为决策者邓小平不如毛泽东聪明
 
也许有人会说,三峡工程决策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系统工程,不能要求邓小平这个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对一些具体概念有十分清晰的理解,比如万吨船队和万吨轮船的区别,从上海直达重庆和直达重庆的区别等等。
 
其实在三峡工程决策上,毛泽东远比邓小平聪明。和邓小平一样,毛泽东也不可能对许多问题有十分清晰的理解。但是毛泽东把赞成三峡工程上马的林一山和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李锐这两位专家都用专机请到中央南宁会议上来,让他们在毛泽东和其他领导人面前各自陈述理由,毛泽东做判官。这样一来,林一山和李锐都无法通过数据造假来欺骗毛泽东,因为不用毛泽东明察秋毫,另一个对手就会把造假的数据揭露得体无完肤。这就是中国成语所说的“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资治通鉴·唐太宗贞观二年》记载:“上(唐太宗)问魏徵曰:‘人主何为而明,何为而暗?’对曰:‘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这也是黄万里教授的要求,要求中央领导拿出三十分钟来阐述三峡大坝永不可建的道路。
 
邓小平的一个最大弱点是靠听一面之词做决策,六四事件是这样,三峡工程上也是这样。邓小平第一次听魏廷铮一个人的汇报,魏廷铮说什么邓小平信什么,便认定三峡工程150米的低坝方案好;邓小平第二次听李鹏一个人的汇报,李鹏说什么邓小平信什么,不动脑子,便认定三峡工程150米的低坝方案不好,而是180米的中坝方案好。都没有一个持反对意见的人在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两次在三峡工程决策上受骗,这只能说明皇帝的无能。
 
其次,毛泽东对数字的记忆要比邓小平好(据说中央领导中对数据记忆最清楚的是温家宝)。林一山在中央南宁会议上汇报中有一段是关于工程的投资估算和分析,当林一山谈到三峡工程造价需要72亿元时,毛泽东立即打断了林一山的汇报,指着茶几上一堆资料问:“怎么少了,过去不是提160多亿元吗?”林一山只能狡辩道:“经过科研,有些突破,因而能省一些。”毛泽东没有再追问下去,但是林一山在造价问题上的造假使他处于十分不利的地步,就像在法庭上在法官的面前,有一方撒谎而又被法官发现一样。中央南宁会议结束,毛泽东说两人说得都有道理,要继续研究,实际上是搁置了三峡工程的决策。南宁会议之前毛泽东对三峡工程、林一山十分感兴趣,甚至表示愿意去给林一山做副手。会议结束后,林一山被毛泽东冷落,而李锐则被调到毛泽东身边做工业秘书。毛泽东对三峡工程的几个基本数据尚有清晰的概念,林一山有意压低造价被毛泽东一眼看穿;而邓小平对三峡工程的几个基本数据毫无概念,魏廷铮和李鹏如此明目张胆地提供虚假信息,邓小平一无所知,都信以为真。
 
五、结束语
 
现将邓小平关于三峡工程的几次重要表态记录在下:
 
1982年11月24日在邓小平听取国家计委汇报时对三峡工程表态:“我赞成低坝方案,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现被篡改为“ 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没有“我赞成低坝方案”一句)。
 
1985年1月19日邓小平听取李鹏关于三峡工程180米方案汇报后说:“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筹备。中坝可以多发电,万吨船队可以开到重庆。以后可有意识地把国家重大工业项目放在三峡移民区。”
 
1986年3月,邓小平接见美国《中报》董事长傅朝枢时表示:“对兴建三峡工程这样关系千秋万代的大事,中国政府一定会周密考虑,有了一个好处最大、坏处最小的方案时,才会决定开工,是决不会草率从事的。”
 
1986年邓小平在听取赵紫阳关于他和李鹏一起视察三峡地区的汇报后发表讲话:“修三峡有政治问题,不修三峡也有政治问题,不修的政治问题更大。”
 
邓小平1985年1月19日的表态推翻了1982年11月24日的表态;邓小平对赵紫阳的谈话又推翻了他跟傅朝枢的谈话。建设三峡工程,不是因为三峡工程有了一个好处最大、坏处最小的方案才去建的,而是因为邓小平主观地认为,不修三峡工程的政治问题更大,所以霸王硬上弓,死活要建。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位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一而再地上当受骗。
 
If a man deceives me once, shame on him. If he deceives me twice, shame on me!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