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2日星期六

滕彪:陈光诚案凸显中国法治的困局



时代周刊评选的2006年度最有影响的100人中,有一位为反对强制堕胎和计生人员暴力的中国盲人,陈光诚。但在中国大陆互联网的搜索引擎中,输入他的名字几乎没有任何结果。他在哪儿?在山东省沂南县看守所里。他揭露野蛮计生真相并帮助受害者起诉政府的行动激怒了地方政府的领导;被软禁半年之后,他在今年3月份被拘留,目前正面临着一场法官无法决定判决结果的审判。
中国大陆实行计划生育在国际上引起了对人权问题的关切。近些年来,因人口控制导致的老龄化、溺婴和性别比例严重失调的问题也引起了国内学者的关注。但陈光诚和他的支持者们反对的是计生官员明显而普遍的违法行为。强迫堕胎、强制绝育、殴打、关押、没收财产——这都是被中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以及刑法所明文禁止的行为。但这些行为在目前中国的计生工作中仍然比较普遍。在陈光诚所揭露的2005年山东临沂的计生运动中,被强制堕胎、结扎、关押或酷刑虐待者有50万之众;有人甚至被殴打致死。
临沂市党委书记李群曾经在New Haven做过市长助理,他不太可能没有现代政治意识。但在中国政治体系中,他却成为不折不扣的人权杀手。如果一个领导不能完成上级下达的控制人口的指标,他的其他工作再出色也可能在官场上被淘汰。而不以违法的方式,又不可能完成人口任务。党-国政治的逻辑和社会现实迫使官员抛弃法律。计划生育工作凸显了中国法治的困局。
陈光诚案同样如此。这位曾与另外13 名中国人权律师一起被亚洲周刊评选为2005年亚洲风云人物的盲人活动家,他和他的尚在哺乳期的妻子从去年8月起就被地方政府软禁。这是非法的;但想要阻止他继续公开黑幕和帮助村民维权,法律只能再次靠边站。陈光诚的律师多次受到官员和政府雇用的打手的殴打和死亡威胁,甚至律师的相机在警察面前被抢走,而警察听之任之;法律受到了政治的轻蔑地嘲笑。
中国执政者将人权写入宪法,以及加入一些国际人权公约,无非是摆脱传统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危机的一种手段,以此来重建统治的合法性。但中国的政治体制——没有政党竞争、没有司法独立、没有新闻自由——无法使人权得到真正保障。陈光诚案展示了这样一幅图景。不过从另外的眼光来看,也可以看到法治与人权的希望正在贫瘠的政治土地上开始萌芽。越来越多的律师、知识分子和民间人士介入人权案件;越来越多的普通村民拿起法律的武器,“take rights seriously”;普通公民中成长出来越来越多的草根精英;而且,政府亦非铁板一块,一些官员在有机会的时候,会选择依法办事。政府终究会意识到,没有切实的政治体制的保障,仅有人权、法治与和谐社会等口号无法达到重塑政治合法性的目的。
陈光诚案交织着权力与权利、政治与法律、意识形态与利益的复杂博弈,广泛的民间参与、国际关注使它正在成为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而最紧迫的任务是,如何让一个无罪的盲人、一个优秀的中国公民,重获自由。
法律荒野里的征战者
滕彪
南华早报2006-07-31   转自独立中文笔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