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2日星期六

赵亚飞:释法?香港!同胞!



最近的香港,有关“人大释法”的争端,已然到了白热化的程度,香港民众和政府剑拔弩张,任何冲突的爆发,想来都不会出人预料。而在内地,刻意引导下的舆论也呈现一边倒的状况:网路丶报刊和媒体上口诛笔伐,声讨着香港人“叛国忘祖”的“恶劣行径”,导致群情激愤,必欲将那些所谓的“港独”分子除之而後快。偶有试图辩解的声音,也会在转瞬间便被批评和谩駡的言辞所淹没。
几乎所有的大陆人都感到愤懑,觉得正是因为中央给予了香港那样多的自治特权,才助长了“港独”分子和香港各界主张民主和自由人士的嚣张气焰。甚至还有人呼吁中共中央政府取消给予香港的独立自决地位,将香港重新纳入到政府的直接管辖中来。
事实上,如果释法事件处置不当,我并不觉得这种状况很遥远,反倒会是一种必然。
光荣的香港是从什麽时候失去了她引以为傲的自由精神,转而被套上专制主义的枷锁的呢?
也许就是从今天的“释法”事件开始。
大陆官方和民间诟病的焦点,在於对“港独”的批判。在他们看来,所谓的反对“人大释法”,就是在反抗中共中央政府统一号令和权威,就是一些人要在共产主义统治的权威下,自成体系,进而谋求香港的主权独立,从而抛弃自己的国家和民族。
於是,在政府这样的舆论引导下,“反释法”和“香港独立”被划上了等号,故而保卫香港立法权和司法独立的各界民众,也就理所当然成为了同“东突”“藏独”这些极端势力等同的叛徒,而人民也理所当然接受了这样的设定,故而才会群情激愤。
我姑且不论人大“释法”对於“港人治港”承诺的违背丶这一举动对香港的立法独立和司法公正的背叛,单就将“反释法”与“港独”化上等号,这本身就是令人难以信服的。
97年香港回归,作为先决条件,中共中央政府允诺给以香港高度自治和自决,以维持香港政治的稳定和经济的繁荣。对此,很多人抱着乐观的态度,以为中共能够坚定践行他们的承诺;当然,在一开始,他们也确实这样去做了。
但问题是,一个民主自由的香港,对中国这样一个极权主义和专制主义主导的大国,究竟意味着什麽?其影响当然不是轻易能够被忽略的。尤其是近些年来,随着香港民主主义思潮的上升,香港俨然成为了铁笼之中最富於民主活力的一片热土,也成为了很多自由派的大本营和主阵地。当这些行为活动在某正程度上威胁到了专制统治集团的核心利益,这便是它所不能够容忍的了。首先,它不希望在其充满腐败和黑暗的统治下,始终竖立着一个民主的标杆,这对“沦陷区”的民众会是“错误的引导”;其次,它更不希望香港这样一个经济和政治上的大蛋糕,始终游离於自己的餐桌之外。
於是,香港的自由便开始被一步步限制了。
二战中,英国在抵抗纳粹进攻时,曾审判了一个鼓吹投降主义的市民。在完全有理由判处间谍罪的条件下,英国当局却宣布将其无罪释放。因为在英国看来,抵抗纳粹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每个公民有自由表达意愿的权力”,我想,这该是民主最基础的模样。
但是,香港公民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力却最先被剥夺了。因为大陆不允许“反共”和“独立”倾向的人成为议员,并且要求香港人民自己投票选出的地区领袖,也必须经过中央的批准。於是,那些具有“反共倾向”的自由人士便被限制了政治权利,而所谓的“民主权利”,则只能为专制主义政府“信得过的人”才能享有。
可民主与“共产主义”,其本身就是两个完全对立的概念。那些能够对专制主义说“不”的议员,要比那些费尽心机讨好上级中央政府的人更能代表民意和民主,也更有发言权。
而那些“港独分子”呢?所谓的“港独”却也并不是他们的本意,如果中国是个民主自由的国家,这样的极端方式完全是可以避免的。他们和“东突”“藏独”这样的分裂势力有着本质区别,他们并不是背弃掉自己的民族和祖先。他们试图劝说香港脱离现在的中国,更多只是出於保全香港现行的自由与民主制度,使其免受专制主义极权主义的戕害。
香港现行的民主制度,保证着香港思想的自由丶人民的幸福,以及其经济和文化的繁荣,如果任由中共政府的渗入和强化控制,那不肖多久,香港也将会成为共产主义的“寡头政治”,而香港的这些美好,也都将不复存在了。谋求独立,实质上是很多所谓的“港独分子”逼不得已的一种自保手段。
回归到“释法”事件本身。“人大释法”,名义很美好,只是那些所谓的“中国人大”,却并非是真正意义上中国人民的代表,而只是那少部分特权者们的集合。他们不是由底层人民的民意产生,他们也全然不代表中国人民的利益,至於他们所提出和制定的一切,都只是为少数特权者和他们的利益服务的。
在内地,他们一直都是这样去做的,并且从没有遇到这样大的阻力。他们甚至嫌恶立法程式的繁琐,从而踢开形式上的代表大会,直接按照自我的意愿对原有的法律条款进行“解读”丶“释意”丶“补充”和“说明”,从而恣意将少数人的意志付诸法律支撑,并凭藉它的暴力机器去“合法”执行。早在对香港“释法”之前,他们就多次在内地进行过这样的操作,让法律按照他们的意愿任意改变着形状丶有时甚至被捏造得面目全非。而藉此他们得以不断巩固自己的专制统治,扩大着自己的既得利益。
对香港有关问题的“释法”,也相信这也绝不会是最後一次。
而从现在“人大释法”开始,如果香港那些爱好民主自由的人们继续妥协退让,究竟会有怎样的後果呢?这一点我想很多人都深有体会,因为当年他们也曾言之凿凿,对那片更广大土地上的人们做过同样美好的承诺。
但事实却很残酷。
首先,你们的选票将会被焚毁,对上至顶层下至基层丶每个干部的任命,你都没有表达意愿的权力,无论上面派来的是怎样一个无能的干部,又是如何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剥削和欺凌你,你都只能服从。而恰恰是极其普遍的现象,因为这个国家的干部选拔,极少凭藉才干,而普遍是凭藉裙带关系,红二代,红三代,官二代,官三代……变相的世袭垄断了这个国家的所有权力;
你将再也感受不到民主的气息,尽管他们常常会让你走走民主的形式,但你知道,所有的结果都是预先安排好的,而你只能忍气吞声,继续配合着他们的表演;
你将失去自由,言论丶结社丶出版丶集会……你能想到的一切你所享有的权力。
你要宣誓效忠这个国家的党和领袖,尽管他们带给你的只有压迫和剥削。你将不能随意发表言论丶表达不满丶以及指责他们的过失和腐败,哪怕只有一点悖逆於他们的话语,你和家人都要付出沉重後果,因为你的每一份邮件丶短讯和通话都会被牢牢监控着,他们拥有庞大的对内间谍系统,你不会再有任何隐私;
你不能同你的朋友们谈论或批评政治,尽管你们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些特权阶层已经腐败和黑暗到了极致,可你们仍旧一个字不能吐露,只能去竭尽所能赞颂它;
你的每一个观点的表达,发表的每一篇文章丶写的每一本书,都要经过层层官僚机构审查,因为,他们不允许那些揭露现实的文字,而只允许歌功颂德的篇章;
你正当的诉求将无人理会,你的权力被侵犯将没人为你做主;法律将不再保护你,而只保护那些少数的特权者;可相反的是,所有的刑法都是为你而制定,特权阶层犯了再大的罪责,都可以根据背景和级别被执行双重标准的审判,甚至常常逍遥法外;
你的辛勤劳动将被随意剥夺,成为少数人挥霍的资本;你的人权将被恣意践踏,你的生命健康得不到保障;你的房屋可以被任意进出,你的家园可以被轻易夷为平地。而这些,你甚至得不到一份照会和解释。法律不会保护你,法院也不会为你伸张正义,你唯一能够指望得上的,就是进京上访,找到上层的统治者,向他们告御状。可是很不幸,即便是这样,你很可能在中途便被截回遣返丶遭受暴力恐吓丶甚至被打死打残。
你再也听不到来自自由世界的声音,因为他们把你封闭在了一个高墙之内;你只能看到他们各式各样的洗脑宣传,被篡改的教科书,被隐瞒的历史,被夸大的辉煌,被遗忘的自由民主……
你将在学习丶就业丶升职的方方面面遭受不公,同那些不劳而获的特权者和他们养尊处优的子女们进行着毫无公平可言的“竞争”。教育丶生产丶金钱……所有的资源都属於他们,你再也找不到什麽公平的环境,你只能寄希望於自己能够榜上一个足够大的“关系”,或是期盼从官僚统治者的指缝间漏出一点残羹剩饭;
社会的保障系统只为那少数人设立,社保丶医疗和养老。更多的平民得了重病只能等死,或是等待老去自生自灭;你所用的一切关乎命脉的东西都是被严格垄断的,你享受的将是最昂贵而最劣质的服务……
而更为可怕的是,这样的特权和不公正,还将会在你的子孙中一代代延续下去……
同胞们,这样的生活会是你们想要的生活吗?
就在紧邻的土地上,十数亿的大陆人民却实实在在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他们没有权利,得不到尊重,他们麻木,讳莫如深,如草芥,如蝼蚁。不久之後,这一切的不幸会在香港同胞的身上上演吗?
你们现在所争取和捍卫的,正是绝大多数同胞们失去和期盼拥有的。如果你们选择一次次妥协放任,那将来你们该如何同你们的子女说起这些事呢:
你们今天所遭受的一切不公,没有民主,没有自由,没有人权,这一切都是因为当年我们的无能造成的。你们乖乖听话吧,不要抱怨,团结在那些红四代丶官四代丶富四代身边吧,共同唱响那伟大的专制主义的赞歌,他们会留给你们一条活路的!
香港同胞们,是这样吗?
来源:中国禁闻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