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4日星期五

王丹:习近平真的成为“核心”了吗?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结束,在中共发表的公报中,正式将习近平称为中共领导集体的“核心”。这一举动,外界解读,都认为是习近平进一步加强自己的政治领导权威,显示他已经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权力;更有甚者,纷纷推测这是习近平为自己在中共二十大之后继续维持统治,开始做准备。“二十大”距离今天还有五六年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小彗星撞地球都有可能,现在就猜测习近平是否会延长任期,在我看来,实在有点想太多了。即使是所谓的“核心”地位,是否就代表习近平已经扫除了党内的政治障碍,可以在中共内部一统江湖了呢?我也认为不尽然如此,原因如下:

首先,所谓“核心”这个称号,在中共的历史上一向是由政治实力决定的。外界都在讲习近平已经集权到了毛泽东和邓小平的程度,这实在是太高抬他了。试想,毛泽东掌权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核心”这种提法,因为以毛泽东在党内的地位,根本没有必要被称为“核心”;邓小平的“核心”地位,是他自己说的,他说了就算数了,别人不仅无从置喙,而且也不敢有任何意见,这也是因为邓小平的地位无人可以挑战;江泽民也曾经被称为“核心”,但那是邓小平传承给他的,有这样的类似政治遗嘱作为后盾,党内也无人敢于质疑。这样的称号,其实不是来自江泽民本人,还是来自政治强人邓小平。而习近平当上中共总书记,任期已经将要过半,才正式被称为“核心”,还要做各省大员的工作,让他们表态支持,可见这个地位不是出于他无人可以质疑的政治地位和威望,而是他和其支持者再三努力,多方协商,最后“争取”得来的。从毛泽东根本不需要“核心”的称号,到邓小平自己就可以封自己为“核心”,再到习近平还要“争取”这个称号,这三种“核心”岂是可以相提并论的?

其次,如果大家有认真读过中共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就会发现一个小小的诡异之处,虽然小,但是意味深长。那就是在公报中,专门有一段,提到了“集体领导制度”,内容是说“坚持集体领导制度,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是民主集中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始终坚持,任何组织和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违反这项制度”。这一段虽然佔的篇幅不大,但是表述得十分清晰明确。如果说,十八届六中全会主要的任务,就是确立习近平在党内的核心领导作用,或者按照有些人的分析,是授予习近平可以有一票否决的最高权力,那麽,在公报中专门加上这一段,就显得有些突兀和耐人寻味了。一方面要确认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另一方面又要强调集体领导制度,这样的公报表明,中共党内还是有一股力量要求在公报内加上后面这段话,作为对习近平的制衡的。这也说明,习近平并没有像外界所说的那样,已经扫除了党内的障碍,已经大权在握,已经成为真正的政治强人了。

最后,我们也要注意到,十八届六中全会除了确立习近平的“核心”地位以外,主要的内容就是通过了两个关于强化党内监督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的文件。要以“核心”的地位,加上专门通过两个文件,来加强对中共的管理,这说明了什麽?这当然是说明,习近平在管理中共上遇到了挑战和困难,证明了习近平的地位并不那麽巩固,所以他才需要“核心“这个头衔,以及这两个文件作为权力斗争的武器。对于中共的所作所为,我们本来就应当反着来看,不是吗?

总之,十八届六中全会的结果,固然是给习近平带上了“核心“的桂冠,但这真的是王冠,还是达摩克利斯之剑,恐怕还很难说。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