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0日星期日

维权人士看望“八酒”六四四君子 黄文勇被取保获释



黄文勇昨天(11月18日)已经取保出来。他是10月14日被国安刑拘的成都60后企业家。子肃老师与企业家倪涛暂无消息












自上而下:黄文勇、子肃、倪涛






【昨天(18日)上午,马青、王蓉文、大木奔赴成都看守所探望“煽颠分子”陈兵、张隽勇、符海陆、罗富誉四君子与人权捍卫者何艾苓。



十四个月来,我见证了这座城市新诞生的社群:见证了弟兄姐妹的谦卑、信实、坦然无惧、爱……感谢赞美主】




《马青:探望四君子》




上周,和王大姐、大木约好,今天去看守所。



在看守所门口,给符海陆、罗富誉、张隽勇、陈兵四君子一人买了双毛袜。结果,看守所不收,说东西太小了,送进去也会搞丢。幸好,王大姐事先在火车北站买了几条毛巾,用四条毛巾分别裹四双袜子,才送了进去。

王大姐代表访民,专门给何艾芩买了条棉裤,另外,还买了一双灰色、一双洋红色毛袜。王大姐说,红色喜庆。我给何艾芩准备了一件咖啡色连帽加绒卫衣、一件黑色无领棉衣和一双毛线手套。结果,棉衣和手套被甩了出来。



我问,为啥棉衣不收?

回答:“扣子!”

“扣子都不能有?又不是拉链。”

“金属。”

“金属扣子不行?”

这下,不回答了。

我说:“那,麻烦把扣子剪了。”

“自己处理!”柜台里面眼睛一瞟。

“好,请把剪刀借给我。”

“莫得!”



王大姐在一旁说,剪掉扣子,衣服里面的绒毛要钻出来。算了,棉衣就不送了。



“手套为啥送不进去?”

柜台里面的男警察不吭声,装着没听见。看样子,此人不到三十岁。他身边一位女警察侧头看了我一眼。



“手套可以拆成线,然后,做成绳子,然后,用于上吊,是不是?”

里面还是不做声。

“冬天冷得嘛!为啥不能戴手套?”

“成都,有好冷?”终于,在我一再追问下,警察开腔了。

“不冷?里面有空调啊?”

“你们要求还高呢!”警察不耐烦了。

“不是要求高,是人权!”

“人权?这些人还有啥人权?”警察相当不屑地冷笑起来。

“所有人都有人权,即使涉案黄赌毒的,再说,他们是政治犯。”

“政治犯?切!啥叫政治犯?”

“政治犯就是良心犯!”

“啥叫人权?”

“人权就是作人的尊严。”

“都进这里了,还人权!”对于我提起人权,警察百思不得其解,在他眼里,进去的都是垃圾。

“你的意识是,外面都没人权,别说里面了,是吧?”

“不想下,啥子人些……”警察还沉浸在他的思维模式里。

“他们既没有吸毒,又没有卖淫!”王大姐在一旁说。

“即使吸毒卖淫,也有人权,也应该穿暖、吃饱、吃好。”我想说,但是,忍了。



看见我戴帽子,王大姐问我,给何艾芩拿帽子没,我说没。下次吧,下次给她拿顶帽子去。



今天PM2.5指数为154,中度污染。在雾蒙蒙的尘都,很多人戴口罩。我首次买口罩,一盒里面有七个。看来,买口罩的都是几个几个的买,好分发给家人。



成都发展得很快,绕城高速、快速交通、地铁、小城镇、住宅区高楼,转眼就修好了,城乡一体化转眼就成。但是,看看图六,立交桥下的灰尘。如果以牺牲健康换来高速发展,如果以言论控制、以消声抓人换来高速发展……




2016年11月18日 马青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