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0日星期日

蔡慎坤:谁执意要打开潘多拉魔盒?



古希腊神话中,潘多拉仅仅只是出于好奇,打开了一个“魔盒”,没想到魔鬼腾空而出,给人世间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邪恶和灾难!11月15日,当最高当局下令处决贾某,是否意识到如同打开了一扇暴戾之门?潘多拉可以再盖上盒子,给人世间留下希望,可是这个贫富悬殊黑恶势力猖獗的社会,公平和正义哪里可寻?打开的魔盒谁来关上?

严惩贾某带来的负面效应谁都始料不及,很可能达不到“杀鸡儆猴”的震慑目的,也起不到让人们对法律的敬畏作用,原因很简单,法律在执行过程中已经亵渎了生命。复仇和清算的惨烈,或将导致社会和解和平稳转型更加艰难和无望。

严惩贾某或将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令更多的中国人对司法不公有了触目惊心的感悟,其产生的深远意义,会久久地影响世道人心,在不可知的未来,严惩贾某的威慑效应,或许不会如当局所预期的那样,能够压抑潜在的贾某们犯罪,而会导致更多的报仇雪恨甚至震惊社会的滥杀无辜频频发生。

2016年11月16日下午,陕西延长县,因征地补偿冲突,曹渠村新任村主任曹英海一家遭同村村民持刀行凶,造成4死4重伤。这个村主任没有北高营村村主任何建华那么幸运,村民所杀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无辜的一家人,包括直系旁系亲属一共8人,上有60多岁的老人,下有3岁的小孩。

这不正是严惩贾某之前舆论所担忧的事情吗?贾某本是一个勤劳善良,热爱生活,热爱家庭的好青年,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温文尔雅,热爱生活,珍惜生命,我有太多生活雅好,我绣十字绣,我种的花有一百多盆,在北高营算养花第一人了,哪家小孩得了脖疹都来找我要仙人掌。可以说别看我丑,其貌不扬但我绝对外粗内秀。”

用他姐姐的话说:“2013年贾家被强拆的房子,是弟弟精心装修,每一处装饰都是他亲手来做,就像呵护像小动物一样来精心布置自己心爱的婚房,买来家具迎接自己的婚期。他是如此爱惜自己的新房,连房间地面缝隙中的尘土,都要用毛巾一点点擦掉。”为了布置自己的婚房,贾某还将积攒了很久的1分硬币亲手拼起“我爱我家”四个字,用镜框装起来挂在门洞里。

像我们所见的每一个年轻人一样,贾某对未来对生活有着美好的向往和憧憬,如果他的婚房不被野蛮强拆,他本可以和心爱的人一起,养育儿女共建家园,也可以像他奶奶那样,看到子孙的成长过程,甚至可以在自家院子里遥望灿烂的星空……然而很不幸,开发商在这片强拆的私宅上盖起了高楼,贪婪蛮横的村主任对这个年轻人没有起码的尊重和怜悯,一举击碎了贾某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这个时代官民矛盾本来十分尖锐,但是过去还能保持某种平衡,包括上级问责司法救济和上访维权,以及一时冲动犯罪之后的自首,也就是说官民矛盾还有一段缓冲地带。但是严惩贾某,却又不去正视和解决野蛮征地拆迁存在的种种不公,加上扭断农妇头颈不施救反拖延时间让其死亡,这样明显的“故意伤害致死”重罪,在山西太原却变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等等司法案例,彻底撕裂了体制内外的缓冲地带,不幸开启了暴戾之门。

文章来源: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