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4日星期五

人大或就香港立会宣誓风波释法 司法界忧带来难以弥补伤害



香港政府早前提请司法覆核,要求覆核立法会主席同意让青年新政两名议员重新宣誓的决定。而特首梁振英公开表示不排除会有「人大释法」,导致掀起轩然大波。香港司法界担心,若真任由全国人大主动释法,可能对香港司法体系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人大亦变相成为可随时介入香港事务的「最高法庭」。
在香港,司法覆核主要是针对政府部门所作的决定是否合法而提起的诉讼,简单而言即是「民告官」。但本次的诉讼,却是由政府提起,且被诉讼的一方是立法会,因此被外界质疑是行政干预立法。
除了司法覆核外,特首梁振英早前透露,中国人大常委会也可能会就此释法,这一举措对香港司法地位产生巨大震撼。
所谓人大释法,即是透过中国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基本法》中某些条文进行具体解释,香港的各级法院在审判和裁决时,将据此进行。按照《基本法》158条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的《基本法》拥有最终解释权,即是能够定义《基本法》条文含义。
而自香港主权移交以来,全国人大曾四次对《基本法》中的有关条文作出解释,每次都对香港社会,特别是司法界产生一定震动,包括推翻香港终审法院判决及更改香港政制发展进程。因此有不少港人在某种程度上对人大释法抱有负面观感。
与以往比较,本次释法对於香港法治及经济体系的影响,与之前相比将完全不同。
原香港大律师公会会长丶资深大律师丶公民党前立法会议员梁家杰表示,由於本次是人大主动提出释法,如果一旦成真,将会对香港的司法自主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也将成为打击香港人和国际投资者对香港法治制度丶司法独立和法治精神的最严重的一次。
梁家杰:
今次你听到今早代表政府的余若海资深大律师开头已经讲,特区政府是没有主动寻求人大释法的。在这个情况之下就是说,人大常委可以辰时卯时,就随时可以改写丶曲解和指鹿为马,弄黑成白,将基本法搞到完全一文不值,(成为)一纸空文的。
本身是律师的前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则认为,每一次释法都对香港的法治带来一定的冲击,但今次似乎是想用释法来推翻选举结果,破坏了香港有限度的民主选举制度。
何俊仁:
如果今次法庭有一个决定,它(人大)又走去释法的话,就等於1998年的居港权事件一样,就推翻这个法庭的决定,就破坏了香港享有终审裁判权的原则,实际上人大常委就变成了一个最高的法庭,随时可以介入(香港事务),这个影响是非常严重的。
中国人大常委目前正在北京开会。据报道,会议将讨论和香港有关的事宜。鉴于有消息说人大常委会主动就“宣誓风波”对基本法有关条文进行解释,香港律政司表示已通过相关管道了解情况,但未获人大常委的任何回复。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