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9日星期二

赵越胜:文革后期的三大疑案



一个历史时期走到末路时,统治集团内部一定会出现种种乱象,像晚明时所谓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三大疑案,搞得明朝末年统治集团内一片乱象,为明朝的崩溃埋下了伏笔。文革后期,中国政坛上也出现了中共三位重要官员离奇死亡的事件。当时社会上传言纷纷,老百姓演绎出许多故事,这种现象其实反映的正是毛的文革已走入穷途末路。




问:历史常有巧合之处,今天的题目容易让人想起历史上朝代更替的乱象。不过还是请你先给听友们介绍一下所谓明末宫廷三大疑案吧。
答:好,稍微扯得有点远。但中国历史上的一些现象总不断地和现实联系在一起。案件本身的原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象征意义。尤其是中国社会结构中,有许多前现代的要素,更容易让人产生历史联想。像76年周朱毛三巨头辞世,你一定还记得吉林陨石雨,驻马店水库溃堤,唐山大地震吧。汉代谶纬学专门从天人感应的角度解释自然现象和社会人事的关系,中国的这个传统可谓源远流长。明末三大疑案,第一是疯汉张差闯入太子宫,持棍乱打皇太子朱常洛。这疯子是怎么进了禁宫找到太子乱打,始终是个迷。它牵涉到当时太子存废的宫廷争斗,黑幕重重。其二就是红丸案,太子朱常洛继位后,身体不适,服用太医所配红药丸,服后甚感舒服,再服一丸后却暴毙,这也引起宫廷内的大风波。其三是崇祯帝继位前,大臣坚决要求李选侍迁出乾清宫,以防她控制崇祯,也闹得鸡飞狗跳。这三大案之后,崇祯成了末代皇帝,明朝灭亡。
问:看起来真巧合,历史学家们都认为这三大案标志着明末的纷乱和衰亡的开始。那文革中的三大案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答:这第一桩是昆明军区政委、云南省革委会主任谭甫仁被刺身亡。他是在戒备森严的军区大院自己家中被刺杀的,他当时身中两枪,一枪打在肚子上,一枪打在头上,他夫人也同时遇难。谭是林彪的嫡系,出身红一军团、红四军,一直到四野,全在林彪手下。案子发生后一直严格保密。我那时正在工厂里,两周才回一次北京,结果到了北京就有人悄悄告诉我这个消息。当时传闻更邪乎,说是有人要暗杀周恩来,让谭动手,他不敢,别人就杀了他灭口。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周恩来亲自过问此案,调查的结果是,军区保卫科副科长王自正动手杀人,原因是文革中层层揭发,人人站队。王在这个揭发运动中遭人检举,说他出身富农有人命在身。谭甫仁批准要对他进行隔离审查。谁知王这个人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他在日记中记到:“这下儿完了,不是死刑也要终身劳改,我的老婆孩子也得受牵连。我不能这样死,要死也要杀几个人”。结果他就盗取手枪杀了谭。那个时候,谭在云南积极推行极左路线,造成大批冤假错案。他主持清理阶级队伍,全省立了100多万人的案,抄家揪斗毒打,积下了大量仇恨。所以当时很多人不同情他,说是冤冤相报,孽债难逃。
问:是啊,现在大陆上不断发生命案,也是有些人被逼得走投无路,索性一命换一命,或者一命换几命,这种报复社会的行为,反映了社会内在的暴戾的气氛。
答:再一个疑案是公安部部长李震命案。李震这个人是个知识分子出身的干部,66年调到北京,一直在谢富治手下工作,谢很欣赏他。谢富治是老干部中追随四人帮的人,李震在他手下也是左得不得了。谢富治后来得了癌症,李震就掌了公安部的大权。林彪事件后,公安部的一些老人批评李震紧跟极左路线,制造冤假错案。李作检讨却不受谅解。周恩来曾经很严厉地批评他肃清极左思潮不力。当时中央正追查林彪余党,有些材料牵涉到李。结果73年10月22号,人们发现李半跪在公安部的供暖管道中间,脖子上有绳子,人已经死了。这个案子周恩来很重视,他当时认定李震没有自杀的理由,一定是他杀。这下子就往他杀的方向上去追,抓了不少人。有意思的是,当周向毛汇报李震的案子时,毛倒是问,为什么要杀他?并且给周讲我们刚才讲过的明末三大疑案。这样才朝自杀方面去考虑。经反复试验检验,最终判定李是自杀,而且原因也清楚了,李是追随谢富治和文革小组太紧,在公安部制造了大量冤案,林彪垮台后他一直心存畏惧,而公安部的另一派老干部如于桑等人对他穷追猛打不放松,他才决定一死了之。这是陷入党内斗争不能自拔的案例。可当时也是传言满天,什么苏联特务谋杀的,什么林彪有文件在他手上,林彪余党要杀人灭口。
问:看来卷入政治斗争是很危险的。
答:那要看是何种政治斗争。在民主制度下,就很难出这种事儿。上周萨科齐初选失败,也就甘心退出政坛。克林顿败选,川普再混蛋她也只能接受。但在中国和前苏联的共产体制下就不行,那是没规矩可讲的,全靠权谋。比如苏联的基洛夫被杀案,现在基本上可以断定是斯大林干的,可他却因此抓了一大批人。基洛夫的死反倒成了大清洗的借口。中共党内争斗出人命的事儿不少,都是卷入了路线斗争,共产党内的权争总是伴随着血雨腥风。这第三大案,则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王良恩自杀。他的死更是一个典型的无辜者卷入党内斗争而遭毁灭的案例。他的遗书中说得明白:“九届二中全会,我是犯了严重方向路线错误,对党和人民有罪,但属于上当受骗范围,绝没有和他们死党有串通”。王的所谓过错,其实根本不是过错。当时批判他的罪名有这么几条,第一他印发了庐山会议上支持设国家主席的《六号简报》,实际上王作为中办副主任,印发简报本来就是他的责任,只是这期简报中,有汪东兴支持设国家主席的发言,汪想掩饰就怪罪到王良恩身上。第二,在庐山会议期间,许世友、韩先楚、杨得志几个老军人,给毛和林彪写信,要求免除张春桥的职务。其实,这本来是林彪自己的意思,而且这是毛暗示给他的,毛这是在试探林,但林上了圈套。王把三上将的信转给了周恩来,是周转给毛、林的。但林彪为了保护这几位将军,扣下了这些信,没有转给毛。林垮台后,从林彪住处查到了这些信,江青大怒,说她是林彪专案组成员,为什么没有看过这些信,一查是王良恩签发的。第三件事儿,是王把江青参与的揪军内一小撮的材料上交存档,结果江青大闹,说王良恩整她的黑材料,硬说王迫害她,是个野心家阴谋家,还说王良恩要危害党中央毛主席。这个女人疯狂之极,这些大帽子都是她随意扣上的,可王怎么受得了,只有死路一条。王的案子清楚地说明了,文革已经走投无路,党内派系横生,阵线混乱,下面做具体工作的人动辄得咎,你再小心也难逃别人的诬陷。当时江青一骂王,中办的不少人立刻落井下石,把人性中最丑恶的一面都暴露出来了。这就是共产党内斗的基本规律,以恶为价值取向。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