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

魏京生: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演变


在美国和欧洲讲演的时候经常会碰到这样一个问题:现在还有共产主义国家吗?甚至西方的政治领袖有时候也会说漏嘴;特别是在苏联崩溃后,有人说已经没有共产主义国家了,可以尽情享受冷战红利了。最近又碰到有人提起这个问题,我觉得这确实不是已经消失的问题,而且是一个需要澄清的理论问题。

现在还有没有共产主义国家呢?首先我们要定义什么是共产主义;什么是共产主义国家。才能比较清楚地知道有没有共产主义国家,以及中国是不是共产主义国家 。

原始的共产主义,作为一种宗教思想,他试图解决人类的许多原始的困惑和所谓的罪恶。他主张用消灭人类的欲望,消灭造成人们互相竞争的最原始的罪恶之源-----私有财产,来达到消灭罪恶的目的。不仅西方,东方的中国古代也有类似的哲学思想。这在现实生活中,特别是人类进入文明之后的社会中,显然不现实,甚至有倒退的嫌疑。虽然它始终怀着善意,但两千多年来它只能是一个小小的宗派。

当它进入政治学领域之后获得了大发展,并与社会主义学说相混淆,在上两个世纪中发展出许多政党。这些政党都试图把这个不太现实的学说与现实相结合。并发展出两个大的分支,欧洲共产主义和苏联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专政派。

欧洲共产主义可以说是比较原教旨主义的派别。它们主张推动民主制度的建立,并在民主制度范围内夺取领导权,推行以社会主义为主的政治纲领。这就是现代欧美共产党和社会党,以及他们的前身。他们对欧美的民主制度无害甚至有益,所以在欧美国家成为合法的政党并且经常处于执政的地位。

但是共产主义派别不同意这种与社会现实妥协的意见。为了弥补共产主义学说的不现实,它们主张用煽动阶级仇恨和极端暴力的手段夺取政权,然后用暴力维持并推行共产主义措施。这就是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简称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无法说服人们举行起义推翻合法政府,人们更容易接受对合法政府的改良。所以在十九世纪马克思主义始终是一个较小的派别,寄生在马克思自己创立的社会党的圈子边缘。依靠社会党的温和容忍,生存并缓慢地发展着。

第一次世界大战制造出一个虚弱的俄国政府。马克思主义派别联合温和社会党发动政变,推翻了沙皇专制政权,在温和社会革命党立脚未稳的情况下再一次发动了军事政变,建立了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政权。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政权。

如何设计共产主义的社会制度,成为列宁和布尔什维克的难题。为了应付国内战争,新生的布尔什维克政权维持了并未完成改革的农奴制。几年后,在斯大林的手中健全了这种改头换面的农奴制。把沙皇的专制升级为共产党的专制统治,而且是更加专制和残忍的现代化农奴制,以及工业奴隶制。

这种制度缺乏竞争制造的生产动力和创新精神,但他们可以学习别人成功的经验和技术,同时拥有决策快速和集中力量的优势。从一个落后国家发展到工业化国家的速度,超过了正常发展的工业化国家,特别是在军事科技方面显示出了特有的优势。这种假象吸引了很多落后国家的精英阶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共产主义和准共产主义国家纷纷成立。特别是在那些从殖民主义统治下独立后,急于发展的国家,很多都选择了看上去似乎更优秀的共产党或者准共产党制度。

中国的共产主义政权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建立的。但中国是一个拥有两千多年市场经济背景的国家,人民对这种倒退两千年的农奴制极端不适应。加上毛泽东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政策,导致了人们奋起反抗这种不合理的制度。在社会主义阵营里率先被迫推行了改革运动。

遗憾的是这场改革运动在邓小平的领导下打了很大的折扣。虽然党内外都很不满意邓小平的改革,但美国的支持强化了邓小平的权威,巩固了这场半吊子改革。使得邓小平意外地创造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半市场经济的模式;或者说是中国传统的,市场经济基础上的皇权专制的升级版。发展和创造了不同于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的新模式。

这种模式削减了皇权专制对人民权利的保障;扩大了国营经济的规模,成功地确保了一党专政继续存在下去。虽然对共产主义第一和第二个模式进行了修正,但是它的极端专制的本性并没有改变。他仍然符合马克思主义对共产党专制的定义,是一种修正了的,发展了的共产主义制度。他对人民的镇压和剥削并没有改变,他对世界民主化潮流的负面影响,在美欧国家的帮助下,甚至得到了加强。

本世纪至今为止的现实就是:民主国家对共产主义制度的绥靖政策和经济援助,加强了共产主义制度的生存能力;同时削弱了民主国家的生存能力。是全世界都在议论西方民主制度衰落的主要原因。列宁曾经说过:垄断的资本主义是帝国主义的最后阶段。看来这种说法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