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7日星期一

民阵游行变中联办示威 警民冲突施放胡椒喷雾

2016年11月6日,警方增派持盾牌、戴防暴头盔的警员到中联办外。(香港电台图片)
2016年11月6日,警方增派持盾牌、戴防暴头盔的警员到中联办外。(香港电台图片)

民阵周日(6日)发起游行,反对人大释法,主办单位指有11000人参加,但警方指有8000人;其中有约4000人,傍晚转到西环中联办外示威,并与警方发生对峙及推撞,警方要施放胡椒喷雾应付,又带走多名人士。至晚上示威人士占据附近马路,与警方对峙。(李莱 报道)


2016年11月6日,民阵发起游行反对人大释法,主办单位指有逾万人参加。(李莱摄)

反释法大游行队伍周日下午由湾仔修顿球场出发,游行至中环终审法院,而宣誓风波的2位主角亦有参与。当他们傍晚游行至终审法院附近的汇丰银行总行时,青年新政梁颂恒及游蕙祯、香港众志、社民连、工党等团体突然与游行队伍分道扬镳,继续前去中联办外示威,警方指游行未经批准,尝试阻止不果。

大约4000名示威者其后到达中联办外的干诺道西时,一度尝试冲出马路,警方要出示红旗警告,并以铁马拦阻。至晚上约8时,示威人士与警方商讨集会安排时,突然有人高叫口号,随即爆发冲突及推撞,部分示威者更向警方投掷杂物,警员喷射胡椒喷雾,而示威者就用雨伞抵挡,但多人仍被喷中,包括立法会议员、香港众志罗冠聪,以及社民连梁国雄,需要用清水清洗。

警方其后派出配备防暴装备的警员到场支援,有多人被带走,包括游蕙祯及社民连主席吴文远。

发起游行的民阵召集人区诺轩批评,人大在香港法院审理有关议员宣誓的司法覆核时主动释法,破坏香港法治。他表示,人大释法在追溯问题上存疑,未能厘清所有法律问题。

区诺轩说:即使人大释法,有一些法律观点依然存疑,没有办法完全解决问题,如是者,为何不信任香港司法制度,而需要以一个如此容易被扣上践踏法治的帽子的人大释法处理问题?

区诺轩希望人大收回释法的决定,将宣誓问题留在香港法院层面上处理。

区诺轩说:他(人大常委会)在这个时候颁布这个结果(释法),其实十分影响法院判决,亦令区庆祥大法官很难作出决定,希望他能够收回释法,让事件在本地司法层面解决。

青年新政所带领的队伍中,有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标语。梁颂恒批评人大释法凌驾香港法律制度。

梁颂恒说:法治最根本就是没有人能凌驾于我们的法律制度之上,今次释法是因为某些人自己在政治上的一些理解而强行改写整个公平制度,所以为何这个释法的破坏性如此大,北京政府主动提出的释法,第二,因为一些所谓他们不想看到的政治主张去释法,这与过往不同。

参加游行的市民郭先生批评,人大常委会在法院有判决前释法,破坏香港的三权分立,希望藉游行展示力量。

郭先生说:中共这次释法是很无理的想法,因为香港一向三权分开处理,在法院未有判决时,或者立法会未处理事件时释法,变相是加压,或令整个立法会由中共处理,而非由香港自行处理自己的事务。其实我们希望集结更多朋友的力量,最少给一个宣示,或示威让他们(人大常委会)知道,我们不甘心他们的决定,不会不走出来。

而“保卫香港运动”在游行起点旁边的分域街举行集会,支持人大释法,在游行队伍经过时,双方各自呼叫口号,警方以铁马隔开人群,未有发生肢体冲突。

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亦有到来参加,他表示,因为释法破坏香港司法独立,所以要上街。他认为,2名青年新政议员需负上一定责任,但指人大为小事释法,担心日后藉故释法陆续有来。

曾任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李柱铭亦有参与,他批评释法严重破坏香港法治,架空香港港法庭。而他早前出席电台论坛时认为,释法架空法院处理部分案件的审判权,认为本地有法律说明立法会议员拒绝宣誓后的处理方法,人大常委会毋须要释法。

李柱铭说:今次(释法)我觉得很离谱,你说是否与两位青年议员有关?他们两人的所作所为,我们都不甚喜欢,但其实只是以他们作藉口,问题是他想一次过将某一类案件,不让法院审理,由他先作判决,让你不能不跟从。

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前委员谭耀宗在同一场合表示,法院判决前释法的做法合适,令条文有更清晰理解,使法院可按释法内容判决,指反对释法的人是包庇港独。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