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7日星期一

蒋祖权:西方不可怕,可怕在中国对西方的理解



清末的中国人是怎样理解西方的,看看林则徐写给道光皇帝的奏折就知道了。
1839年,虎门销烟之后林则徐给道光皇帝的奏折中写道:“知彼万不敢以侵凌他国之术窥伺中华”,至多不过是“和约夷埠一二兵船”,“未奉国主调遣,擅自粤洋游弋,虚张声势”。 1840年,中英战争爆发前夕,林则徐又给道光皇帝上了一道这样的奏折:“  该夷无其他技能,且其浑身紧裹,腰腿僵硬,一仆不能复起,不独一兵可以手刃数敌,……”
道光皇帝没有理由不相信林则徐,于是接收了洋人只是散兵游勇,虚张声势不敢动武,动武也打不过大清,一个清兵就能对付很多洋兵的理论。有了这个可怕的理解,也就顺理成章有了林则徐给洋人断水和中英开战的结果。
洪秀全是怎样理解西方上帝和基督教义中“自由平等博爱”的,看看太平天国十四年战乱就明白了;拜了十四年上帝,尸横遍野,按照洪秀全的说法,这都是奉了“天父上帝”的旨意。
1862年的马克思是这样评价太平天国的:“除了改朝换代以外,他们没有给自己提出任何任务。他们没有任何口号,他们给予民众的惊惶比给予旧统治者们的惊惶还要厉害。他们的全部使命,好象仅仅是用丑恶万状的破坏来与停滞腐朽对立,这种破坏没有一点建设工作的苗头……太平军就是中国人的幻想所描绘的那个魔鬼的化身。但是,只有在中国才有这类魔鬼。这类魔鬼是停滞的社会生活的产物!”
梁启超也说:“所谓太平天国,所谓四海兄弟,所谓平和博爱,所谓平等自由,皆不过外面之假名。至其真相,实与中国古来历代之流寇毫无所异”。
后来的中国又是怎么样理解马教和当家作主站起来的?看看大跃进和十年动乱就清楚了,悲惨事实胜于任何无耻的狡辩。马克思反对太平天国的做法,更不会赞同比太平天国还残忍的动乱浩劫。
历史上看,西方国家没有什么可怕的,西方的文化,西方的宗教,西方的价值观,西方的殖民地,西方的性解放思想,西方的自由民主实践等等都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不同时期的中国人对西方的不同理解,历史上可怕的是义和团对洋人的理解,可怕的是朝鲜战争对美帝的理解,可怕的是文革前后对人性自由的理解,可怕的是开放后对发达富裕的理解,可怕的都是这些灾难性的理解。
中国对西方自由民主的理解也是一样,理解得跟历史上的太平天国和文革一样,就成了所谓的人民民主。如果“这种理解”继续升级下去,将来会是神马呢?将来是什么都不重要了,因为朝这个方向升级的社会就神马也不是了。
历史上可怕的不是西方,可怕的是中国对西方文明进步的理解。过去是,现在也是。
文章来源:华夏快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