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贾敬龙头七各地自发祭奠 民间治丧组织遭当局威胁



11月22日是被处决的河北石家庄村民贾敬龙的“头七”,全国各地都有网民发起纪念活动,也有不少网民从外地赶到贾家表达哀思。与此同时,由多名维权人士组成的贾敬龙民间治丧小组成员遭到有关当局的威胁。
在北京,上百名维权人士11月22日在丰台区手持“英雄贾敬龙一路走好、历史将还你一个公道”、“抗暴抗黑英雄”、“公检法同台共唱枉法戏”等横幅,并将国旗作为招魂幡,对当局处决贾敬龙表示不满。他们认为杀了贾敬龙不但不会达到恐吓民众反抗暴政的作用,反而会激起更激烈的抗争。
也有不少网民从外地赶到贾家表达哀思,慰问贾敬龙家人,还有一些维权人士在贾家的同意下,成立民间治丧小组,在网络上组织捐款、筹备葬礼。
民间治丧小组成员、河北异议人士朱欣欣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募捐遭到当局的限制:
“我们组成了一个临时的贾敬龙治丧组织,也得到了贾敬龙家属的认可,来协助他们家接受一些善款,因为官方制定了捐款的规定,所以我们不能公开地大规模地募捐。”
但就在民间治丧小组协助贾家安排葬礼之际,有成员却遭到当局的威胁和警告。
朱欣欣说:“就在我们协助贾家准备葬礼的时候,我们也遭到了当局的压力,甚至有国保亲自找到他们进行威胁,当局也在暗中监视我们,但我们是依法在行使自己的权力,无所畏惧。”
有许多网民趁贾敬龙“头七”写诗祭奠他,有网民写道:“人生一世草一秋,卑躬屈膝男儿羞。既有舍身取义志,何惧此刻命将休。”
贾敬龙的姐姐贾敬媛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有许多热心民众祭拜弟弟,不少人要求参加弟弟的葬礼,在网络上也看到一些网民祭奠的帖子,但家里地方有限,担心举行葬礼时无法安排所有来祭拜的人。
贾敬媛:“有朋友这样说,现在正商量看哪一天,葬礼日期还没定。”
记者:“能安排那么多人吗?
贾敬媛:“肯定安排不下,他们的心情可以理解,到时候看具体安排,现在不清楚。
此外,贾敬龙生前曾传出签署了捐赠器官协议书的消息,但他去世七天来,当局一直没有回复他的家人关于其器官的去向。网名“秀才江湖”的维权人士吴斌在网上写道:“火化前,贾敬龙的尸体经历了什么?器官被谁用了?为什么火化前不让家人见遗体一面?细思极恐!”
对此,吴斌告诉本台:“完全是不透明不公开的,活着没有人权,死了没有尊严,器官可能被他们随意使用,不尊重当事人和家属的意见,这是人治的荒唐。”
3年前,贾敬龙在准备举办婚礼时,其私人别墅被村长何建华带人暴力强拆,造成贾敬龙的未婚妻悔婚分手。去年大年初一,贾敬龙用改装后的射钉枪射杀何建华。中国各界公民发起联署,说贾敬龙是因遭受巨大无辜伤害才杀人,没有伤及无辜,并主动自首,呼吁最高法“刀下留人”。在贾敬龙被行刑前一天,他的律师魏汝久及大陆法学界知名专家十余人仍坚持联署向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发出停止行刑呼吁书,但贾敬龙仍被执行死刑。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