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日星期二

梁雲祥:中國社會如何看美國大選


四年一度的美國大選已經拉開序幕,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候選人希拉里和特朗普也鏖戰正酣,正在通過多輪電視辯論等各種方式爭取美國選民的支持。再過一個星期,這場選戰將最終塵埃落定,美國選民將通過手中的選票決定究竟由希拉里或者特朗普哪一位候選人來擔任下一屆美國總統。

然而,對於遠在萬里之外的中國社會而言,美國大選也同樣牽動著這裏的神經,這當然並非由於中國人喜歡或者討厭美國而更關注美國,實在是因為美國的國際地位及其影響力仍然堪稱無出其右者,即使是目前發展相對快速的中國,其實也仍然不能不關注美國的政治變化,目前的中美關係也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這一變化,不同的總統及其不同的政策,可能也就意味著不同的中美關係。

當然,出於干涉內政的擔憂,中國政府對於美國大選並無公開表態,但是通過中國一些媒體的報道及其表述,其實也能夠反映出中國社會對美國大選的一般態度和看法。比如,中國媒體在報道的同時,也沒有忘記中美兩國社會制度的不同,將這場選戰評論為所謂美國的一場「民主鬧劇」,活生生將一場政治選舉淪落成了一場相互的人身攻擊,甚至還引用俄羅斯媒體的說法,稱為一場政治災難。

確實,美國的總統大選歷來都不缺乏競爭者之間的相互攻擊,比如這次競選中雙方各自就甚麽「郵件門」、「性騷擾」等醜聞相互攻擊,有時確實給人以太過於庸俗之感,不過這些噱頭只是為了選舉,其對內對外政策仍然是其競選的重頭戲。迄今為止,兩個候選人已經過三場電視辯論,圍繞美國人所關心的甚麽墮胎、控槍、稅收、移民等問題展開爭論,同時也尋找各種機會攻擊和醜化對方,這些自然都具有看點,不過對中國社會來說關心的可能更多是其外交政策,以及這些政策的實施會給自己的國家利益帶來哪些影響。

從目前的選情來看,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似乎稍稍領先,不過不同民調似乎也有顯示特朗普領先的結果,這些其實都不算數,關鍵還要看一個星期之後美國選民的最終選擇。希拉里或者特朗普當選,各自的政策當然不同,比如希拉里一般認為會傳統一些,代表了美國精英層一貫的傳統觀念與做法,而特朗普則比較極端與特例,甚至顯示了美國社會的某種叛逆與撕裂,即一些美國人認為目前的美國社會面臨眾多危機,傳統的做法已經難以拯救美國的衰落,因此美國要適當收縮,少承擔國際義務,埋頭做好美國自己的事情。

在希拉里與特朗普之間,中國社會的大部分輿論似乎更傾向於特朗普,這一方面是因為希拉里在其擔任國務卿期間多次發表對中國不友好的言論,中國社會輿論不太喜歡她所致,再方面特朗普的收縮政策可能也更符合眼下中國的利益需要,因為中國人普遍認為美國奧巴馬政府的所謂「亞太再平衡」戰略其實就是為了遏制中國,而且對其盟國的安全承諾增加了中國同周邊國家的摩擦和矛盾,如果美國能夠採取收縮的政策適度退出亞太地區,或至少其影響力不再擴大,那麼中國在周邊地區的安全存在就會感覺更好。

誠然,希拉里與特朗普兩人的風格和政策肯定會有所不同,但美國的基本國家利益應該說還是相對穩定的,因此不論誰當選都不可能出現根本性的變化,比如美國國內的基本體制不會變,對國際事務的適度干預也不會變,即使美國想要收縮,也不可能主動放棄全球的主導地位而大幅度收縮至完全關注國內事務,何況目前的世界也已經不允許美國完全退回國內事務,那樣做其實也並非美國的利益所在。

而且,如果是希拉里當選,儘管一些中國人並不喜歡她,但是其政策相對容易預期,估計美國的對外政策不會有大的改變,可能仍然試圖維護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會繼續擴大其對國際事務的干預,比如在敘利亞、烏克蘭、朝鮮等問題上會干預更多和更加強硬,這可能是中國人所不喜歡看到的,但是如果特朗普當選,美國對外政策的不確定性會增加,比如會比現在有所收縮,尤其對其傳統盟友或許會適當拉開距離,不再承擔過去所承諾的一些義務,甚至還有人預測美國外交將再次退回至孤立主義的狀態,但這樣其實也未必就是中國的福音,美國勢力的退出雖然有可能給中國的權力擴張留下一定的空間,但是反而有可能會引發東亞地區的普遍不安,會刺激更多其他國家之間的關係重新調整,出現更大的動蕩和不確定,而中國在這樣的亂局中未必就能夠獲得更大和更多的利益。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