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4日星期四

敦促停止破坏人权和法治的打压 立即释放刘飞跃 江天勇


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中国政府开始有不同主题分阶段地打压中国民间社会,所有倡导型民间机构被迫关闭或者被取缔; 维权人士或者被失踪、被任意羁押,或者被非法审判。在其过程中,大部分人士遭受到酷刑,被强迫电视认罪等非人道待遇。而且所有的主题打压都会持续近一年的时间。
 
第一波,打压对象是“新公民运动”,始于2012年底许志勇博士被抓捕,被抓捕的人员主要集中在北京,江西,湖北,止于2013年9月郭飞雄和王功全被抓捕,共有二十余人涉案处理,大部分人受到审判。但新公民运动的模式却得到了宣传,公民聚餐、要求官员财产公开等活动,从来没有因为打压运动而停止过。
 
第二波,对网络言论自由的打压,始于2013年8月对薛蛮子“嫖娼”抓捕,并强迫电视认罪; 同年8月网络大V秦火火被捕,并强迫电视认罪;同年8月,记者刘虎因为网络上的发言被抓捕;同年8月, “非洲牛郎门”傅学胜被刑拘;同年9“环保专家”董良杰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 2014年4月“快播”“涉黄”转型,8月负责人王欣被捕。但网络上的不同声音,却越来越铿锵有力,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大V,而且说话、说真话是人的本能。
 
第三波,2014年5月全国各地方开始抓本辖区内异议领军人物,如广州的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等人; 郑州的常伯阳,贾灵敏等人; 北京维族人伊利哈木.土赫提,蒲志强,高喻等。紧接9月末的香港占中事件发生,全国范围内抓捕近70位挺占中的活跃人士。有广州的苏昌兰,天理等人; 北京的韩颖,王臧,追魂,郭玉闪等一批活跃、有影响力的人士。而非暴力不合作理念、中国的民族问题,以及占中事件,得到官方以打压的方式进行更加广泛的推广。
 
第四波,始于2015年4月对女权五姐妹的抓捕案,开启了对民间机构的打击运动; 同时北京益仁平机构被查抄; 浙江慰知鸣机构被查抄; 2015年6月两个公益老男孩,郭杉,杨占青被抓捕; 2015年12月劳工维权人士曾飞扬,孟含等七人被刑事拘留,机构被查封; 2016年2月北京的众泽法律服务中心被迫关闭。民间机构受到重创,但谁能停止有心人来做事?
 
第五波,始于2015年7月9日对以打压维权律师为主的的大抓捕,有300多名律师和活动人士被调查。持续一年的风声鹤唳之后,已经审判一位律师, 仍旧有五位律师待官方的处理中,其他得到释放的律师却受到与世隔绝的监控中。维权律师的根基已经形成,老人被抓,无数新人登上舞台。越打压,越使人清醒地认识到法治的重要,维护法治的决心更加的坚决。
 
最近又有几位维权士被强迫失踪,令人狐疑,这次的抓捕又是一次有主题的运动打压,还是709之后的余震,还是例行维稳?
 
2016年11月15日,南京孙林(孑木)因围观王健案开庭,已被拘留。
2016年11月17日,网站编辑刘飞跃被强迫失踪,至今无仍何消息。
2016年11月21日,维权律师江天勇失踪,至今无仍何消息。
2016年11月8日,苏州维权人士戈觉平、胡诚、陆国英、倪金芳被抓捕,现已经强迫失踪,律师家属无法得到会见。
 
旷日持久地打压已经持续了近五年的时间,已经成为中国官方与中国民间社会对抗的常态。刘飞跃,江天勇,孑木,以及这五年中被关被审等一大批维权人士,都以非暴力维权为原则,以法治和人权为理念,受到的却是暴力野蛮地对待,引起了中国民间社会以及国际社会强烈的质疑和悲愤。要求停止破坏人权和法治的呼声,不绝于耳,装聋作哑的一方却体现出的是高傲与不自信。只要还有一人的人权得不到保障,对人权的呼吁声音就不会停止。本人权观察员,再次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良心犯,释放最近被强迫失踪的刘飞跃,江天勇,孑木,戈觉平、胡诚、陆国英、倪金芳等人!

文章来源:民生观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