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

累积民怨不排除大型抗争一触即发

2016年11月6日,中联办对外出现警民冲突,理大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锺剑华担心民怨累积,类似冲突一触即发。(李莱摄)
2016年11月6日,中联办对外出现警民冲突,理大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锺剑华担心民怨累积,类似冲突一触即发。(李莱摄)


人大常委会释法后,另外3名自决派议员的资格受到挑战。法律界人士认同,释法可追溯已宣誓的议员。自决派议员呼吁,司法界发起更进取的不合作运动抗议。有学者分析,社会怒气不断累积,担心容易触发社会冲突。(李莱 报道)
人大常委会释法或令更多立法会议员受波及,全国人大会副秘书长李飞指“民族自决”本质上是港独,或影响3名自决派议员的资格,分别是刘小丽、朱凯迪及罗冠聪。建制派藉释法进一步质疑其他议员的资格。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认为,除涉及司法覆核的议员外,须重新审视其他议员的宣誓的合法性及认受性。
经民联梁美芬表示,释法适用于任何人,除梁颂恒及游蕙祯外,罗冠聪及刘小丽亦符合宣誓无效的约束。
梁美芬说:刘小丽已面对一个司法覆核聆讯,释法对任何未有终审判决的案件,我们认为一定有约束力。而释法内的一些言词非常清楚,没有含糊点,任何人去看都会适用在内。梁颂恒、游蕙祯、罗冠聪以及刘小丽,当时我们从法律角度,已认为他们当日于宣誓行为、举止,内容及形式已违反立法会宣誓的法律要求,已构成他们可以被取消资格。
几名自决派的议员资格能否得保,关键在释法的追溯力。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认为,普通法原则下,有理据争论释法内容不应用在过往发生的行为上。但若果有人入禀,法庭又确定追溯过往行为,梁颂恒、游蕙祯、刘小丽和罗冠聪绝对有可能因不庄重失去议席。
大律师公会主席谭允芝亦指出,释法有可能影响已宣誓议员的资格。
谭允芝说:似乎有这个可能,因为其他的议员若果官司一旦开展,或有人对某议员的宣誓提司法覆核的话,然后焦点在于誓言,那么要应用的法律应该是已解释的104条基本法。
3名“自决派”议员刘小丽、朱凯迪及罗冠聪回应释法,早前完作第二次宣誓,但正受司法覆核挑战的刘小丽认为,释法会波及其他议员,需寻求法律意见审视下一步行动。
刘小丽说:究竟何谓庄重明显是一个主观的判断,他觉得不庄重,但我自己觉得很庄重。整个社会要担心,我们的民主运动,尤其在议会路线中,是否受到重大的干预,受影响的不止是我一个,因为若用一贯准则,都有好几位议员受波及,所以我们需要寻找法律意见,去审视抗争空间。但我强调法院有其任务,不要被动地拿判决,像皮图章般审过便算。
朱凯迪表示,自决的主张有民意支持,未来会继续提及。他又希望法律界摆脱被动,作出不合作运动。
朱凯迪说:所以在现在的关键时刻,我很希望法律界面对第5次释法时,能摆脱过往被动接受的惯性,香港的法庭是否还要麻木地接受滥权的释法行为?第二,希望司法界、法律界看到现在第158条基本法,为香港带来不断的政治干预危机,他们可以向香港人建议制度的改革及条改基本法第158条的方向。第三,法律教育界,两个律师会,我们十分希望他们可以发起比黑衣游行更进取的不合作运动。
罗冠聪指,司法界及市民需要更进取行动,以防言论自由等核心价值逐一被侵蚀。
理大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锺剑华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社会的怒气不断累积,担心动辄出现警民对峙,引起冲突。
锺剑华说:好多人相当愤怒,结果做成昨晚触发警民对峙,甚至有些冲突,反映一个问题,一而再用如此方式释法,及今次释法否定政治异见人士的目的相当清楚,我相信香港人最不喜欢因为政治权谋考虑而侵害法律的独立性,所以怒气非常高。我觉得香港社会现在非常爆炸性,我担心日后有任何机会出现警方要控制,群众要表达情况,动辄出现昨晚的对立。
主张香港独立的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向本台表示,相信短时间内未有足够民气爆发另一场大规模社会运动,但不排除累积民怨下,大规模抗争会一触即发。
陈浩天说:我相信不会那么快凝聚到民气,在这段时间的观察,普罗市民的反应未见到可以蕴酿大型抗争,昨晚示威人数不多,但会慢慢累积,今天释法未见到即时反弹,但我相信将来会一次过爆发。
至于周日晚的占路行动中,有4名示威者被捕,其中3人已保释候查,另外1名57岁未能出示身分证明文件的男子继续被拘留调查。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