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0日星期三

王力雄:胡耀邦的“拨乱反正”



1980年3月,胡耀邦主持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了“第一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并将纪要发给全党。两个月后,胡亲自到西藏视察,在囊括西藏党、政、军所有县团级以上干部4500多人参加的“西藏自治区党委扩大会议”上,发表了激情洋溢的讲话,要求解决六件大事,分别概括为:
一、西藏要有自主权,西藏干部要敢于保护自己民族的利益;
二、对西藏农牧民实行免税、免征购;
三、变意识形态化的经济政策为实用主义的经济政策;
四、大幅增加北京给西藏的财政拨款;
五、加强藏文化的地位;
六、汉人官员要把西藏的权力让给藏人官员。
胡在西藏的讲话被视为是西藏历史的一个转折点。与清朝制定的《二十九条章程》、中共五十年代与西藏签定的《十七条协议》比, “二十九条”和“十七条”都是对西藏施加限制,增强北京对西藏的控制,胡的“六条”却条条是北京向西藏交还权利。
如胡在大会上以煽动的口气号召:
今天在座的县委书记以上的都在这里吧?你们根据你们自己的特点,制定具体的法令、法规、条例,保护你们自己民族的特殊利益。你们都要搞啊,以后你们完全照抄照搬中央的东西,我们就要批评你们了。不要完全照抄外地的,也不要完全照抄中央的。一概照抄照搬是懒汉思想。
多少年来,中共奉行举国一致,不要说行动,连声音都只能有一个。对边疆少数民族,一切中央王朝都巴不得其绝对服从。主动促使他们保护自己民族的特殊利益,不要照抄中央,不能不让人感到惊讶。
六条中最具转折性的,是把西藏的权力让给藏人官员。胡对这一点讲得最多,且要求非常具体。胡的说法是:“听说有些同志想不通,不通也得通,先决定后打通。”其实阻力主要来自掌握西藏高层权力的汉人,一般的汉族干部和职工早巴不得有离开西藏的机会。胡耀邦讲话如一股强风,把中共在西藏苦心经营的汉人队伍吹得人心纷乱,以往想回内地回不成,现在有了机会。藏族干部当然愿意汉族干部让位给他们,两相情愿,互相配合。西藏汉人大批内调很快进入实际操作。
当时西藏的汉族人口为12.24万人,按胡耀邦的要求,准备把75%即9万汉人调回内地。后来因为大批汉人内调导致了西藏不少部门工作陷于瘫痪,不得不中途改变,实际内调汉人为51500名,也已经使西藏汉族人口减少了42%,幅度不可谓不大。空出来的权力同时转移给藏族干部。到1993年,西藏自治区级干部56人,已有38人是藏族,占68%;487名地区级干部,藏族为313人,占64%;县级干部中有藏族2088人,占60%;区乡一级的干部则已百分之百都是藏族。
后来胡耀邦被邓小平罢免,他在西藏的讲话遭到攻击,被说成是他个人乱发挥。但事实并非如此,胡的讲话精神都在中共中央[1980]31号文件内。按当时的中共体制,胡只是具体办事角色,他上面还有党中央主席(华国锋)和数位副主席。中央文件绝对不会没有他们的参与和批准。因此在当时,中共高层对西藏的立场应是基本一致的。
邓小平的哲学一向是“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方法则是“摸石头过河”,走一步瞧一步。那时藏人在毛时代暴政下很服帖,看不出“反骨”;中共高层又因改革受到举国拥戴,强烈自信给人民好处必然得到感恩戴德。当时百废待兴、万事缠身的繁忙也使他们难以对治藏问题进行深入思考。
可以肯定的是,中共治藏政策的转变,不在真要给藏人自治的权利,也确实总是玩弄表里不一和暗中控制的把戏。但是与毛时代相比,无论如何有很大改善。藏人在那时获得了比以往多得多的自由和自主,生活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