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4日星期五

孙文广:必须拒绝警察到家中谈话——选举中反制破坏之一



北京朋友在参选中,受到很多骚扰和破坏,警察到家中谈话,使参选人很被动。
我在10年前也遇到类似的骚扰。
我后来采取对策是:凡“警察”要到家中谈话,我一律拒绝,即使到了门口,也要让他回去。因为警察一旦进了门,就会讲个没完,既浪费了我的时间,又对家人造成威胁。他死皮赖脸,一屁股坐哪,不走,你很难赶他出门。
后来,凡是警察要到家中谈谈,我都一概拒绝。
如果一定要谈,我就要他们另找地方,而且要定下谈话时间,还要校方派人参加,谈话时间定下不得超过半小时。坐下之后,我先向他们提问题,如:抄走的电脑,何时归还;打我断肋骨的凶手找到了没有;多年不让出国,现在可以放行了吧?我家电话24小时被连续骚扰,长达几个月,我报了警,你们查到是谁干的了吗?半个小时到了,我站起来就走人,这样和他们折腾了几次,警察几年几也不找我谈话了。
2016年11月3日于山东大学 电话13655317356 8836502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