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人大释法的潜在阻力:香港法院

数百名香港律师本周二上街抗议中国对香港宪章中的条款进行了实质上的改写,以防止两个年轻的独立政治人士任职议员。
数百名香港律师本周二上街抗议中国对香港宪章中的条款进行了实质上的改写,以防止两个年轻的独立政治人士任职议员。


香港——没有横幅。没有举起的拳头。本周二晚上,一千多名黑衣抗议者在香港市中心商业区安静地游行。他们很注意遵守交通规则,之后就在夜色中默默散去。

总的来说,这次游行的参与者比大多数示威者拥有更大的权力。他们是香港的律师,被中国本周一的一个举动所激怒。中国实际上是要重写香港宪章中的一项条款,防止两个年轻的独立政治人士就任议员。

  • 查看大图游行的组织者、香港70人立法会的议员之一郭荣铿(中)说,“这损害了‘一国两制’原则,但同时,我们对香港的法律制度也有信心。”
    Anthony Wallac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游行的组织者、香港70人立法会的议员之一郭荣铿(中)说,“这损害了‘一国两制’原则,但同时,我们对香港的法律制度也有信心。”
  • 查看大图周一,香港立法会外的中国国旗。
    Bobby Yip/Reuters
    周一,香港立法会外的中国国旗。
作为一个团体,香港律师表示,北京决定介入这个城市的一桩法律案件,是对其司法机构的一次打击,香港司法机构以公正性和独立性闻名,它对于香港作为一个全球金融中心的成败至关重要。

香港律师协会称,中国人大宣布的这个决定是“不必要和不适当的”,是对“一国两制”原则的破坏。香港是前英国殖民地,根据这个原则,自1997年移交中国以来,香港一直享有相当大的自治权。

但很多执业律师和法律学者也表示,香港的司法机构将不得不执行这项裁决,而在执行的时候,必须使用在数百年先例中演变而成的法律标准——普通法,它可能会软化或甚至阻挠北京的意志。

“我们必须向世界表明,这不是被接受的规范,”游行的组织者、香港70人立法会的议员之一郭荣铿(Dennis Kwok)律师说。“这损害了‘一国两制’原则,但同时,我们对香港的法律制度也有信心。”

中国可能没有预见到的这种现象:在一个精妙、基于规则的制度中巧妙地实施共产主义法律制度,法官头戴着假发,往往是在英国接受的教育,他们所接受的训练要求他们做出保护公民自由的裁决。中国政府习惯了法律只是国家权力的附属,他们可能免不了会遇到一个不愉快的意外。

“我认为,我们不应该低估普通法保障香港人自主权和权利的力量或韧性。”香港大学研究宪法的副教授陈秀慧(Cora Chan)在采访中说。

陈秀慧说:“讽刺的是,香港法院是普通法法庭,会使用普通法技巧来解释列宁主义法律制度的释法。”

北京的释法是本周一由人大的一个委员会发布的,它规定香港公职人员要么“真诚庄重”地宣誓,要么被迫离职,没有机会重新宣誓。

之前两位年轻的政治人士,30岁的梁颂恒和25岁的游蕙祯,在宣誓时使用了一个针对中国的歧视用语,激怒了北京。任何分裂主义论调都会令北京震怒。

对香港《基本法》中的条款进行解释,是为了迫使香港法院及立法机关逼迫两人离任,在接受采访的律师中,没有人预期法庭会救他们。

但在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法学院讲师张达明(Eric Cheung)看来,审理案件的香港法院可能会裁定,北京的释法不具追溯力。

他说,这可能会给两人一个重新宣誓的机会,虽然那需要一个有勇气的法官做出裁决,请北京提供一个新的、更具体的释法。

中国释法的另一个目的是防止港独支持者上台。今年7月,香港政府出台了一个新的效忠承诺,要求候选人签署一份文件,承认香港是中国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几名候选人被取消资格后诉诸法庭;该案尚未裁定。法官可以做出有限的裁决,认为北京的释法只适用于宣誓,而那些候选人并非公职人员,不必这样做。

香港大学法学教授杨艾文(Simon Young)说:“如果中国政府的最终目标是把分裂主义者从立法机关清除出去,那么此次释法是不可能做到的。”

几名律师指出,北京的裁决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它实际上修改了作为香港宪法的《基本法》。

“如果你认真看一看,会觉得它更像是修正案,或是一个补充,”参加本周二游行的彼得·赵(Peter Chiu)说。
而这是有问题的,因为《基本法》的修正案必须获得每年3月的人大会议批准。

这就导致了一种可能性,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陈秀慧说,香港最高级别的终审法院可以裁定,未经人大全会批准的北京释法是一项修正案,不可执行。

那是一个“核选项”。

陈秀慧说,1999年,终审法院发现,对于中国人大或其常务委员会违反《基本法》的行为,自己有权宣布它们“无效”。

这种武器——她的原话是“硬法律控制”——在没有使用的时候是最有效的。

“只要声称香港法院拥有这些权力,便可促使中国在对香港做出决定或释法的时候保持克制,”她说。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