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5日星期二

黄世泽:孤立主义阴影下香港如何自处



北京借人大释法对香港的司法和自治张牙舞爪之际,美国总统大选却是特朗普在选举人票中胜出。特朗普虽然在贸易问题上会与中国交锋,但特朗普外交政策上有孤立主义倾向,对有研究二次大战期间欧洲历史的人而言,美国走上孤立主义之路,如果香港人不作果断响应,香港人很可能会走上上世纪东欧的悲惨命运。

上世纪东欧诸国,包括波兰、捷克等东欧国家落入苏联控制,其实这命运早在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后注定。当时美国走上孤立主义之路,国会否决美国加入由美国前总统威尔逊一手倡导的国际联盟,亦即今日联合国的前身。东欧国家面对被侵略的阴影,无论捷克、波兰等国家,都只是在等英、法等西方盟国的捍卫,并无作出相应军事现代化,亦未有积极捍卫自身权益。但西方等国自顾不暇下,捷克在1938年的慕尼黑会议被出卖,德国不单吞下苏台德区,而且老实不客气把整个捷克吞下,而波兰就在1939年闪电战后被苏、德两国瓜分。而在苏联加入欧洲战场后,既然东线由苏联负责,东线的国家被苏联控制亦很正常,只有奥地利因为地理形势使然,苏联让其变成缓冲区,才得以保持中立地位,苏联才把已经吞下的占领区吐出来。

香港不是独立国家,当然不可能像法国戴高乐将军般一早利用法国海外仅余殖民地的优势,在纳粹德军占领全境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凭自己的力量把独裁者扫出家门。但可以肯定的,如果香港人默不作声的话,就有如默许被中共这强权强奸,无异给孤立主义者借口,给孤立主义者将香港当礼物般,用来换取他们想要的短线利益。特别中国人大释法,并非没有外国的关注,《纽约时报》罕见在纽约版本社论中声援香港,共和党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鲁比奥(Macro Rubio)亦发表声明谴责中国人大释法,如果香港人不借势加强反人大释法的行动,那就辜负了关注香港西方国家盟友的好意,日后要把这些支持争回来以捍卫香港,就更不容易。

主动寻求外国势力援助

因此,香港人不要再介意土共或部份狭隘民族主义分子所扣的勾结外国势力帽子,积极向西方国家政客讲解香港情况,寻求对香港民主、自由、自治有利的政策,甚有必要。以中国历史而论,无论后世被尊称为国父的孙中山,到今日在北京当政的中国共产党,全部都有主动寻求外国势力援助。香港人只是去西方国家寻求政客了解,并改变政策。与孙中山公然寻求日本人提供军火以助起义,以至中共干脆把控制区命名为中华苏维埃,香港人所谓的勾结外国势力真的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了。

但更重要的是,香港人面对释法一类事件,理应团结一致,走上街头,让外国人知道香港人重视自治,重视自己的权利,而不是任由中共宰割,甚至再度发动占领运动,让世人看到香港人捍卫自己权利的决心也是必要。这次人大释法,比起8.31那一次更为过份,完全践踏香港的司法和立法机关,但香港人的反应,却是不成比例地低,如果香港人不积极一点,特朗普身边那些孤立主义者,振振有辞把香港拿去当成礼物,那时香港人不要埋怨美国人。有时候,香港人要自己争气。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