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4日星期一

墙外文摘:特朗普吓倒全球?释法是港人最痛



(德国之声中文网)台湾《风传媒》发表政论人陈昭南文章《特朗普暴潮吓坏了全球,台日韩将有变局?》,指出特朗普在选战中鼓吹美国应该放手让日本、南韩自己去对付北朝鲜,更甚的是,他认为:既然北韩有核武,那日本也应该要有核武。如果日本"被放手"可以自造核武,首先头痛的当然是中共,这可会是天大地大的国际纠纷。同样论调,原本已决定要装配在韩国的"萨德系统",韩国会不会接受特朗普所索要的付费安装?
陈昭南说,中国和美国的贸易战会先兴起,但日韩台湾却和中国同一边,届时只要中国控制得住而不让争端发生极端军事冲突,大市场趋势就很自然会往中国这边移动,人民币的价值会提升,简单说,特朗普这种主张的美国就是在将天下霸主的主导权腾让出来拱手送人。台湾只能跟日韩绑在一起来看待特朗普变局。因台湾少了美军驻扎问题,所以较单纯的只是武器采购的价与量。如果特朗普真的是按商业法则在布局全球,那么台湾在策略上只要让特朗普认定台美关系是美国稳赚的一方,那大概还可以维持稳定关係,可是,国与国的关系真的这么简单吗?
Hongkong Abgeordnete Baggio Leung & Yau Wai Ching (Reuters/T. Siu)
人大最新的司法解释实际上解除了梁颂恒和游慧祯进入香港立法会的资格。
寻求法治背后的政治共同体
政治学者叶荫聪在香港《明报》发表文章《大陆违宪是正统  香港宪法不在场》指出,香港的法治比英国几百年在民主革命中成形的普通法历史要短,但却比殖民晚期才成形的香港政治共同体的历史要长,港人自治的想法,要到1980年才勉强成为社会共识。故此,民主化与法治是若即若离的,前者迟迟未有成果,后者有点老练成熟。法的背后,总缺少政治共同体的想像,甚至有人认为应该尽量与政治无关。
叶荫聪说,中央一面不许违宪审查的司法机构及程序,另一面打压提出自由主义式宪政诉求的法学家及平民。因此,这套政治宪法学除了是自说自话,为中共开脱,其主要功能是尝试在文化民族主义之外,建立一种陈端洪所说的"宪法爱国主义",即透过体会宪法的历史及原则,凝聚对政治共同体的热爱。当香港人以"捍卫司法独立"之名的时候,除了包含着一种恐共情绪外,是否要寻求法治背后的政治共同体的热情?
政治压迫与文化侵略
时评人练乙铮在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人大释法三解读 下任特首双面人》指出,两代香港人对北人"释法"及有关的说辞作的两种不同解读,一专制政治压迫、一外来文化侵略,其实也就是为什么年轻人认为"香港民族"这个概念很自然,一见如故,但老一辈却听起来觉得突兀,很造作,很不自然,甚至完全荒谬。十几年之间,香港人当中,出现这种对中港关系的跨世代理解差异,显然比上述外国人当中的看法转变深刻得多。
练乙铮认为,北京为打压港独而进行"释法",逆向思维的结论无疑是:港独的发展太过成功了,以致大一统帝国不能不出重手打压,否则不仅无法控制,更会鼓励帝国边缘上其他四独更勐烈造反。以如此霸道方式取缔某种政治信仰,文明社会所不为。这会引起反效果,一些本来不支持港独甚或反对的人,出于对"释法"的反感,会转化为港独的同情者甚至支持者。
China Tausende demonstrieren in Hongkong gegen Einmischung aus Peking (picture alliance/dpa/A. Hofford)
香港数千人11月6日在中联办前举行游行,抗议北京方面通过人大释法解除香港议员资格
用法律包装极权?
时评人刘锐绍在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法律包装下的极权》指出,全国人大就《基本法》104条释法,处处显露的特点是,北京相信的是权力胜于一切。从《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的解释可见,北京希望一锤定音,然后压倒一切反对声音。
刘锐绍说,中共在"台独"、"疆独"等问题上,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责任,只把责任推到分裂分子、外国势力、敌对势力之上。如今,北京似乎可以驾驭一切,"港独"的气势被压下去了,不听话的人也被赶出立法会外。但是,可以预期的是,未来的抗争只会持续下去,就像1949年之前共产党向国民党抗争一样。当然,暴力的抗争暂时不会太强烈,因为香港暂时仍未到达暴力抗争的临界点,而香港的主流民意也反对暴力。不过,如果北京的压力不断加大,愈来愈只强调"中央权力"而不理会香港人的意愿,那么只会把不满的情绪向临界点推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