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4日星期一

吳虞:孫中山的「紐帶作用」還剩多少?


11月11日,大陸官方在北京舉行了隆重的孫中山誕辰紀念大會。除了正在越南外訪的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外,中共其他六位常委、在京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國務委員、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全國政協副主席,以及中央軍委委員悉數出席大會,習近平發表講話。這是大陸官方類似紀念活動的最高規格,從中亦可看出其對於孫中山的重視與推崇。

中共對於孫中山的推崇,肇始於上世紀20年代。由於在晚年提出聯俄、容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並一手促成國共第一次合作,孫中山一直備受中共的高度肯定。即使在其身故後,中國的局勢和國共關係一波三折,甚至幾度兵戎相見,但孫中山的地位也並沒有太大影響。中共小心翼翼地將其與國民黨政權切割開來,遵奉孫為「革命的先行者」,並自詡為「孫中山先生革命事業最堅定的支持者、最忠誠的合作者、最忠實的繼承者。」在某種意義上,孫中山成為了經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改造以後的中共,爭奪國內革命正統權與合法性的一個重要來源,這也是為何習近平在此番紀念講話中仍要重申上述三個「最」的原因所在。

大陸官方此番高規格紀念孫中山,一則是因為今年恰逢孫誕辰150周年,屬於逢十大慶的慣例行為;二則也是為了因應蔡英文上台後台海局勢的新情況、新進展。作為少數受到海峽兩岸共同尊崇的政治人物,孫中山被認為在兩岸之間起着重要的紐帶作用。大陸方面試圖借助紀念、肯定孫中山,在現實的政治問題之外,與對岸尋找、凝聚歷史共識。同時,由於孫中山一生致力於振興中華、統一國家,並且與台灣又淵源頗深,所以其紀念大會便理所當然成為大陸方面闡述最新的兩岸思路、向對岸當局喊話的理想場合。

事實上,反獨、促統也是此番習近平紀念講話的重點。在講話中,習近平不僅引述了孫中山「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國家,這一點已牢牢地印在我國的歷史意識之中,正是這種意識才使我們能作為一個國家而被保存下來」的原話,重申了「只要承認『九二共識』,認同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我們都願意同其交往」的原則,還罕見地使用了六個「任何」——「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釋放出強勢反台獨的信號。

如果放在過去國民黨一黨統治的時代,那麽這種將歷史評價與現實政策打包處理的做法,或許的確能引起一定的心理共鳴,發揮一定的作用。但自從台灣實現民主化以後,伴隨着國民黨政壇地位的起起伏伏,以及台灣社會整體趨向綠化、獨化、去中國化,孫中山的「國父」地位和受推崇程度已大不如前。甚至在部分年輕人的眼裏,孫中山儼然被當成是一個與己無關的「外國人」。這一點從近期兩岸對於孫中山誕辰150周年相關紀念活動的冷熱不均中便可看出。不同於大陸官方高調紀念孫中山,在台灣,除了國民黨高層慣例拜謁「國父紀念堂」,僅有一些民間組織舉辦了研討會,執政的民進黨當局對此幾乎是不聞不問。

當然,冷落、貶抑孫中山的不止有台灣,在大陸民間,雖說這些年「民國熱」方興未艾,但隨着研究的深入、大量資料的陸續披露,孫中山的地位不僅沒有提升,相反「走下神壇」後的孫中山,其真實的歷史功績和地位開始受到愈來愈多的質疑與指責,甚至出現了「揚袁(世凱)抑孫」的聲音和傾向。儘管官方層面還延續着過去的論述,並且高調加以紀念,但考慮到孫中山實際上已經被兩岸民間部分揚棄,繼續祭出這面大旗,究竟對現實政治還有多少影響力,能在兩岸間起到多少的「紐帶作用」,其實是令人懷疑的。

這個問題當然不僅存在於孫中山一人身上,應該說,過去大陸整個海外統戰的基礎就是建立在團結包括孫中山家屬、後人在內的民國要員、港台精英之上的,而召開各種高規格的紀念會、研討會被視為是釋放善意、溝通情感的重要途徑和手段。它也確曾發揮過一定的積極作用。但隨着近些年以反權威、反精英為特征的民粹風潮自西向東席捲全球,面對台灣島內急劇變化的社情民意,過去那種專注於走「上層統戰路線」的策略方法顯然已經失效。

可以說,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不僅敲響了國民黨的喪鐘,也敲響了大陸對台統戰的警鐘。如果不能及時因應時勢、改弦更張,而繼續沿用陳法,那麽不僅達不到預期效果,甚至可能適得其反。只是,鑑於目前大陸體制的行事邏輯和思維慣性,要想在這方面作出重大調整改變,實在並不容易,前景也不令人樂觀。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