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6日星期六

北京雾霾现耐药菌 “人类最后的抗生素”失效

北京雾霾现耐药菌  “人类最后的抗生素”失效
雾霾天,北京的空气或许已经成为抗生素耐药性基因的“储存库”和传播途径。国际期刊《Microbiome(微生物)》上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结果揭示了上述现象。

据澎湃新闻报道,该论文的通讯作者、瑞典哥德堡大学抗生素耐药性研究中心主任Joakim Larsson认为,空气可能会是抗生素耐药性传播的重要途径,而这之前没有被意识到。2015年2月,通过宏基因组高通量测序数据平台(MG-RAST),研究团队从人类、动物和全世界不同环境收集了共864份DNA样本。其中,他们选取了来自北京的14份空气样本,来寻找作为环境要素之一的空气,是否含有抗生素耐药性的基因。
    
分析结果表明,相比泥土、水等外部环境要素,北京空气中的微生物群落含有的已知抗生素耐药性基因(Antibiotic resistance genes)种类最多,平均有64.4种。为了调查高丰度的抗生素耐药性基因是否是空气的普遍特征,研究团队在“454测序平台”调取了美国纽约和加州圣迭戈在家、办公室、医院三处的空气样本。对比北京的空气样本后,结果显示:在空气所含的抗生素耐药性基因的数量上,纽约和加州圣迭戈的三个场所与北京相当;但在种类上,北京的空气要比美国两个城市(办公室空气除外)更多。
    
值得警惕的是,研究团队在文章里指出,他们在北京的空气中发现了针对碳青霉烯类(Carbapenems)抗生素的耐药性基因。这意味着什么?文章把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称作“一种可最后求助的抗生素”。实际上,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是抗菌活性最强的一类非典型β-内酰胺抗生素,被广泛应用在呼吸系统感染、败血症等病症上,是治疗严重细菌感染最主要的抗菌药物之一。如果这类抗生素出现耐药性,意味着人类可能失去这“最后一根稻草”。
    
这也是研究团队最为担忧的事情。20世纪上半叶以来,人类广泛利用抗生素抑制、杀灭致病微生物的功能,来救治疾病。但滥用的副作用随之而来,病菌进化出耐药性,使得相应的抗生素无法奏效,人类对感染将束手无措。对现代人类的健康来说,病菌的抗生素耐药性是一大威胁,据统计,每年大概有70万人因此去世。
    
病菌的耐药性速度和抗生素的调整速度是一场生命的赛跑,若无处不在又具有流动性的空气成为耐药性基因的“储存库”和传播途径,人类要想赢得这场比赛将更为艰难。
    
那么,北京的样本空气中被发现的耐药性细菌是否是活的?该论文没有给出结论。但Joakim Larsson表示:“根据其他关于空气的研究,有理由相信,空气里混有死的和活的细菌。”如果空气中带有耐药性的细菌具有活性,其带来的风险是直接的。
    
不过为了更具普遍性,研究团队还需要调查、对比更多地方的空气样本。目前而言,研究的样本数量不多。接下来,研究团队将对欧洲的污水处理厂进行下一步研究,采集附近的空气,探究空气中的耐药性细菌如何传播。由于污水处理厂混有多种细菌,给细菌之间进行耐药性基因交换提供了方便,科学家认为,污水处理厂是细菌耐药性传播的一环。
    
在结论中,研究团队呼吁:“建议对制药工厂的废弃物排放采取严格的监管措施,并倡议更加重视空气在传播抗生素耐药性上发挥的作用。” [博讯综合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