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日星期四

留学生从“自干五”升团中央宣传部掌控新媒体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最近任命至少9名专为官方政策歌功颂德的年轻人在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门兼职,其中有网络名人、青年问题学者等“自干五”,包括“七零后”研究青少年问题的邓希泉,“八零后”外国留学生雷希颖等,他们将分别担任团中央办公厅、团中央宣传部新媒体、网络舆论处副处长等。有评论认为,这一举动显示共青团中央试图靠招揽网络活跃人士引导舆论。
本台记者获得的一份“团中央书记处任免通知”内容显示:团中央决定委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年研究所副所长邓希泉担任团中央办公厅综合处副处长;曲平任团中央直属机关团委书记;雷希颖任团中央宣传部新媒体发展处副处长;郑东红任团中央宣传部网络舆论处副处长等。该通知称,被任命者都是“兼职”2年。
据资料显示,42岁的邓希泉,湖南湘乡人,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年研究所副所长,青少年问题专家,曾参与研究并发布《中国西部青年发展报告》、《“十五”期间中国青年发展状况与“十一五”期间中国青年发展趋势研究报告》等学术文章,并常在网上发表文章,接受媒体采访,宣传所谓的正能量。而29岁的雷希颖生于福建,本科毕业于湖北大学,研究生毕业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雷希颖在其个人微博自我介绍称,左or右?不重要,但必须坚持维护中国利益,维护民族团结,维护社会稳定的底线,这是底线和原则!在其个人微博,每一句言论都带着歌颂。比如他近期写道“我军的宣传片越来越酷炫了,从前奏开始,眼睛就舍不得离开屏幕了”。为什么要从美国请一个艳星来“纪念”长征,必须严厉追责。
据中国青年网报道,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留学攻读博士研究生的雷希颖,因在微博上发起“我和国旗合个影”活动而被网友熟知。该活动在20多天内引来4.5亿人次的关注。有记者指,雷希颖越出国越爱国,愤青变成“自干五”。新媒体出现后,各类被人为放大和突显的冲击眼球的案例层出不穷,一度让这个热血青年对国家感到绝望。
湖北网络作家刘逸明11月2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当前中共高层对意识形态领域管理方式正出现改变,这种改变,绝非放宽:
“现在跟前些年相比,对言论管制严厉。请外来人更市场化一些,所以这个人被任命到团中央兼职,其实也在情理之中的”。
雷希颖的名字于2014年起受到关注,同年他除了发起“我和国旗合个影”,还发起《抗战爱国纪念地图》制作,2015年《我和我的国家引擎》系列动画影片制片人,同年获得中央网信办“五个一百”正能量活动唯一“大满贯”,及2015年福建省青年五四奖章。
刘逸明说,雷希颖的这些光环会令不少网民忽略他的“五毛”形象,团中央选择他还有一个好处是将硬性宣传柔性化:
“因为很多人虽然在公职机关很长时间,但对宣传还是比较外行的。如果从外面抽调一些得力的干将进来,宣传方面更符合官方的口味。以前赤裸裸为官方唱赞歌,老百姓反感。现在这些人以民间人士的形象出现。他们说话也会兼顾老百姓的感受,宣传效果会更好一些”。
重庆学者张起说,团中央很需要这些有在海外生活经历的年轻人,发挥“正能量”作用: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大陆现实的大多数情况,是对民生和民权的诉求,只打民族主义牌是他们缓解压力的招数,而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现在大陆的民生和民权诉求”。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