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5日星期六

王思想:校友維權 令人鼓舞


這兩天,一位叫丁瑩的女士死於車禍。圍繞一起貌似普通的車禍,卻發生了諸多奇怪的事件──有關丁瑩車禍的網絡文字、視頻,不斷被神秘的力量刪除著。同時,網上關於丁瑩事件的傳播,則仍在堅韌地進行。不久人們發現,丁瑩是北京對外經貿大學的畢業生或在職教師(由於刪帖不斷,有關信息很零碎),有對外經貿大學的一幫校友在為她不斷呼籲。

這分明就是雷洋事件再現。雷洋事件,注定要像孫志剛、鄧玉嬌、楊佳、呼格、念斌、賈敬龍等案件一樣載入史冊。一個奇跡般的事件。本來,警察以抓嫖為名勒索錢財,是最司空見慣的事情。雷洋不知天高地厚反抗了,被打死也屬於常見。並且警方還強行提取了精液、有賣淫女證明雷洋嫖娼,看上去無論如何都是一個鐵案。但鐵案偏偏就翻船了。網絡上鋪天蓋地的揭露,導致了雷洋事件的柳暗花明。其背後的推手,是雷洋的校友。中國人民大學的一群校友,不依不饒。儘管這個學校比較差,但這幫校友的團結、吶喊,還是非常令人尊敬的。

雷洋事件,可以說是幾十年來第一起著名的校友互助事件。這個事件會開啟一種「校友維權」模式嗎?尚未等待許久,就出現了丁瑩事件。此事還在進行中,其結果可以等待。

就像流水尋找出路一樣,無論你怎麼堵塞,總有突破口。社會組織也在經歷這樣的尋找。「校友維權」模式,就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公民需要組織,弱小的個體總是會試圖通過某個機構來爭取自己的權益。公權力能容忍什麼樣的社會組織,則有所不同。

中國3000年歷史上,朝廷一直不允許出現像樣的社會組織。朝廷希望自己奉天承運,是唯一有組織架構、有行為能力的機構。然後希望社會解構沙化,群氓一片散沙。但是民間力量不可能被完全扼殺,於是就形成了朝廷在廟、鄉紳在野的局面。朝廷是一個強大的縱向中樞,鄉紳則在各自的一畝三分地上維持秩序;前者依靠暴力,後者依靠聲望。百姓不到萬不得已不去官府打官司,而是讓鄉紳來判。由於各地的鄉紳並未有橫向聯繫,不會對朝廷構成威脅,反倒幫助朝廷維持穩定,所以,幾千年來,歷代統治者樂於維持這樣的局面。

1949年以後,情況巨變。延續幾千年的鄉紳階級,被從資產上掠奪,從聲望商打到,甚至從肉體上消滅。城市的資本家階層遭遇也基本類似。從此,百姓只剩下與公權力打交道這唯一路徑。在城市和鄉村,1949年以後成立了共青團、工會、婦聯等組織,說是民間組織,其實是公權力的一部分。

這些年,隨著公民意識的覺醒,隨著互聯網的興起,網絡維權幾乎成為百姓維權的主要陣地。其涵蓋範圍之廣、人群之眾,遠遠超過了上訪。許多案件都是通過網絡的呼籲才得以伸張正義的。

但是,網絡維權有個致命缺陷:熱點太多,注意力太容易被分散。那些怪異的、奇葩的遭遇容易引起人們的同情和關注,另外一些不怎麼吸引眼球的案件,則被網絡淹沒。畢竟,網民是要看熱鬧的,你不能指望網民這個團體是慈善家,富有多麼強的正義感。

於是就需要一個有組織的力量在作為發動機,在網絡上發動一次次衝浪,同時在網下向公權力施加壓力。雷洋事件促成了人民大學校友會的組織化努力,丁瑩事件則有可能促成另一所大學的校友維權。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突破點。首先,校友是以情繫人。其次,校友並無固定綱領、固定組織,不會引起公權力壓制。這樣一個隱約出現的團體,是安全、高效的。

丁瑩校友維權一出,即有人問:「像我媽那樣的農村婦女,字都不認識,她去哪裏找組織?」這是把問題狹隘化了。須知:校友為張三的呼籲,其結果一定會惠及貌似不相干的李四王五。此外,校友維權只是眾多模式之一,完全還可以出現老鄉維權、鄰居維權、球友維權等眾多模式。

其實,即使在民間沙化期間,掌握公權力的人也還在進行著其他的組織化構建。比如,令計劃垮台後,他的西山會、汾酒會等老鄉組織就暴露了。

以校友維權為榜樣,其他的社會或半社會組織也會受到啟發。民間必須從沙化走向網格化、樹根化、結構化,人與人必須有所勾連。這對於維護民眾利益、維護國家穩定,都是有好處的。應該得到民間和官方的共同支持。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