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2日星期六

胡少江:美国选举表现的民主和极权制度的优劣对比


刚刚结束的美国总统选举的过程和结果都出乎许多人意料之外,至少是出乎主流媒体和社会精英的意料之外。这次选举对美国主流社会带来的震撼如同前不久英国脱欧公投结果给英国和欧洲主流社会带来的震撼非常相似,这两个事件对现代世界所带来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影响深刻且长远。在不少民主制度的拥护者感到沮丧和失望的时候,地球另一边的民主敌人则掩饰不住地幸灾乐祸,认为历史正在给他们提供一个挑战和质疑民主制度的机会,一个进一步为他们的臣民洗脑的机会,一个强化集权统治的机会。

民主社会的一部分人对美国选举感到沮丧和失望,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不喜欢选举的结果,但是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他们对民主制度的公正和效率产生了怀疑。如果是第一种原因,其实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既然是大众选举,就必然有人高兴、有人沮丧,这正是民主的本质特性所决定的。但是许多人对民主制度的公正和效率产生怀疑却值得认真分析,这种怀疑一方面是来自于对民主制度本身优势和缺陷的思考,另一方面则是一些人于其他非民主制度进行对比而产生的。

这次美国总统选举的过程和结果,以及前不久英国关于脱欧的全民公投的结果,凸显了社会精英和沉默社会底层大众之间的巨大分歧。如何使得一种制度能够在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精英和社会底层的利益之间求取最大的公约数便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其实社会不同阶层的矛盾历来存在,民主制度设立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要通过一个和平理性的方式在不同利益之间进行谈判和妥协。截止目前为止,相对于其他历史上的和现存的各种政治制度,民主制度在这方面是最有成效的。从这个意义上看,人们并没有对民主制度失望的理由。

民主制度面临的许多新的挑战实际上是全球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新形势所引起的。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尤其是在资本跨越国境的流动和人员流动相对频繁的形势下,资本流向不发达地区和移民涌向发达国家这两股力量对老牌民主国家的冲击显而易见。这种冲击的负面效果主要由发达国家的底层民众承担;相反,资本的拥有者可以在其他地方获取利润。这种状况一方面加剧了发达民主国家之间贫富之间的矛盾,同时也加强了国际资本和集权政府之间的联盟。这是老牌民主国家问题的重要症结所在,也是民主制度必须解决的新问题。

至于世界上集权国家对他们所说的“民主乱像”的幸灾乐祸,人们大可不必过于在意,因为那些幸灾乐祸者其实内心最为恐惧。他们的幸灾乐祸是做给他们的“臣民”看的。自由和民主是人们的天性的追求,在这方面西方社会存在的问题是一个制度是否成熟以及如何改进的问题;而在中国、北韩等集权国家则是一个根本剥夺自由民主权利和反对人性追求的问题。这方面的优劣不言自明。这也正是中国的意识形态警察不断向人民封锁真相的原因。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