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5日星期二

高智晟:由"和尚又逃跑了"说起



村旁庙里的主持和尚又逃跑了,这有跑不了的空庙为证。这在每年里都是要发生上几回的事,在意的也只剩下了上当受骗的苦主们了。作为特殊的旁观者,于屡屡发生着的和尚逃跑事件以外的联想是早有了的。

宗教是人类独有的几大类行为之一。人的生命深处有着一个只有宗教信仰方能满足的神秘空位,这便是人类宗教的天性特征。而寻求满足心灵的美好、精神的依凭、使人明白生存的意义、找到生活的理想及认识宇宙真理是大多数宗教的类化特征。于滋育道德、涵养民情上,宗教的功能是无与伦比的,这却只是人类文明政治制度下才会生成的功能。

马克斯·韦伯认为,"较不成熟的宗教是为了长生不死,土地肥沃而食品充裕、避免天灾人祸、征服敌人等纯粹世俗目的,而寻求超自然力量的庇佑。"而中国农村地区乃至这国大部分人群中的宗教现状还在这一认为的情形以下。

被押回村里前从未有过留意这里宗教现状的冲动,不仅仅是少有余暇、或竟是缺少环境条件。2014年8月迄今两年多的时间,我作了家乡的特殊旁观客,既得了功夫余裕,客观上也得了环境条件。当然不是于宗教的理性看读条件一-无论从幅面还是它的深度。

中国农村地区,至少是我的家乡,外相的宗教现象是尽够"欣欣向荣"的,但它真实内涵还在浑浑噩噩的迷信天地里,龙王庙是这里日常"宗教"的全部意义基础。

我无意识作了两年观者后有过些有意识的咨询。大点的村里村村都有龙王庙,小村则两三家合力共建,龙王庙旁必旁置一气势竞相攀比的大戏台,每处寺庙及其辅附低者耗资几十万元、多者百万以上乃至数百万或上千万元。村里人告诉我,"现在十村八乡找不到一所村小学,但村村都有龙王庙。"

至少在于我的听闻、观识,这些耗蚀民财的成绩与人群心灵及精神好品质生长是背道而驰的。相反,它正作了引诱诡算与贪婪、使人麻醉而俯伏于天命里的装备,于它现状维持本身即是贫弱民力的又一个负轭。这正是这种"宗教"得了在这国疯长"特权"的根本所是。

"跑不了庙"距我所处直线四百米,晨钟暮鼓、经声佛号日日如是,总能盖过讨债者、被坑骗者呼天唤地的哀号声。主持和尚被受害者打跑的事一年总要有几回,彼也总能腆脸挺肚安然返回而复安然害人。我曾在书的后记里记念过他一句 : "他一生的全部事业就是坑害人。" 那伎能总能使名冠乡里的"铁公鸡"们含笑拨毛捧上,所有人的哭都是后来的剧情。" 利益能给人的眼睛蒙上一层厚厚的膜,即使是双目失明也不过如此。"  四弟的一位姻亲,倘使能发生了彼年迈的父母从他手里获得一分半厘的事则定是名动乡邻的奇闻。他靠屠羊贩肉过活,那"又跑了"的高僧竟能在数年里骗吃他近九万元的羊肉一一值得读者诸君侧目的:是和尚骗吃了九万元的羊肉(而屠门被坑者远非彼一家)。2016年春节,这位以精明吝啬外加诡诈著称者合全家之力组团大闹寺庙逼馋嘴和尚"还我血汗钱"的新闻名动十里八乡,动静足够的大而终于分文未得,和尚大师复安然矣!大师和尚因长期拒付其专车司机工钱而被愤而揭穿:彼目睹大师数年里为其女儿买手饰一项花费达60万元以上。每至寺庙节期,被骗害"信众(过去称善男信女,一时难有仍用这一称谓的感情和力量)"呼号组阵索要"血汗钱"成了常景。而这种遍地开花的"宗教"对信众的祸害却不全在物质方面,真正被祸害的是信众的人格及精神。

人们把从当下中国肮脏俗世得了的坏经验移情至"信神"方面一一钱能换得任何贪婪之利。把"信仰"当作满足一切诡计及实现任何卑鄙目的的如意工具,更是把"神"当成了实现一切贪念及任何卑鄙目标的共谋,这种现象实在与宗教不再有联系一一尽管挂了宗教的相,实际上是作了满足贪婪、实现卑鄙乃至凶恶目的的功夫。它是当下中国全民腐败、道德及人性沦丧环境的组成部分,是今日中国深厚黑暗总成绩里最醒目的分项;是野蛮政治的大成绩,是邪恶制度存活的基础,既是它的原因又是它的结果。

世界杰出的生物家爱德华·威尔逊认为,"强有力的证据告诉我们,人类社会之间所有的差异都基于学习和社会制约,而不是基于遗传。"近代有许多文人反思中国文化,不少人得出了国民性缺陷的结论。无疑,人类的许多行为取决于他们各自身历文化环境中的经历。但单归于特别文化环境里生成的国民性是不全面的。病态中国社会最根本的罪恶渊源是专制政治,它于社会人群心理、精神、价值取向之环境形成坏榜样的影响无时、无处不在而无于伦比,1949年后的变态专制于这方面祸害尤甚更烈。

中共对理性向好的宗教素以凶残打压著称,新近在西藏拆毁寺庙、驱逐僧侣的野蛮暴行便是它一贯邪恶的日常继续。而于广大农村及弥漫于全国各地的"求神拜佛"现象这些年里基本上开始放任,因为它实在地得了可被放任的条件一一它吞噬人性而滋生无情,之正是独裁政治邪恶生命存活的命脉及保障。

所有有记录的历史经验都证明,人类是离不了宗教的。当一个时代被迫与宗教隔绝时,定会有宗教的替代物出现,便是独裁者也例外不了。不难判识,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一种邪教,唯有着漂亮的巧饰及遮盖而已,倘是不劫持得国家政权,无论在哪、在何时,它都一文不名。它的许多运行并不脱离宗教模式,诸如盲目效忠就是无能党魁们都妄图实现的宗教式酣梦、就是一种低级效忠宗教模式,最明显如重要节日或场合的阅兵仪式,实际上就是黑帮宏大的宗教仪式情结渲泄。

血腥打压理性向好宗教是历史上所有独裁者一脉相承的志同道合,许多人对此不理解,认为理性向好的宗教于人类文明生长百利无弊,这没有错,却缺了对独裁政治反人类文明本质的理解。他们的疯狂打压正是对之认识清晰的证明。他们清楚,文明宗教生长的意义正是独裁政治前途的萎毁,古来独裁者都明白自己不会拥有长远的好,保住当下便是他们的全部事业及全部美好。

共产极权专制于宗教先是一律的野蛮压制,到后来,一方面是力量结构有了变化,另一个方面,他们也觉得装饬出人模人样会更符合自己的利益。作为装模作样的功夫,在仍冷酷压制的前提下容忍一部分宗教在形式上的存在。宗教于压迫里的艰难生长与屡屡发生着的野蛮打压便成了这样阶段的特色。

长期看,打压宗教的"国策"必败无疑。有研究表明,经前苏共60年的野蛮压制后,有组织的宗教依然生机蓬勃。彼时苏联2.5亿人里仍有七千万信教人口(东正教、穆斯林各三千万,犹太教250万,其他教众数百万)。

人类精神生活有极强可塑性,于人类文明命运论,这既是优势又是危险。近代以来,无神论者都坚信科学知识将会逼退宗教,认为知识启蒙曙光到来之际宗教必像夜色一样退去。实际的情形是,亚里士多德等人提出的人性观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苍白无力。世界科学知识最发达的美国95%的人有宗教信仰。历史在这方面积累了太多的示教,宗教缺失的时代,必是一个社会道德共识的丧失、对自身处境及前途渺茫无助的时代,时间一久,便必生出人群里对周遭事物的冷漠、对同类苦难处境的麻木,只关心自身和眼下、人群人性萎褪现象明显而普遍。

于合了独裁者口味的"宗教"野蛮生长的放任后果则更其的糟糕不堪,今天中国社会普遍的人性糜烂、道德沦丧、政治腐败、官权及黑恶势力汹涌泛滥,人群中的巧取豪夺、蚕食鲸吞,反人性、反社会现象随时、随处可见的现状则是这种放任的速成物。

宗教经验的形式绚烂而多维,其神秘、复杂性尚使最杰出的哲学家及心理分析师亦茫然无适。无神论者简单地将人类心灵现象视作是大脑神经机制的生产物。在他们看来,宗教不过是一种幻想。无神论者永不得体会到人类精神皈依和予他者好的奉献生活的极致乐趣,永不能体验人类有限生命与宗教的无限联结生出的精神意义,很难说之不是一种昏昧或缺憾。

先是暴虐政治不可一世的胜利下造成经济惨绝人寰的失败,今天正相反,经济上有了点胜利,政治毁灭性的败相任何人已无力回天矣!便是经济本身,没有几个正常人不明白,最大短期利益的贪攫也得了有目共睹的最恶劣的环境坏局面,以及于之相伴生的整个社会的人心、人性及道德崩坏现实,同样丧失的是独裁者的内省能力,更不能省察到这一切与长期凶残压制宗教信仰的联系。冷酷打压宗教信仰依然被视作是保卫独裁制度的日常要诀。历史上出现过数不清的企图消灭宗教信仰的强大政权,终于被毁灭了的必是它们自己而不是宗教信仰,这是历史无数次示教了的,谁也例外不了的。

过往六十七年苦难记忆足资我们得了警醒材料,我们理应认识到了一一理性向好宗教于这世间最古老、最庞大民族文明生长及久远福祉保障的无限意义,这认识是我们,我们的子孙后代一切向好发展的保证。

2016年11月9日于村里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