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

于浩成: 社会主义民主与民主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世界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就是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结束至今已有四十多年了。虽然世界是在进步中,人民赢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但是地方性的局部战争一直此起彼伏,连续不断。在许多国家中还没有建立起民主制度,人民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选择自己政体的自由等权利还受到很大的限制,即以反法西斯战争的主力——苏联和我国来说,社会主义民主的问题还远远没有解决,实际情况距离列宁所说的“无产阶级民主比任何资产阶级民主要民主百万倍;苏维埃政权比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共和国要民主百万倍。”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即以苏联共产党内来说,据新华社电讯,苏共第十九次代表会议已通过决议在莫斯科为斯大林时期的受害者建立纪念碑,《莫斯科新闻》於1988年7月6日发表文章披露当时的一些情况,文章说,1934年苏共十七大当选为中委和候补中委的有139人,到1939年召开十八大时只有24人还留在党内,余下的大部分遭到迫害。据赫鲁晓夫於1956年2月25日在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上所作的秘密报告透露,苏共第十七次代表大会选出的中央委员会委员和候补委员中就有70%被宣布为党和人民的敌人,在1966名代表中,因被控犯有反革命罪行而被捕的占一半以上——1108人。

图哈切夫斯基、布哈林、委诺维耶夫、加米涅夫等人的案件直到不久前才获得平反。连苏共党内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普通人民遭受的政治迫害情况是多麽严重了。

据苏联报纸报导,由於苏联肃反扩大化受迫害者总数有人估计为7400万人,其中1200万人进了劳改营,2000万人因反对斯大林在1929年到1933年强迫实行的农业集体化而获罪的个体农民不是进了劳改营就是被流放西伯利亚或其它边远偏僻的地区。4200万集体农庄庄员失去了国内护照,致使他们无法再改换工作或旅行。也许有人说这些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的情况,但有名的列宁格勒案件和克里姆林宫医生案件都是在战後发生的 ,在列宁格勒案件中,库滋聂佐夫、沃滋涅克斯基、罗季奥诺夫、波普科夫卡普斯京被判处死刑,由於这一案件而遭迫害的有二百多人,从1947年到1949年的三年内有两千多领导人被撤职。

克里姆林宫医生案件发生在斯大林逝世前不久,1953年1月13日苏联宣布一批医学界泰斗,在克里姆林宫为领导人治病的主治医生等为英美等国间谍,指责他们谋害了日丹诺夫和季米特洛夫,随後这些医生遭到逮捕和迫害,其後,克里姆林宫主治大夫之一的维诺格拉多夫发现斯大林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在病历中写下病中要绝对休息的意见,建议他完全停止一切活动。

这个建议被认为是中断斯大林一切政治活动的阴谋,不久维诺格拉多夫即被逮捕,接着在战时曾任红军主治内科大夫的米龙、沃夫西等一批医学权威相继被投入监狱,他们的妻子也遭逮捕,子女被解除职务或被开除党和共青团。另据苏联卫生部精神病学负责人亚历山大.舒尔金於1988年2月11日宣布,苏联200万精神病人的名字将从精神病人名单划去,说这是改革的一部分,旨在结束滥用精神病案例的行为,舒尔金说苏联准备重新参加世界精神病学会。“条件是学会中必须有工作气氛,不讨论政治问题。”(苏联於1983年退出世界精神病学会,当时西方的精神病科医生指责苏联说,在苏联有不少身体很健康的人由於持有不同的政见而被关进了精神病医院)

据苏联报刊报导,近年来一些被禁锢多年的文学艺术作品陆续解禁,与我国在“文化大革命”之後出现的伤痕文学颇为类似的称为“反思文学”作品纷纷问世。其中大部分作品并非创作於最近几年,例如布尔加科夫的《狗心》创作於1925年,普拉东诺夫的《基坑》写於1930年,伊萨科夫斯基的长诗《关於真理的童话》写成於1945——1946年,特瓦尔多夫斯基的长诗《有权回忆》的创作始於1963年,阿佐利斯基的《斯捷潘.谢尔盖伊奇》1968年写成,雷巴科夫的长篇《阿尔巴特街的孩子们》完成於1966年——1985年,谢.安东诺夫的《瓦西卡》成书於1957年,格拉希莫夫的《敲门声》创作於1960年,杜金采夫的《白衣》的创作始於30年前,普利塔夫金的《有过金色的云......》写於1981年。

这些作品都由於政治原因长期未能问世,其中布尔加科夫的《狗心》竟淹没达62年之久,许多作家都未能看到自己作品的发表而离开了人世。苏联的电影界的情况也是如此,苏联很长一个时期有不少已摄制完成的影片,出於政治原因,当时没能公演,如影片《忏悔》、《瓦西里.贝科夫》、《崛起》、《电的祖国》、《苏醒》、《人生的考验》等,还有个别影片上演不久即被禁演,如《晴朗的天空》等影片。《忏悔》早在1984年就拍摄完成,但一直被禁演,直到1987年初才开始公演,这部以高度象徵手法抵制专制作风的影片公演後引起极大的反响。有的观众竟买了一天各场的票,从早一直看到晚。1987年5月在第二十界全苏电影节上,这部影片获得了特别大奖,在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也荣获评委会特别奖。

(《人们应有免於恐惧的自由》连载2,《风雨宪政梦》,明镜出版社,2016年)

文章来源:明镜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