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6日星期日

关于广西文革中的杀人吃人事件

media
广西在文革期间发生了大规模杀人 吃人事件。

广西在文革高潮中,出现了大规模杀人吃人事件。这在人类历史上是空前罕见的。它是毛发动的文革中的重大罪恶之一,也是中华民族永远的伤痛和耻辱。


问:文革中曾出现过许多骇人听闻的惨案,其中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发生在广西的杀人吃人狂潮。请你给听友们介绍一下,好吗?
答:这个题目我想了很久,一直不敢触及,因为实在太血腥,太残酷。在20世纪下半叶,在人类文明已经昌明发达的现代,一个号称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会出现这种事情,实在值得政治学家、社会学家、心理学家一起来好好分析一下。现居美国的郑义先生,曾冒着大风险,亲往广西出事的几个县,实地调查采访,写出了材料翔实,分析到位的著作《红色纪念碑》。这是一部不朽之作,但可惜在大陆不能印行,书是在香港出的。大陆当局就是要想尽办法,封杀历史真相,因为广西的这场杀人吃人狂潮,是以革命的名义,以响应毛的号召,把阶级斗争推向极端的产物。法国大革命时上断头台的罗兰夫人曾有名言:“自由,自由,一切罪恶假汝之名以行”。我们把这话改一下,“革命,革命,一切罪恶假汝之名以行”,是恰如其分的。我先简单地介绍一下大背景。广西响应毛的文革号召而成立的造反派,有两大组织,一个是“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指挥部”,简称“联指”,一个是“广西四二二革命行动指挥部”,简称“四二二”。当时广西主政的是韦国清,他是所谓“联指”的后台。1968年春天,他就曾调动军队,屠杀“四二二”组织的造反群众。当时最残酷的屠杀发生在融安县长安镇。那年八月二十一日,是长安镇老百姓赶集的日子,广西叫圩日,由韦国清当局支持的造反派“联指”带着武装民兵,从镇百货商场中抓到200多名四二二组织成员游街,走到市中心广场时,这些联指的纠察队员,把抓来的人,一个个推到人群面前,宣布罪状,然后有人大声问:毛主席说,专政是群众的专政,对这些阶级敌人,大家说怎么办?围观的愚众大喊:“杀”。只见人群一拥而上,大棒砖头一起向所谓阶级敌人头上砸去,这群造反暴徒手中没有凶器的,就从赶集的农民手中抢过扁担,抡起小摊上的板凳,把人往死里打,一时血肉横飞,有一位目击者纪录道:“哪怕平时与这些牛鬼蛇神素不相识,此时也都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非置之死地而后快。有些人平日是街坊邻居,单位同事,车间工友,同校的师生,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此时都六亲不认,非把对方打死才解气。满街的哭声、求饶声、追打声、谩骂声、狂笑声,声声撕心裂肺,满街溅撒着鲜红的人血,汇聚成一条小沟,到处是沾满鲜血的砖头、石块木棒,横七竖八的尸体”。
问:这种光天化日下任意屠杀人命的做法,完全超出人的道德底线,平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怎么能下得去手?
答:问得好。什么东西能够做这种暴行的借口?那就是毛的阶级斗争理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在这种理论鼓动下,只要面对的人被划入了阶级敌人的行列,就可以任意屠杀。当天下午,县革委会竟然召开会议,肯定这场屠杀的经验,说很值得推广。在广西有二十一类人被划入阶级敌人阵营,几乎包括各个社会阶层,各种职业的人。也就是说,谁都可以是阶级敌人,想杀谁就杀谁。人类历史上,以革命意识形态为理由,大开杀戒的,除了列宁斯大林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就是毛领导的造反派了。但杀人面之广,手段之野蛮,毛绝对超过列宁。所谓共产主义理想,就是建筑在无辜者的鲜血与白骨之上的,这已是历史的定论。广西的文革暴行,除了大规模屠杀之外,更骇人听闻的,是在批斗所谓阶级敌人之后,剖心挖肝割肉,革命群众一拥而上,分而食之,而且这不是个别情况,据宋永毅先生研究,广西一半以上的地区发生过吃人事件,我们稍微举几个例子:武宣县武宣中学和桐岭中学,学生吃掉老师和校长。6月18号,武宣中学吴树芳等五位老师,被十几个学生批斗,吴老师当场被学生用木棍打死,一位姓廖的同学对同伴说:听说人肝可以做药,咱们搞点来?于是,几个同学动手,剖腹摘肝,又煮又烤,十七人分食。桐岭中学副校长黄家憑被学生批斗后乱棍打死,被黄姓学生及张姓女生剖腹取肝,剜肉到骨,在学校厨房旁烤食。郑义先生深入研究广西吃人狂潮后,总结出吃人三阶段:第一,偷偷摸摸吃,杀人后等到夜深人静再偷偷回去割下心肝,用佐料烹煮后下酒;第二,大张旗鼓公开吃,甚至红旗飘飘,口号声声,为了良心上不受谴责,有的村将人肉和猪肉混切一起炖,然后全村人人都必须来吃,达成阶级立场的一致与坚定;第三,是群众性疯狂阶段,人已经形同群狼,动不动拉出一些阶级敌人批斗,每斗必吃。在吃人最盛的武宣县,竟形成真正的人肉宴,人肉人心人腰人肘子人的蹄筋,用各种方法制成菜肴,喝酒猜拳,论功行赏。
问:这简直不能想象,可又实实在在发生在中国大陆,而且伴随着文革的高潮。
答:你看,人人都说,有人类末日。这个广西吃人的时代,像不像人类末日?宗教中有末日审判,可文革中的滔天大罪,竟无人追究。若不是郑义,宋永毅等先生艰苦卓绝的努力,可能这滔天大罪会不留痕迹地永远消失,这才是最可怕的。有一位专吃男性生殖器的女官员,竟然接连提升,当了公社革委会副主任,文革结束后追查吃人事件,她受的处分,不过是下放去当工人。郑义先生曾经亲自访问了一位杀人食肉的贫下中农叫易晚生,他竟然理直气壮地说,是我杀了他,谁来问我都不怕。干革命心红胆壮!毛主席说,不是我们杀了他,就是他杀了我们,你死我活,阶级斗争。
问:这样大规模的犯罪,为什么无人制止?
答:这个问题,宋永毅先生的研究,得出了结论:这个杀人吃人狂潮,是国家机器的行为。因为当时广西党政军都在韦国清控制之下运转良好,在后来查实的200多名吃人者中,竟有120多人具有国家机器的身份,他们是区县武装部长,武装民兵指挥员,革委会干部,公社生产队一级领导。这些人公开煽动要对所谓阶级敌人“刮十二级风”,在武宣县参与吃人的130人中,竟有中共党员91人。显然这些人认为,吃人是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革命行动,否则他们也不能这样肆无忌惮,大张旗鼓。中共建政后,曾有过一个人相食的时期,那是毛力推三面红旗,大跃进的结果,全国饿死3000多万人,出现了人相食的事件,所以才会有刘少奇跟毛说“人相食,要上史书的”。但那时吃人,纯粹是饿疯了。而广西文革吃人,却是在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旗号下,紧跟毛的革命理论的结果,所以更可怕。今天我们以极沉痛的心情谈这个问题,就是要让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所谓共产主理想,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所谓文化大革命究竟是什么。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