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8日星期一

卢峰:卡斯特罗逝世与历史终结



古巴革命领袖卡斯特罗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辞世颇有点ironic或反讽的味道。卡斯特罗毕生最大的成就,最为左翼阵营称道的是他反抗美国霸权的坚持。就像大卫挑战巨人哥利亚那样在美国的后园西半球高举共产主义的旗帜,让美国无可奈何。

现在,美国换了「本土优先」又带有浓烈孤立主义色彩的特朗普上场,他大有可能让美国改头换脸,不再在全球推动人权自由,不再做「世界警察」。既然没有了「巨人」,古巴或卡斯特罗再扮演大卫或抵抗美国干预的象征已不合时宜,他在这个时候撒手人间不是有点「功德圆满」或「历史终结」的讽刺意味吗?
著名历史学家Eric Hobsbawm在自传“Interesting Times”是这样说,六十年代progressive或左翼人士有两大inspirations:越南及古巴,因为他们不单象征共产革命胜利,更是大卫战胜哥利亚及以弱胜强的典范。

的确,六十年代是革命的年代,是东风看来压倒西风的年代,是美国及西方阵营备受苏联集团及第三国家挑战的年头。越南的胡志明,古巴的卡斯特罗正面挑战美国的强大军力仍站得住脚,自然成为全球左翼阵营包括西方左翼知识分子的「偶像」。六十年代后期从法国到美国到日本的学生运动及反美、反建制抗争虽不能说完全由二人促成,但他们的斗争经验及defiance肯定有启发作用。

只是,革命理想跟现实政治往往是不兼容的。为了顶住美国的压力,卡斯特罗不能不向苏联靠拢,在军事、经济上倚赖苏联的援助,全面投入苏联的冷战战略格局,少了独立、自主空间。后来古巴更成为「打手」,以输出革命为理由派兵干涉别国政局。七十年代中古巴就派军队到非洲安哥拉、莫桑比克等国家「支持」左翼游击队的革命,令古巴从革命先锋变成苏联共产帝国帮凶以至小霸主,形象受损非轻。

被大国遗弃的孤儿

到八十年代中苏联及中国改革开放,放弃冷战并跟美国及西方改善关系,古巴及卡斯特罗越来越像被大国遗弃的孤儿。一方面美国继续全力施压包围,厉行商业贸易封锁;苏联则因为本身经济停滞难以再慷慨向古巴提供援助。到九十年代的苏联东欧集团解体,俄罗斯自顾不暇,对古巴的军事、经济援助中断,令卡斯特罗及古巴陷入孤立的困境,真正成了西半球的弃儿,不断萎缩,偷渡到美国的国民则越来越多。

不过,卡斯特罗对美国的defiance是入血入骨的。古巴处境尽管不断转坏,但他始终不愿跟美国修好。直到08年由弟弟劳尔正式掌权,美国跟古巴关系才解冻,到去年两国正式重建外交关系,奥巴马更成为八十多年来首位访问古巴的美国总统。可对卡斯特罗而言,跟美国修好变相是对一生功业的否定。难怪他不愿沾手,还强调古巴对美国无所求。

近两年全球泛起新的政治风向,右翼民粹思潮席卷发达国家,左翼阵营在意识形态战线也陷于捱打,提不出新的、有力的论述,吸引不到年轻世代。今年英国脱欧,特朗普上台进一步令左翼阵营溃不成军。曾经是左翼、激进象征的卡斯特罗在这样的政治气候下辞世实在颇有点一个历史阶段逝去的味道。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