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9日星期二

李怡:民主與獨立



留意台港政治思潮的人士,都應該會看到,台獨思潮在台灣,和港獨思潮在香港,有此消彼長的趨勢:台灣支持台獨的聲音已漸趨式微,相反,香港支持港獨的聲音,特別在年輕人中,卻漸成氣候。當然,這裏說的是思潮,而不是有具體行動。

 
台灣經驗是:台獨的自主意識催生了民主;而有了真民主,台獨就變成沒需要了。

對於台獨思潮由興盛而趨式微,我有過較實際的體驗。而這體驗,對香港也應該有參考意義。
 
話說1971年保釣運動之後,以台灣海外留學生為主力的海外釣運,就分裂成「統一派」,即主張與大陸統一;「革新保台派」,即主張台灣政府厲行革新,以保全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管治;和「支持台灣黨外民主運動派」,即在海外支援台灣黨外(即國民黨之外)民主運動,與台灣島內針對蔣政權的抗爭和爭取民主,進行有效的裏應外合的持續鬥爭。

當時我主筆政的《七十年代》月刊,偏向於反國民黨統治的黨外運動,原因之一是台灣島內不斷有衝突發生,有關報道與分析由島內透過一些熱心的外國民間人士帶到香港給《七十年代》發表,然後「外轉內」傳回台灣發揮輿論影響力。這些黨外民主力量,開始並不反對「統一」,相反地希望同中共發生聯繫,盼能得到同樣反蔣政權的中共的響應與支持。與他們對立的則是「革新保台派」。

當時我也曾經幫助一些台灣民主人士與中共聯繫,並安排他們往大陸訪問。

接下來大約十年光景,台灣持續發生爭取民主的衝突事件,而到1979年12月的美麗島事件達致抗爭高。這段時間,台灣黨外人士有兩個重要而深刻的體會,就是一,大陸文革暴露出所謂社會主義的政治,就是特權政治和暗藏以至赤裸裸的權力鬥爭,人民處於較國民黨統治更無權的狀態;其二,就是中共絕不支持台灣以本省人為主的民主運動,反而千方百計想要拉攏國民黨。在這種體認下,台灣民主運動就從根本上否定了「統一」,因為統一帶給台灣人的是更加無權的狀態,而反對國民黨的專權統治,台獨就成為唯一選項了。到1980年,美麗島大審時,受刑人在法庭上提出「台灣人民有宣傳台獨的言論自由」,由此打破了台獨禁忌,台獨思潮在台灣全面爆發。

可能是基於內外壓力,也可能出於個人智慧,蔣經國面對這種形勢,大幅度進行了民主改革,起用大量台籍人士,開放往大陸探親旅遊讓台灣人看到大陸實況,開放報禁和黨禁。「革新保台」的訴求成為現實。蔣經國去世後,台灣人李登輝主政,更進一步開放了總統直選。由主張台灣自主的李登輝,再過渡到以台灣獨立為黨綱的民進黨陳水扁擔任總統。台灣可以通過民主選舉而把主張台獨的人士選為總統,不宣佈成立「台灣共和國」只是基於國際戰略的現實,和台灣安全的考慮,而不是受到政治體制的限制。在已經實現民主的狀態下,台獨有甚麼搞頭?

所以台灣經驗是:台獨的自主意識催生了民主;而有了真民主,台獨就變成沒需要了。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