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日星期二

资产泡沫当道 中国经济受冲击



由于大量投机资金在中国股票、债券和大宗商品市场流转,一连串的资产泡沫正在成形。
最大最明显的泡沫出现在房地产市场﹐但一些小众投资品的价格也在暴涨﹐例如书法、古董和艺术品。5月份﹐豆粕(主要用作猪饲料)期货价格暴涨40%。相关合约对应的成交量达6亿吨﹐是中国豆粕年消耗量的9倍。今年迄今﹐大连商品交易所聚氯乙烯(用于生产管道)期货价格上涨了40%。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发展在放缓。旨在保持经济增速的宽松信贷及接连采取的财政刺激措施使得大量资金追逐日益变少的投资机会。自2007年以来﹐中国的货币供应量已经增长了三倍﹐大部分新增现金因政府资本控制举措留在了国内。
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First Seafront Fund Management Co.)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表示﹐实体经济中剩下的投资机会非常少﹐因此资金进入所谓的虚拟经济。过去一年﹐该公司已大幅削减了其持有的股票﹐转向债券和大宗商品。前海开源基金资产管理规模为60亿美元﹐总部位于制造业中心深圳。
飞涨的价格以及火热的交易令经济学家和中国领导人不安﹐他们担心这种波动可能意味着中国的信贷扩张已经太过火热﹐并对经济产生危险的副作用。
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Michael Pettis表示﹐我们难以知道何时身处泡沫﹐但从历史上来看﹐小泡沫的连续出现是处于泡沫之中的一个非常明显的迹象。他说,如果背后没有更大的经济问题,这些小泡沫集体出现也太巧合了——这是不太可能的。
这些风险会产生全球影响。中国的铁矿石交易已导致全球铁矿石价格剧烈波动,而去年中国股市暴跌时,亚洲、欧洲和美国股市也随之重挫。
风险之所以持续加大,是因为投机性投资的背后,是大批的中资银行、企业和投资基金。数百万消费者已将存款投入新的高收益投资产品。这些投资产品的一些销售商已经倒闭,并引发抗议活动。
据中国官方媒体,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份曾表示,资产泡沫是必须高度重视的风险隐患之一。分析人士称,这是政治局有史以来首次提及资产泡沫,或许是由中国大城市房价大涨所引发。
房地产咨询公司莱坊(Knight Frank)的数据显示,深圳房价去年上涨47.5%。这是去年全球范围内房价的最大涨幅,同时也几乎是涨幅居第二位的新西兰奥克兰市房价涨幅(25%)的两倍。
为给房地产市场降温,一些中国城市已上调首付比例,并出台一些限购政策。中国领导层尚未出台抑制购房热潮的新政策。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分析师称,今年中国总债务规模预计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60%,高于2008年的154%。
据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的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2008年金融危机前中国债务与GDP之比的长期趋势线是美国的三倍,目前中国的债务与GDP之比已经高于其长期趋势线。
中国债务激增始于为应对危机而推出的刺激方案。由于中国政府使用更宽松的信贷政策来支撑举步维艰的国有企业并实现年度经济增长目标,当时中国的公共和企业部门债务增长了两倍,达到约22万亿美元。
查看大图
图片来源: VCG/GETTY IMAGES)
巨量资金从一种资产流向另一种资产的副作用导致了2015年夏季股市崩盘,中国股市市值一下蒸发5万亿美元,相当于缩水43%。从2014年6月到2015年6月,上海股市市值增长了一倍,原因是投资者融资人民币2万亿元(约合3,000亿美元)用于炒股。
为稳定股市,中国政府限制了做空交易,具有政府背景的“国家队”投资者也入市支撑股市。
随后资金流向了债市。许多投资者通过以现有债券抵押借款的方式购入了新的债券,并不断重复这一过程。据债券市场分析师称,此类借款规模达到了债券市场体量7万亿美元的2.5倍。
当收益率降幅足够大、债券的吸引力低于其他资产类别时,资金流向债市的势头才有所放缓。
今年第一季度,中国信贷总额又增长了6,900亿美元,相当于爱尔兰经济总量的约三倍。
之后便出现一轮大宗商品投机热潮,一些产品的价格脱离了经济基本面。尽管中国各个港口都堆满了铁矿石,但今年1-4月份,铁矿石期货价格仍然飙升了50%。铁矿石价格5月份大幅回落。
对于一些投资者来说,这种波动是好事。深圳市瑞克投资公司(Shenzhen Ruike Investment)基金经理肖朝江称,他已从股票投资转移到投资螺纹钢、铁矿石、豆粕、棉花等期货产品,并从中赚取了利润。目前他正在考虑投资其他农产品。该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为3,000万美元。
肖朝江表示,该公司密切关注政策变动,并监控市场上的资本流动情况。肖朝江已将该公司所有投资转向大宗商品,而2015年年中时该公司有70%的投资都在股市中。
经济学家称,中国仍然有能力将信贷扩张维持一段时间。当经济放缓不可避免地到来时,中国政府可能也会避免危机的发生。中国的资本账户尚未对外开放,同时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中国的负债以人民币计价,大部分由国内持有。这意味着流出中国的外资要少得多。
打压资本泡沫会对中国构成风险。一些不盈利的国有企业需要低成本资金来对无法还清的其他负债进行借新还旧。至少目前来看,政府官员在力争控制每一个出现的泡沫。
资产管理公司Eaton Vance的投资组合经理Eric Stein称,有句话叫做中国永远存在泡沫。Stein帮助管理该公司在全球(包括中国)的130亿美元投资。
文章来源:华尔街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